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墓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8本章字数:2789字

    对讲机突然穿出舅爷的声音我高兴的差点没抓狂,实在太突然了!我抓起对讲机就冲里面喊:“收到…收到”!

    隔了两三秒,对讲机里面又传出舅爷的声音:“狗崽子,你是不是在树洞下面,钻进来了”?!

    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舅爷会知道握进来了,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这些于是问道:

    “是,舅爷这鬼地方要怎么走出去”!

    “好,听着,牛蛙这玩意生性喜欢潮湿,所以打出来的深洞地下泥土必定呈现潮湿,黏糊,你到洞口交叉处的时候,仔细观察地下泥土的潮湿程度,其中每个地方都会有一条干燥的洞穴入口,你从那里进来,特别注意要戴上防毒面具!,这洞里面有牛蛙分泌出来的一种气味,能让人思维产生幻觉,让你自己送上它们的口中!还有注意洞里头我做的暗号,看到了全部擦干净,那深洞里面不只你一个人,还有几个人被握困在里面了!知道了吗”?

    “好!收到!”我答了一声。

    “嗯,我在这里等你15分钟,速度要快”!舅爷刚说完,没等我说行不行,对讲机里面又传出哗哗的声音。这回握总算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敢情牛蛙才是罪魁祸首呐!我从装备包里面摸出一个防毒面具,戴在脸上,一睁开眼睛眼前嗡的一白,不知道什么情况!过了有五六米,握视觉慢慢恢复过来,可能这是舅爷所说洞里弥漫这牛蛙身上分泌出来的那种气味,被我突然的戴上防毒面具然后身体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的缘故吧!

    按着舅爷的提示,握在眼前树枝分布的洞口一一仔细检查上面泥土的潮湿程度,最后终于找到一条比其他洞口都更干燥的入口,而且在上面找到了舅爷做的记号!我大喜,突然想起舅爷对我说要抹去记号,说这里还有被他困住的几个人!抓起地上一把湿土,我就涂抹在记号上面,这样看来很原有的土是差不多的,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肯定被瞒天过海遮过去。我看一看,满意的点点头,就爬进了深洞。

    这个深洞跟我之前爬过的那几个都相同,不同的是这里很干燥,泥土没有一点潮湿,颜色暗红,硬的泥土硌得我的膝盖生疼。越往里面爬行,泥土变得越是鲜红,爬到一半的时候泥土已经由暗红变成了血红,而且有一种白色的矿物附着在泥土表面。我扣下一点闻了闻,摸了摸,突然一震,这不会是天然长出来的硫磺矿吧!没错!不会错,这玩意以前我跟舅爷房子的土墙也长有,我记得我还把它收集到一个竹筒当过炮仗玩,可是每次无论怎么改造,那玩意都是天女散花的喷火花,从来没有给我响过一声!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里面火药用的硫磺是够了,但没给它加上木炭跟硝酸!

    我看了看整条深洞四周白花花的硫磺不由头皮发麻,幸好刚才我没在这里抽烟,要不然这分量可不是天女散花的观赏了,变成烤乳猪也不为过!想着,我忍着疼,加快了爬行的速度,一边清理的洞里边舅爷留下的暗号,一边加速爬行!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眼前豁然开朗,矿灯的光照射得更加的宽敞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长满了青苔的墓室青砖!我探出脑袋,不久,把枪就顶着我的头,历声问我道:“你是谁”!

    舅爷的声音,我抬头看了一眼,又被他拿枪顶了下来。我被他弄得吃疼,叫道:“舅爷,别,是我,狗崽子”!说完我一把扯下防毒面具,抬着脸给舅爷看。

    我以为这下子应该没什么事儿了,没想到舅爷枪口又在我脑袋上砸了几下:“少废话!回答我几个问题,什么名字,哪里出生,哪里人”?

    我暗骂了舅爷的祖宗十八代,娘的,这老家伙脑子被夹了吧,拿枪对着我,问我这种问题?!

    我没好气

    “陆继祖,广西北海安隆人,从小生活在山里,前三个月跟随张叔来到云南找陆广水”。说完我白了他一眼。

    舅爷点点头,收回了枪,叹了一口气:“狗崽子,我这么做是你要理解,好了不多说了,你先看看张叔,然后离开这个侧墓室,我在告诉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点头。这里如舅爷所说是个长方申字型侧墓室,四周青砖墙角都有一堆如三角形垒起来的白骨架,十分惊悚,幸好有舅爷等人在旁边,我心里至少还有点踏实!我眼睛打量完了环境,眼睛寻找张叔,我看了两圈,没有看到张叔的。我疑惑的看向舅爷,舅爷摇了摇头,伸手往我进来那个洞口靠墙壁那边一指,我转身看了过去,果然看见张叔奄奄一息,神志不清嘴角流着鲜血,最最重要的是肚子上居然被什么东西划开了一个大口子,尽管有绷带,血还是不住的往外冒!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我惊呼一声!

    舅爷见状连忙捂住我的嘴巴,眼神示意我不要这么大声:“先别激动,先离开这里,那帮人手段很高,我相信那里的门道困不住他们,先离开这里,找个适合说话的地方,再告诉你”!

    听舅爷这么一说,我冷静下来,转身又仔细看了看侧墓室,指着前面那个幽黑的墓道:

    “舅爷,过了这个墓道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呐!这个滇妃墓构造十分的特殊,我也不知道通往哪里!走一步,看一步吧”!舅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墓道:“不过!有一点我们要小心,这个墓道不简单里面可能有机关”!

    据我所知,古滇国存在时间是从春秋战国时期到东汉年初,吸收了云南各周边小国家的文化,南召,大理等小民族文化,在现今抚仙湖到星云湖为中心城市,尽管文化交流繁荣,但把机关术运用到古墓之中的少之又少!

    “机关,这不可能吧”?我对舅爷道。

    “我知道你考虑了什么,古滇国考古我也参与过其中的规划工作,我们在牛家山挖掘一座王工大臣古墓的时候就出土过机关箭的莲花青铜头,但这有很多争议,所以不对外界讲述,只有像我这种参与其中的人才会略知一二!好了!你看看这古墓道两边的墙,看看发现什么异常”!

    我打着矿灯,向前走了几步,定身观察,墓道狭长,大约宽四米,高三米,两边有两道排水沟拍墓室里面的积水,两侧的墙壁上都有长明灯,但站在已经熄灭了,墙壁上有不少的浮雕还有许多我看不懂的滇国文字!看了半晌,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问舅爷看出了什么。

    舅爷拍了一下了脑袋

    “你不觉得这个古墓的排水沟很奇怪吗?这里明明地处干热,极少有水,但为什么会有排水沟,而且有排水沟为什么没有设计地下排水道,这些你就没有想过”!

    我捂着脑袋傻乎乎的笑了笑

    “那舅爷我们不过去了”?

    舅爷瞪着我

    “废话,肯定要过去!我是叫你小心点,别好奇心旺盛给我惹出什么麻烦”!

    我连忙点头。舅爷摆了摆手,指了指靠墙昏睡的张叔

    “背着你张叔,我打头阵,你跟着我,记住无论如何不要踩进排水沟,我感觉那不像是排水沟”!

    “喔”!我应了一声。话音一落,舅爷从装备包里拿出工兵铲,这玩意站在比枪好使,要真有什么青铜莲花箭射出来,一拍就是好多支,防身必备!不像手枪,你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总之就是碍手碍脚!

    舅爷双手握紧工兵铲,开始小心翼翼的走进墓道。我看他一脚踩上去额头上都渗出了白毛大汗,没走几步全身都渗透了。也不知道是被他影响还是怎么着,我背着张叔走在舅爷的后面,手心也出了一手的冷汗!我们没走一步舅爷都要拿工兵铲向前面的青砖地板上轻轻的拍上一次,确定没有机关才小心翼翼的迈出去,所以我们的进程十分的缓慢,比蚂蚁爬行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稍微回头看了看,最多只走了十多米,绕过舅爷,往前面看了看,都不知道还有多长!这盗墓不但刺激,细心活和体力活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