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上洞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7本章字数:2934字

    不对呀!我转念一想,可是取上来的鲜血怎么那么的腥臭,那浓度根本不是一个人,不或者是死人应该有的,更何况人死,身体器官也会停止运行,再说尸体死亡时间差不多都三天了,按道理说取上来的尸体血液应该是黑色的死血才对,怎么会是像探铲取出来的那黑水?

    我把我的分析告诉舅爷和张叔,他们也觉得我分析有道理,只是现在尸体干尸化,我们推测得再多都无从考究,更多的猜测只能引起我们对前面未知墓穴深处的恐慌!有时候对事情清楚明白得更多,就会越恐慌,越害怕!

    血红色的牛蛙已经断气,死之前大开这血红色的嘴巴,我看见,一排钢牙一样的牙齿露了出来,腥臭的味道跟沼气池似的,熏得我往后踉跄了几步,差点一个不小心,跌倒在地上!

    我暗骂一声,问舅爷这属于滇妃墓的什么地方?

    舅爷摇摇头:

    “不知道呀?不过看样子眼前没路了,这里好像并不是古墓,你看看为什么墙壁密密麻麻的树根后头会有这么多洞洞,你们对比对比它的大小,跟地上这只巨大牛蛙的体型合不合适”!

    土墙的后头是一个个大小相同的深洞,都被密密麻麻的树枝遮蔽,要不仔细看还真就看不出来!我拿着工兵铲,扰过尸体,拨动了一下距离他们不过一米多距离的树根密布的洞。没错这跟牛蛙的体型太像了,这说不定会是巨型牛蛙的巢穴!

    这么一想,我明白舅爷他话里的意思,左手反手一转拿出短手军刀,右手拿着工兵铲清理着缠绕的树根,矿灯对着深洞照着,万一有什么牛蛙或者其他的东西飞出来我有足够的把握可以杀死他!

    拨动了一会,最多不过一支烟的功夫,洞口周围盘绕的树根都被我清理出了一个小口子,我弯下腰,拿着矿灯往里面一照,这一下子我全身一下子就冷汗直流!我看见居然有一双血红色眼睛像我拳头大小的睁开着,充满敌意得与我对视!

    奇怪诡异的事物,事情我见多了,多少走了点抵抗力可以让我很快的冷静下来!连忙跟张叔借过散弹枪,不管什么玩意,先下手再说,就这眼睛,肯定不是人!说话间,我拿着散弹枪对着洞口深处。“嘭”!一声巨响同一火花如天女散花一般射进里面!几乎同一个时间,一声刚才在我后身的牛蛙怪叫巨响从深洞里面传了出来!一股绿色的浓浆爆了我一个全身,星星臭臭的别提有多恶心了!

    舅爷一听到这声音表情顿时木然,我问他怎么回事!他皱紧了眉头

    “我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了”!

    “是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看这牛蛙的提醒,跟非洲巨型牛蛙一个属,不过,古滇国的古人一向把动物看成是神圣打代表,所以至今出土的青铜器大多都是以动物野兽为刻画对象,头顶这颗树精是以人血为食,刚才我还纳闷为什么不见一具尸体,看这样子,应该是被这些牛蛙吃到肚子里了!它身上的颜色,或许就是因为食人过多才产生的变异”!

    我不知道舅爷这些是不是看人与动物听来的,但是刚才他说“这些牛蛙”是不是说这其他的空洞里都有牛蛙!天啊,这么多个黑洞洞,那得要有多少只巨型牛蛙,这数量,就算散弹枪杀伤力在厉害,一共只能连续打七发子弹,打完就得换子弹,装弹的时候还得一颗一颗钢砂弹往里塞,很麻烦!

    “舅爷你说那些黑洞洞里面都是牛蛙”?我问舅爷,确定自己观点的对错。

    “嗯”!舅爷应了一声“不过你不用担心,它们一时半会出不来,如果我没有猜错,它们现在都还处于冬眠状态,不会进食,你看看这地上死去的三个盗墓贼,像不像是在储存食物”?

    我大小跟舅爷在山里生活,熟知动物野兽的各种习性,知道舅爷这话话里的意思是只要我们小心一点,不惊动它们,它们不会醒过来这么快!

    我点头明白,问舅爷接下来怎么办?他眼睛看了看四周,捏着下巴想了许久

    “上去,从长计议!这里是这些玩意的巢穴,不是侧墓室!虽然它们在冬眠,但谁也不能保证它们会不会突然惊醒,所以先上去,在好好计划一下”!

    我跟张叔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下来的洞口离我们大约五米的高度。我从装备包里拿出鹰爪往上面的树洞抛,失败了几次鹰爪总算是勾住了树洞,又往外绕了两圈!我用手拉了拉,试试老不牢固。测试好没有什么问题我叫舅爷先上去,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也好殿后。舅爷说不行,必须我先上去,他不放心我。推脱了一会,无奈舅爷的态度实在太强硬,根本不容我有一丝可以商量的余地,没办法,我只好抓住绳子一点一点顺着垂直的绳子爬上去。我身手不错,一分钟不到我就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出来时,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已经是落日,彩云,加黄昏。我给张叔跟舅爷掌绳子一点一点的把他们拉上来。很快我们三人都重新回到了地面,安逸的呼吸了地面上的新鲜空气我就懒洋洋的躺倒地上,懒洋洋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难得能这么歉意的看着天空发呆,我真是不想考虑任何的问题,动手做任何的事儿!

    可是,忙活一天,我几乎没有吃过什么东西,除了咽了几口水,就是喝了几口水,总之除了水,还是水,没有吃过任何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饿得胃酸分泌过多,胃一阵一阵的疼,抽搐。我被疼醒,从装备包里拿出一块牛肉干还有压缩饼干,强忍着压缩让我不舒服的气味,放进嘴里一次啃了一半,用水冲了下去,这样,压缩饼干的味道我几乎没有尝到压缩饼干是什么味道。舅爷,张叔两人也饿得不行,拿出东西也吃了起来。期间很沉默,我们都没有说话,太过无聊,我想起倪唛教我玩的手机游戏三国杀,于是我拿出手机打开屏幕。没想到,这一打开,我便看到有19个未接电话,还有一封未读的信息。因为我特意把手机调成了静音,震动在刚才那情况根本让我没办法察觉。我以为会是倪唛恶作剧,或者是苏平打开的。打开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082222125!怎么会有这种号码?估计是网络电话打开的骚扰电话吧。想着,我点到信息,发件人依旧是这个陌生的号码,我看了看信息的内容,默看了一遍

    :陆兄弟,好久不见!思之,想之,愿你慎之!

    奇怪!陆兄弟这叫法很少有人这么对我称呼,老周?不对他不会那么无聊搞这档子没有意思的神秘主义?那会是谁呢?还有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叫我谨慎小心?可是叫我谨慎小心人?还是事物?舅爷发觉我的异样问我怎么回事。我打了个哈哈,关掉手机手山区信号不好,连不了网打游戏。舅爷一听,立即骂我来这里什么也没学会,就学会了纨绔子弟的生活习性,说无论如何都要改,手机它只能是一个工具,不能对这玩意儿产生依赖,不要以后整天都低着头,怎么像是一个中国人?!

    他这满肚子的道理我领教无数次,一般这种时候你要不诚恳接受,装出一脸受教,我想舅爷这满腹经纶的滔滔不绝不去扮演电影电视剧里面的唐僧,拿个金鸡奖,真是屈才了!

    很快,在舅爷的思想教育,道德政治的感化下,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我们扎好帐篷之后,舅爷安排我守夜,他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说虽然冬季不会有什么大型野兽出没,但后面万一有人趁着我们睡着把我们结果了,或者其他怎么着就不好了。我一听,觉得有道理,没有反对!

    上半夜,很安稳,睡了四个多钟,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我揉了揉眼睛去换舅爷守夜。

    帐篷外面吹着凛冽的山间冷风,一下子把我整个人吹的清醒过来。远远的,我就看到舅爷跟张叔在离帐篷5米多远的地方在篝火旁边的烤火。也许是火的温度一下子就被冷风刮走,所以他们一边不住的瑟瑟发抖。

    看着舅爷两人走回帐篷,我看着篝火发呆,想下午那条信息发送给我的主人。我说过,很少有人会叫我陆兄弟,大多的时候我的身份都是被称之为陆掌柜,陆老板,但陆兄弟这么称呼的老周一个,想到这里,我不由一惊!陆兄弟!陆兄弟!油水肚他也经常这么称呼我!油水肚真的已经逃出来了?真的是他发这封信息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