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深洞迷宫 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8本章字数:2999字

    我暗自叫苦,可这相当于无病呻吟,于事无补!一瞬间,一条血红色粘糊糊的舌头便向我弹射过来。我大骇,就这空间我没办法闪躲呀!想都不用想,我上半身已经被巨型牛蛙的舌头缠绕着身体饶了两圈,别看着玩意软呼呼的,一扯就能扯烂,实则不然,这玩意就像章鱼爪一样,能以柔克刚,我越挣扎它就捆得越紧,同时一股刺激性的臭气就被我吸进了鼻子,让我眼前一阵头晕眼花,都不懂自己正被巨型牛蛙一点点拉着向前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离巨型牛蛙最多也就20厘米了,我脸都快跟它贴上了,定神一看,我看见它洗脸盆一样的嘴巴密密麻麻的都是锋利的牙齿,可以想象我被它咬上一口情况是不死也残呀!它此刻眼神变得无比的兴奋,大概是终于可以改善伙食的缘故吧!等我跟它脸贴着脸的时候,我全身一惊,也许是情况太过紧急,我一下子突然记起我衣服袖子里还藏有一把军用短刀,只要手可以腾出来,拿出短刀,往它脑门上用力一刺,那它必死无疑呀!可我现在双手都被捆着,被说拿刀了,就是动一下那都很勉强!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袋已经慢慢的被巨型牛蛙拉进了嘴巴里,现在只要它合上嘴巴,我的小命算是在这里交代住了!

    我几乎听得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声,紧张的往后挣扎,无奈这玩意力气实在太大,我一拉它虽然动了一点但很快身体又被它拉回了嘴巴。这次它好像下定决心了,我刚想使劲拔出来,就看见它嘴巴上下用力一合,我一看,心说不好,拔不出来那就索性钻进去,我肚子上有装备包,里面有很多玩意一时间可以帮我挡住巨型牛蛙的下颚牙齿咬破我的肚子,但是我的背估计要被穿成筛康了。不过疼痛总比小命不见好多了!只要我忍一下疼痛,进到它嘴里去它肯定会松开我,到时候我再往它嘴里来上这么几刀,不信它不死了!

    这想法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来不及思考成功性了,顺势一把钻了进去。一秒钟的功夫,我就感觉到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好像被扒皮一把痛苦,我几乎没忍住要叫出来,奶奶的,实在太痛苦了!

    我咬着牙齿忍住疼痛,果然如我所想所料,牛蛙绕在我身上粘糊糊的舌头在我上半身钻进牛蛙嘴巴之后的几秒钟就松了开来。我见机会来了心中大喜,神鬼莫测的速度我的匕首就出现在右手上,随后我以闪电一般的速度用力刺向牛蛙的喉咙里面,一时间,一股腥臭的酸水便从牛蛙的喉咙里面喷了出来,火辣辣的成功喷了我一脸!幸好我即时的闭上眼睛,不然这强酸的酸性看来我下半辈子都得过着盲人的生活!

    酸水源源不断的喷发到我脸上,不时还有一些腐肉还有其他什么东西喷到我的脸上。同一时间,我耳边就传来牛蛙一声呱呱的怪叫,随即嘴巴大张,我一看机不可失,忍着背后的剧痛,给钻了出来,一把就坐到了地上。

    用衣服快速的擦了擦眼睛,脸上的酸水,我担心牛蛙还会攻击自己,不敢大意,手里军刀一个手里剑爆射到了牛蛙的头部,给它来了漂亮的一记爆头!这下子牛蛙是再也活不成了!我松了一口气,从肚子上面解下装备包,哪一点外伤用的绷带还有药水。因为东西是苏平给我整理的,所以这玩意我一时找不着,背后被牛蛙肚子里面喷射的酸水贱了进去,疼得我龇牙咧嘴的。找了一会儿,我终于在装备包左侧边的小袋里头找到了绷带,还有药水,我把这两样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同时还掉出来一个黑色的对讲机!对讲机?我想了想,突然记了起来!这不是苏平给我跟舅爷,张叔准备的东西吗?德国制造,抗干扰,只要不超出方圆一公里的距离,都能成功的接受到对同对讲机的信号!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一声,然后牺牲了一瓶矿泉水的代价简单的清洗了自己背后的伤口,还有腥臭异常的脸,之后简单的上了点药,绑上绷带,这才打开对讲机开始收索其他对讲机的信号。

    “哗…哗…”从对讲机里面传出的都是对讲机刺耳的嘈杂声。会不会这玩意失灵了?靠!这年头洋鬼子的东西也有西贝货!骂了一声,我把对讲机拿起来往地上一砸,然后听着它的嘈杂声无趣的点起一只烟,吞云吐雾的抽起来。@既然对讲机不管用了,自己只能想办法从这迷宫一样九曲十八弯的地方走出去,或者走进去,摆在我面前的只有这两条路!最糟糕的一条就是我呆在这里等消化完所有食物之后饿死在这里!当然,我肯定不会坐着等死,一定会想办法走出去,期间如果在碰到一只两只巨型牛蛙,如果在宽阔的地方对付这些玩意,我眉毛都不用眨一下,但就这憋屈的地方我身手无法自由的舒展,而牛蛙不同,它有一条奇长,灵活的舌头!要是当时我把张叔手上的散弹枪拿走就好了,在碰上这些家伙想不别想,一唆散弹打过去,它必定血肉横飞呀!

    烟很快在我胡思乱想当中抽完又熄灭,本来在舅爷这呆了三个月,我被苏平管着已经戒掉了烟,但我却戒不掉遇到事情的时候抽烟想办法得习惯。这或许就是很多人戒烟成功之后又重新抽烟的原因,说到底就是一种习惯!

    重新把装备包别回了肚子上,我拿起地上的对讲机别到了腰上,一想到,万一收到了舅爷他们的信号,我索性连对讲机也不关了,把它发出哗哗的嘈杂声当成流行音乐,我艰难的转身又重新爬了回去。

    正如同我意料之中,不久出现在我眼前的又是大大小小不同的叉洞,像复杂化分开的树叉一样!

    我几乎没有快崩溃,这里太他娘的邪门了,怎么进来出来的时候,我记得我走的是同一条路,况且洞里虽然弯弯曲曲,但只有一条路,在笨的傻子都不会走叉了!但是为什么我每次出来眼前又会变成另外一个地方呢?眼前的景象已经不能用正常的眼光看待了!难道我被鬼遮眼了?

    什么是鬼遮眼?那就是有只小鬼无声无息的趴在了你的背上,用他无形的鬼手挡住了你的眼睛,使得人看东西的时候会出现幻觉,也就是说本来那里没有路,硬是出现一条路,或者反过来本来那里有条路,可是你偏偏看不见它!

    舅爷教我怎么破解鬼遮眼,他说古墓下面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多学一点奇门歪道多点逃生活命的本事!我当时听着觉得有道理,于是记下来了。

    要破了鬼遮眼它不难,极阴之物只要用极阳之物就能破解,要么就是用比他还要阴秽邪门的东西这叫以毒攻毒!舅爷说过我本身就是昆仑阳胎,鬼怪在一般的情况下都会对我避而远之,不敢靠近,但也有一些特殊的情况,这时候拿点自己身上的血,别管那里的都行,抹在自己的额头上激活本命灯,这时候我不仅能够看见鬼怪的形态,连鬼怪都因为无法抗拒我身上的阳气而逃遁!想到这,我心里拿定了主意,管他有没有鬼,先打个预防针,这地方太他娘的邪门了!

    于是,我把手伸到自个的背后,蹭了蹭绷带上渗出来的血,然后闭上眼睛,凭借着感觉把血涂在自己的额头上。涂好之后,我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景象,眼前的景象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那副景象。我咽了口吐沫,给自己壮壮胆子,慢慢转过头往后面看了看,松了一口气,我一回眼,没有看到一个白衣服的女人张大了血盆大口冲我吼叫!

    我虽然松了一口气没错,但心里头的疑惑它变得更迷惑不解了,明明出来的时候只有一条路,但为什么每次出来看到的地方景象都不是一个模样,这如果不是鬼神的手段那会是什么?我脑子里面一片混乱,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无端无故的会这样,难不成这里跟地球自转一样在不停的旋转,可这才多大点的功夫!真会这样那转速快得我不都得头晕眼花?别说爬着走了,连趴在地上都闲累!现在怎么办?在试着爬爬,看看有什么线索?不!这样弄不好也许又会碰上一只或者几只牛蛙,到时候我可能就是尸骨无存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已经有点慌了,完全没有办法,就在这时候,我腰上别着的对讲机突然停住了哗哗的嘈杂声,我一惊,把对讲机拿到了自己的手上,一拿到手上,对讲机里面边传来舅爷的声音

    “狗崽子,狗崽子,听到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