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消失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8本章字数:2691字

    我骂了一句,跟着舅爷继续往前走。地上很滑,跟打了润滑油没什么两样,走一步,滑两步,我一边预防着要跌倒,一边又忙着打呵欠,没办法,实在是太累人了!舅爷也是一样,哈欠打得我都担心他嘴角会不会开裂?走了几步,我意识到什么,开始注意脚下的情况,一直走了二十几步,我愈加感觉奇怪,不对呀!舅爷说过,水下的尸体都往密道里冲了,怎么一具尸体都没有?在看看地上,虽然潮湿,但也不像被水从过呀!我愈加觉得不对劲,太不对劲了!要不是这样,养尸池里面的水排哪去了?水池下面我看过,十分牢固,墙上地上没有一个裂缝!别说裂缝了,连一个小孔都没有!整个水池的水那么多,它都排到哪里去了,还有那些尸体都去那了,钻墙壁里了?这我可不相信,神神鬼鬼的电视剧看多了,我已经把这些玩完全的定论成为虚构出来的东西,没有实质!粽子呢?我问了自己,脑子全白了,心想死人都能诈尸,鬼说不定也会有!这么一想,我觉浑身的白毛汗都流了出来,边走着,猛的一摇头,差点儿被磕中墙壁上!暗骂一声叫自己不要乱想,舅爷一个糟老头都那么淡然,我一个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这么心理暗示自己,果然好了不少,身上冷汗也不出了!一路无话,除了我和舅爷沉重的脚步声,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声音,死一样的寂静!

    大约走了五分钟,还是十分钟,我无法准确的估算,只觉得脚累得肌肉抽痛,每走一步都十分的沉重!就在这时舅爷停了下来,咦的叫了一声。他挡在我前边,我看不清怎么回事,只好轻轻把张叔靠着墙壁放,把碍手的装备包靠在他房间的墙壁上,然后向前挪了几步到舅爷后面,贴着他后脑勺问他怎么回事!

    也许是说话的出气扰得他痒痒的,他缩起脖子头抖了几下

    “臭小子,放尊重点”。我嘿嘿一笑,收会脖子!他顿了顿说道:“前面是一堆墙没路了”!

    没路了?我不敢相信,伸着脖子挤过去看了看,一眼就靠近不出十尺的地方果然是一堆青砖墙!密封得严严实实!

    “怎么会这样!这墙壁会不会是空心的”?

    舅爷摇了摇头

    “不会!刚才我试过了,后面没有路,的确是一堵结实的墙壁!看来这里本是一条修建滇妃墓的奴隶给他们自己留的一条逃生通道,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到这里就停止了”!

    我看了看周围,想起了刚才脑子里闪过的问题对舅爷道:“不对呀,舅爷!如果真像你推测,这里肯定会有很多尸体,可是你看这里,虽说不上干净但也没有一具奴隶尸体,对吧!你不觉得很不对劲吗”!

    舅爷往前后看了看,眉头紧皱,半天没有吱声,不过我从他的表情看出他的表情十分惊讶,眼睁得跟头牛的眼睛似的!

    “怎么了”?我问了一句。

    他指着我的后面,手不住的发抖,我被他这么一指,顿时慌了,心里想的是不是我头一回就会看到一张满脸鲜血舌头伸出老长,看不见眼睛的女鬼在对着我!

    “舅爷!我后面有什么东西”!我声音很小,连我自己都听不到我说话的声音!

    只见舅爷拍了一下手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把你张叔搁哪去了!他怎么不见了”!

    张叔!我一呆,张叔不是被我放在了吗!他怎么不见了!想着,转头看了看,果然,我身后那里还有什么张叔!连同我搁在他身边的装备包都不见了!你奶奶的!这什么情况,刚才到现在,最多不超过一分钟,张叔深度昏迷,不可能会自己爬起来走开,再者说,他身体十分虚弱,走的时候肯定会发出一点动静,按理说肯定会吸引我和舅爷的注意!他不可能会自己走!我越想越不对劲,拿过舅爷的手电,往刚才张叔躺下的位置,对着那青砖墙壁就狠狠的踹了几脚,墙壁很结实,后面根本不可能有密道!

    “舅爷,刚才我就把张叔搁这里了,你看,这是他身上的血迹”!

    舅爷很信任的对我点了点头

    @“唉…不管怎么说,张叔我们肯定要找回来”。边说着他又看了看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

    “小崽子,你身上的装备包去哪了”?

    “刚才把它放张叔身边了,怎么想到会出了这门子鬼事”!

    舅爷脸色青了

    “哎呦!”他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看着他身上鼓鼓囊囊的装备包,心说不至于这样吧!刚要说出口就听见他埋怨道:“别看了,里面东西都被水泡烂了,只有探铲,还有短刀可以使用”!

    “吃的呢”?我问道。

    “没了,都被水泡烂了”!说着舅爷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说道:“得赶紧找到你张叔,东西都在他身上,返回去肯定是不行了,得拿铲子倒打一个洞才得出去!凭我两现在都状态跟体力,打个盗洞没打到一半,铲子都拿不稳”!

    “可…这要怎么找,张叔怎么消失不见的都不知道!”说着我用脚又踢了踢墙,说道:“你看这墙壁是实心的,他不可能有问题,这里不可能会有其他机关,除非是粽子把张叔叼走了”!

    舅爷白了我一眼,叫我别瞎说,自己用手在墙壁墙摸着,探着,闭着眼睛在感受着什么,我不知道他在摸什么,又不好意思打扰,只好静静的看着他在搞什么幺蛾子!

    摸了老半天,我见舅爷点着头,又要着头,都把我搞懵了!半天琢磨不出它什么意思,是说后面有蹊跷还是没有蹊跷呢?刚想着,他半蹲着转向我,叹了一口气,我从他的眼神里居然看到了很少有的恐惧跟迷茫!

    “发现什么了”?我看着他,问道。

    “不妙,看样子我们是被困在这里了,出不去了”!

    “怎么说”?我又问。

    “这面墙壁是在一直不停转动了,也就说在这里很有可能还有一条,或者是很多条很我们这里不同的密道,或者出口”!

    “不可能,刚才只有一个入口,不可能会有其他入口”!

    “我们刚才为什么选择进这条密道你想想,想得到什么”。

    刚才,我仔细的回忆了一遍进洞的过层,脑海里像播放电影一样放映过一幕幕的画面,突然猛的一下子我就明白了,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只是注意到了有一条密道口,就是敞开了石门的这条密道!就是这个基本得共识让舅爷跟我才走进了这密道,时间匆忙,根本没有注意到养尸池池底还有墙壁上有什么蹊跷,也没有去检查一次!现在回过来一想,进入这里得种种不解都有了合理得解释!为什么这里没有水渍,没有尸体!可是舅爷说这里出不去了,我却是很难理解,于是问他:“可是我们为什么出不去了舅爷”?

    舅爷从我表情看出我已经明白了原因,不多问,顿了顿,摆出一个手势,让我感受一下墙壁!

    我照做,学着先前舅爷的样子,伸手在墙壁上感触,摸索,一下子竟然发现,着墙壁有轻微的抖动!震动的频率很细微,要不知故意去摸着还真就感觉不出来!

    “舅爷,这墙壁…”

    我没说完,舅爷打住了我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墙壁是不停运动的你也知道,我猜测,这是因为水的灌入所以才使这个密道的运动机关运动起来,你想想,如果这里运动了,会出现什么事情?这样你张叔无故的消失是不是有了一个解释?”

    我听着有点迷糊

    “你的意思是是因为机关的运动所以张叔才消失了,出口也因为机关的运作被密封了,这样”?

    舅爷粗略的点了点头

    “大概意思的确如此,我想要弄清楚张叔去哪了,必须弄清楚这个机关的运作原理,不然,别说找到他了,我们就算是要出去也没那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