• 第二十四章 寻找密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7本章字数:2929字

    现实生活中的考古真是跟电视考古纪录片里面的考古探秘大不相同,不是主持人一言两语的青话带过就能说清楚了。我张叔跟着舅爷在牛家山上忙活了一个上午,舅爷每抓起地上一把泥土时总要闻一闻,看一看,觉察到了什么,又命令我下探产探洞足足下了差不多40个铲子,螺纹钢管下了一截又一截,从取上来的泥土来看下面是空心的,不过舅爷这么忙活到底有什么意思?直接从那些个盗墓贼的盗洞钻进去不多简单省事?况且这话也是他说的!

    到了中午,舅爷终于是忙活累了,靠在一颗树上嘴巴颤抖的啃着一块牛肉干。刚才干活的时候我不好打扰他问这个问题,现在休息了我倒要好好的问问。

    我拿着一瓶水,走到舅爷身边坐了下来,拧开水的瓶盖,递给他,他也不跟我客气一把把水从我手上接了过来,咬了一大口牛肉干,然后一口气咕噜噜的吞下半瓶矿泉水,接着“啊”的一声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我笑了笑问他:“舅爷,不说说找盗洞钻吗?为什么下探铲忙活的这么累人呢”?

    “累人,累人总比丢小命好”!

    我不懂他这话什么意思,怎么还没下去就急着奔丧了,于是又问:“这什么跟什么,怎么就丢小命了”?

    “哼”…舅爷闷哼一声“刚才我忙活了一圈,发现这里根本不能打盗洞,下了几次探铲你难道没有发现带上来的都是沙子吗?这里虽然也是滇妃墓的范畴,但有这层流沙在,就我们身上这点办事的家伙根本不够用!真不明白你这几天到底学了什么”!

    对呀!我怎么没考虑这茬,带出这么多的沙子,说明下面肯定是有流沙层,这如果打盗洞我们肯定没到主墓室就那层流沙给活埋在里头,到时冤不冤枉那可叫不出声了!想到这,我脑子一道白光闪过,问舅爷:“舅爷你说会不会那些盗墓贼根本没有在这里打过盗洞,根本不是从这里头下去”?

    舅爷咬了一口牛肉干,无趣的嚼了嚼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只不过不是从这里下去还能从什么地方下去,你见过那个人死人在自家墓碑上写那里有一条通道,直通主墓室,欢迎光临的?我告诉你,你考虑的这些都是费题”!

    我碰了一鼻子灰讨了个没趣,跟舅爷打了声招呼便走到张叔身边坐了下来。张叔不懂在考虑着什么,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上。我见他这么出神,不想惊扰他,拿装备包放在地上当枕头,准备来一个睡眠不足,精神涣散的小憩。刚闭上眼梦都没开始做呢,就被张叔摇着起来

    “哎…哎,小舅爷醒醒,老夫有话跟你说”!

    我身体累极了,眼睛困乏的睁开又闭上,实在不想坐起来,叫他有什么事直说吧!我听着,反正这里没其他人。

    张叔叹了一口气,四处相望了一下,凑到我耳边说:“这里可能真有一条不为人知的密道”!

    我脑子顿时惊醒,立即坐了起来,张口就问张叔什么看法。张叔捂住了我的嘴叫我小点声,眼睛像左边撇了撇,示意我那里有人监视!我本身就是一个十分警惕的的,虽然偷偷的往张叔眼睛撇的地方偷偷的瞄了几眼,没见人,但舅爷说过,盯上这个古墓得盗墓贼很多,抵挡一点总是好的,不然突然一支暗箭闪过,还没反应过来,就一命呜呼了!

    我偷偷对张叔做了个手势,叫他不要捂住我嘴巴了,我肯定小心一点,不大声说话。

    他嘿嘿的笑了两声,边笑着边凑到我耳边说:“老夫敢断定这里有一条密道,不会离这里太远”!

    “你怎么敢确定”?我轻声反问了他一句?

    “那老家伙有没有跟你说过这滇妃生前有三个夫君,而且都是滇国的国君”?

    我点点头。说听过,但舅爷没有说那三个男人得是滇国的国君。

    “那就对了”!张叔小声得惊叫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显得他现在正处于兴奋!顿了顿对我道:“这三位滇国的国君第一个距离滇妃女好时期有六十年也就是没出生,第二个倒也正常,第三个最诡异,前后跟滇妃生活时期差异了一百年!你说这奇怪还是不奇怪”?

    这件事让我匪夷所思,你说一个还没出生的人嫁给一个死了60多年的人,这梦不让人觉得诡异吗?

    “张叔,你知道什么别跟我溜圈子了,直说了吧!这玩意我水还浅,跟您比我差了不知道多少截”!

    张叔听出了拐着弯夸他,心里乐乎乎的,咧嘴那满嘴的大烟牙都快蹭到了脸上了

    “就因为这样,所以我确定这里不只是滇妃斗这么简单,可能还有三个人,那就是三个滇国的国君!为了后面方便,滇国国君肯定会给修建陵墓的工匠留下一条极为隐秘的密道,要不是小舅爷提醒,我也想不出这茬”!

    我一看我的猜测有人赞同,心里很高兴。不过知道有密道却不知道密道在哪儿,这比不知道有密道还痛苦不知道要多少倍!再说舅爷那固执脾气我知道,要是我现在这么说:舅爷,这里有密道,我们别在这里瞎折腾了,找密道下去,多么简单省事儿?!我这么说估计他会更生气,因为我打了他的脸,踩了他的面!想了想,或许只有张叔可以劝得了他,于是对张叔说:“您看看,舅爷他一心认为自己没有密道,您呀?过去好好劝劝他,别这么无厘头的折腾了,现实一点多好”!

    张叔好像也挺为难的,无奈的看了看我

    “他这人就这样,要是我过去劝他肯定像你一样,也碰了一鼻子的灰!也罢,我们先找到密道,找到了在回来叫他”!

    我觉得这办法有道理,于是跟舅爷说我很张叔过去其他地方看看,涨点见识,他本来不答应的,但看到张叔跟着我,心想我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答应了下来!就这样,我跟张叔开始在附近不远寻找密道。

    牛家山虽然不大,但长满了树木花草,云南四季如春,所以花花草草都如夏天一样的油绿,好像泼了墨水一般!张叔对我说,但凡古墓,上面必然寸草不生,不长树木!我问没什么,他说有两点,一是古墓冤魂大多,聚集不散,二是封墓的泥土特殊,所以导致那个地方虽然可能长草,但不可能会这么茂盛,只要我瞅准不长草的地方找就可以了!其他地上找了也每个准头!

    我不置可否,当晚望去牛家山密密麻麻的长满了草,要说没有长草的还真找不到!我一下子犯了难,说这地方哪里有不长草的地方,就这地,赶一百头牛来吃上一个半把月都未必吃得完,问张叔是不是当我二愣子呢?!

    张叔因为一直低着头,没有注意远处的情况,抬起头看了看不由一头雾水,嘴里都囊着不可能呀!不符合常理呀之类的一些话!过了一会看我还等着他答案呢他才回过神对我说:“不管了,反正你用脚用力往下踩,感觉什么地方土质比较软,或者硬的你就喊我过去”!

    我不懂他的用意,但看见他驼着背用脚用力一下下感觉泥土软硬程度的时候我也不好在说什么,毕竟他都亲身这实践证明了,多说还不如用实践来证明!

    于是我们一老一壮开始神经质的在地上一踩一踩的,舅爷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向我们身上投来异样的目光,要有外人在场就冲他死要面子的德行,肯定装作不认识我们!不知道踩了多久,踩得我的脚板都已经阵阵的发出疼痛,软硬程度我是没感觉出来,就是回头看了看我踩倒了的草心里就有点活受罪的成就感!脚实在痛得不行,我椅在一颗较大的树下休息,一屁股坐下来没仔细看草里有什么东西,这么一下子下去,草丛里面不知道什么尖尖的东西一下子刺进了我的屁股,我全身颤抖,硬是忍住没叫,忍住疼,拔出刺在我屁股上面的东西。一拔出来,我的眼泪同时也跟着飙了出来,一只手擦了擦眼睛里面的泪水,一只手把拔出的东西一看,好家伙原来是一只石头做的老虎雕像,只有我大拇指指甲盖大小,刚才应该就是老虎嘴巴里面倒立起来的这两只前牙刺进了我的屁股!我暗骂一声晦气,把东西随手一丢。

    “哎呦!什么玩意”!应该是石头老虎砸中了张叔,他捂着脑袋,在草丛里面找了找,当从里面找到石头老虎的时候,脸色顿时一变,隔着老远就对我大叫:“小舅爷!这玩意是不是你丢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