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死亡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8本章字数:2576字

    接下来的事情他不说我也知道了,因为不想打击他,所以我没问,他也不说。我们两人沉默了一会,都不说话,四周一下子又重新静了下来!我转头看了看我身后那只女粽子,她还静静的坐在那里,我真是无法想象它居然那么恐怖能把一个老倒头弄成这幅模样,看着不禁头皮发寒,真忌讳它又出了什么变故!

    黑三的叙述我无法辩证他的真假,真如他说的这样说明这人良心真没有完全泯灭!

    我回过头,淡淡的看着他

    “你看到了,我身上没有能医治你的药品,没办法救你,你的情况你自己应该清楚,我只能给你清理伤口,但面积太大,不进医院生存根本就是零”!

    “小子你忽悠我”?他手僵硬的直接抓住我的喉咙,但是,根本没有一点的力气被我一只手就挣开了。

    “听我说完”!我眼睛盯着他两只空洞洞的眼睛。顿了顿“不过,你的儿子我会想办法帮你救出来,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你要告诉我后面那只女粽子是不是那个姓杨的女人”!

    黑三听到我这么说极为恐惧的往后面的墙壁挪了挪,身体颤抖的缩在了一起,大小便的都吓得失禁了,臭味夹杂在一起真是让我要把内脏都要呕出来了!

      “她…她还在…还在…在哪里…哪里,小兄弟…它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这句话能把他刺激成这样,怕这样子下去他会发疯,立即说了一些让他安慰他的话,让他情绪先平静下来。过了一会,我见他胸口起伏没那么厉害了,转而问他道:“那个女人真是姓杨的”?

    他摇了摇头,发狂的笑了几声

    “不是,我想姓杨的本事那么高,她应该早就发现了什么,她让我打头可能就是故意把我弄成这样”!

    “为什么要把你弄成这样”?我问。

    “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他叹了一口气:“小兄弟,这件事情我看你不知道,最好别打听了!那东西已经牵扯很多人了,我是不想把你牵扯进去,虽然我看不见你,但知道你这个人值得相信,我的儿子就拜托你了”!

    我见他说得像生离死别一般心里涌上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想要做什么?这想法在我脑子里面一闪而过,问他想做什么!

    他狰狞的脸抬头了起来,转了转,四处闻了闻,然后锁定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我不知道他转到了什么地方,回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此时对着正式那穿红衣服的女尸的位置!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挣扎这从地上要爬起来,我一看,不对头,立即把他重新摁在了地上!

    “你要干什么!真活腻了”?

      我这一着急莽荒的不知道使了多少力气,可能是弄疼了他,他哎呦呦的练声惨叫很杀猪似的!

    “先放开我,我要是不这样,你根本没办法从这里过去”!

    我肯定不会松手,要我手一松,他跑开了,我肯定得摔倒狗吃屎!

    “这话怎么说?这么冒冒然,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

    他哎呀一声,用手敲了一下地面

    “你知道不知那女尸是什么,你以为你这样过得去?实话告诉你,这东西的来头不简单,角红祭,这在云南话里的意思是至高无上的噬血巫师的意思?你知道刚才我碰到的红色烟雾是什么嘛?其实那都是我的幻觉!一开始我就中了姓杨的套,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那都是我幻觉之后自己弄的!其实这尸体最厉害的地方是幻术,迷幻人的心智,让他自残!这就是角红祭的厉害之处”!

    被他这么一提醒,我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水下曾经就被这玩意迷惑一次,差点死在了水里!如果真想黑三所说,那么,我经过角红祭身边的时候肯定会被它迷住,失去自我,变成跟他一样!

    “你为什么隐瞒我这些”?我质问他。

    他冷哼一声,掰开我压住他的手

    “我这是给自己留一条路,要是你小子,有错吗?你不是这骗了我一次”?

    我忍住没生气,拳头握得咯咯的发出响声!他很敏感的知道什么,血迹斑斑的手按住我的肩膀,用我的身体做支架站了起来。

    “虽然是这样,不过你说得不错,我现在出去也是个死,这幅样子出去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我想通了,与其让你做口头的信义,不如跟你做个交易”!

    “噢!什么交易”?

    他顿了顿:“让你从这里逃出去,你想办法去北京朝阳市救我儿子”说完他手在破烂的口袋摸了摸掏出一张相片递到我的眼前,我接过来看了看,照片沾有不少的血迹,尽管是这样,上面画的一个五六岁模样的男孩我还是看得很清楚。男孩长得很清秀,锅盖头,两边垂着两束头发,让我差异的是他头发居然不是乌黑的,雪白雪白的,平添了他不少苍老,面黄肌瘦,骨瘦如柴,就像一个即将死去的小老头,风吹就倒!

    “他是你儿子”?我边看,问黑三。

    黑三点了一下头

    “没错,他就是我儿子,他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希望我这么做能够让你对我愧疚一辈子!我希望你对我的愧疚能转到我儿子的身上,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人!”说着他向前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又开口对我道:“噢!对了!他姓黄,叫少天”。说完,便一个雀跃扑向那具女尸,眨眼的功夫便把女尸压倒在地上,同一时间,我看见黑三的身上蒸汽似的发出一道道黑烟,我无法形容它是什么味道,有点像臭豆腐,十分的呛鼻!我忍着浓烈的恶臭,继续看黑三,肉眼可见他身体在慢慢的腐烂,从迅速的蔓延全身,虽说整个人没皮,跟腐烂的尸体还是有些不同的区别!在看他身下的女尸,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居然看见她不停的挣扎,使得黑三整个身体不停的剧烈震动,然后一缕淡红色的烟雾夹杂在黑烟里头升了出来!我想去救黑三,但是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内心的恐惧,或许不是恐惧,是自私,人希望活下去的自私!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就在这时,黑三突然爆喝一声:“走啊,我身上的血快被她吸完了,快走”!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绕过黑三,向前开始跑去,我知道,我这么一跑一辈子算是欠了黑三一个人情了,一个很沉重的人情了!

    很快,我已经跑出去很远了,再一回头远方的无尽黑暗已经看不见了黑三的人影,远远的,密道里发出了一声惨叫,人近乎野兽一般的惨叫!那声音的黑三的不会错,想都不用想,黑三是凶多吉少了!我双脚一软,跪在了地上!我发誓,这是我一辈子第一次主动下跪!脑子全白了,一下子都白了!

    我点了点打火机,黑暗的空间昏黄暗淡起来,我知道现在秃废没用,倒不如兑现承诺来得轻松!对!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姓杨的女人,想办法把黑三的儿子弄出来!想着我心里放松了不少,吹了一口气,点着火机继续往密道深处前进。这跟我先前的那个密道差不多的一个样子,只是墙壁上没有张有青苔,到处可见的是一些明文还有地上的碎石子。密道很深,一路的摸索前进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眼前突然一亮,空间豁然开朗!我面前出现了一个耳室,墙壁上的长明灯不懂什么时候已经亮了起来,把这个空间照得通透!会不会是舅爷也来过了这里?我觉得可能很大,仔细的看了看四周,看给我看那老家伙有没有给我留有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