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头钟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8本章字数:2701字

    我控制着自己面部的表情,尽可能不然张叔这只老狐狸看出我的猜忌。

    “哎,张叔,你说前面不能进是为什么”?

    张叔眼睛里满是忧郁,他这种眼神我很少看得到,心里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不是进去不,只是方法不对”!

    “什么意思”?

    张叔抬头看了看我们头顶的青铜古钟,指了指对我道:“你看到那个钟没有”?

    我点头,说看到了。

    “你可知道这玩意是个什么东西,你难道不觉得这里有个钟不很不对劲儿吗”?张叔又问我道。

    我一进来看到这个倒挂的古钟心里就一直觉得奇怪,不用张叔提醒我也知道,只是来头嘛我的确是不太清除!想着我摇摇头说张叔您就不要在考我了,你知道我什么水平,什么见识,菜鸟一个,你在这么考我只能是浪费时间!舅爷生气不明,我们就别在这耽搁了!张叔嘿嘿一笑,露出满嘴的大烟牙:

    “那好,老夫就告诉你这玩意什么来头!听着,这玩意不一般,是古滇国祭祀用的祭祀钟,每每祭祀时都要杀上一个活人把他的脑袋放在里面,所以这玩意又叫头钟,这玩意邪门的很!据说只要有人还从这玩意下面过去,必定一下子被这玩意吸到里面去!刚才我老夫听见钟声响起来就知道有人要过去,没想到那糊涂蛋会是你”!

    我有点不信张叔的话,头顶那玩意口径那么小,我怕连我的脑袋都装不下去,更别说把我整个人吸进去了,只是有一点我觉得张叔不像瞎掰,那就是这钟底部真是密封的,好像里面真装了什么人头之类的玩意!我心里很虚,毕竟古代神神鬼鬼都有一定的神秘色彩,而墓葬仪式不管是古时候的中国还是外国都又一定的神秘色彩!

    我吃不准里面的的东西,问张叔怎么过去,张叔也无奈的摇摇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我看着倒挂在上面离我们只有两三米距离的头钟突然心生一计,既然如此,把它打下来打烂了不就好了?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给张叔,张叔一个劲摇头否定,说这玩意打下来吃不准会出现什么,还是等等,等他想到个好办法!虽然张叔这么说着,但是我从他脸色的忧郁看出即使在给他想上一天他也不能想出什么好计策!索性没把他的话听在耳朵里,趁他想问题不注意偷偷在殉葬坑里拿出一个承手的青铜羊角杯,瞅准了绑在青铜头钟上的那根绳子,调好了视角,咻一声就把羊角杯丢了出去,不过绑住头钟的绳子很结实,羊角杯没有把它打下来,只是让它在头顶晃了几下子又重新掉了下来。

    这动静不小,一下子吸引了张叔的注意

    “小舅爷,你在干什么,知不知道这么冒失会把我们害死”!说完抬头看了看在他头上晃来晃去的头钟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掉下来,不然我们麻烦了…”张叔话音一落,我一直有意无意注视着头钟的眼睛,突然看到绑住它的绳子突然的断了,头钟一下子从上面90°垂直快速的砸下来。我一看头发顿时就砸了,二话不说,就把做在地上的张叔拉到我这边,一时着急不知道使了多大的劲,只见他被我扯得眼珠都凸出来了,疼的都说不出话了!刚把张叔拉过来,0.1秒的功夫,头钟就掉落在了地上,轰一声巨响来回在我们两个人耳朵里头晃荡!我拍了拍耳朵,我张叔没事吧!却发现他根本没听着我说话,眼睛恐惧的看着青铜头钟,一脸惊慌的神色。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被他一手摆开

    “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过去看看那玩意烂了没有”!

    他说完,我向前走了两步,蹲下身体仔细观察这个所谓巫师祭祀的头钟,刚才距离太远,上面的纹路我没看清,现在瞅近了一看,一下子让我整个脑子都白了,上面纹路拼凑出来的那两张脸怎么那么像我的脸!不!不是像,是的的确确就是我的脸!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张叔见我不对劲,爬到我身边问我吃惊什么,然后凑近了一看,也是浑身一个冷哆嗦!

    “这…这不是老夫的脸吗?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你的脸”?我疑惑的问张叔。

    张叔用手指了指

    “你眼睛有问题呐?这不是我的脸难道是你的,你看,这纹路…”

    奇怪,为什么张叔跟我看到的景象不同呢?我把自己看到的还有一些问题告诉张叔,张叔吃惊不小,好像明白过来什么事儿,问我有没有什么家伙,我问他拿来干什么,他说要把头钟下面的那层人蜡划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我说这点小事让我来就行了。说着从匕首就被我拿到了手上,我把头钟侧到地上,看到它底部果然有一层白色蜡状的东西,有点像琥珀,透过里面,我似乎看到里面有一朵花!我小心的看了一会,看没有什么人头,然后那些匕首对着头钟底部的那层人蜡开始进行切割。整个过层很迅速,差不多就是半分钟的功夫!我把人蜡拿了出来,一时间竟然看到头钟里面有一块琥珀黄龙玫瑰玉,就是黄龙玉雕刻出来的一朵玫瑰,整个有我半截手臂大小粗细!同一时间,一股玫瑰花香就被我吸进了鼻子,久违的心旷神怡在我萦绕在我的鼻子。

    张叔看到我拿出的东西,很诧异,问我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我说没有,就这一个,说完怕他不信,把空洞洞的钟,倒过来给他看了看,这才让他相信没有了什么东西。

    “哎…张叔,你给我叨叨这是什么玩意,为什么大费周章的把一块黄龙玉放在那里,你说这是为什么,你不是说这是古滇国巫师祭祀用的头钟吗,里面不是应该是一个头颅才对吗”?

    张叔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让我把拿出来的黄龙玉给它看看,我拿给他,他接过来闻了闻,看了看,突然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明白了,明白了,全都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我脸颊肌肉跳了几下,问他发现了什么,张叔一副捡到宝贝似得神态,半笑,半神秘对我道:“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那条密道有很多士兵的尸体,你当时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我回答张叔。

    “那就对了,我看他们一定是拥护滇妃的士兵,还有不拥戴滇妃的士兵自相残杀死的。”

    “拥护滇妃,你唬我吧”!我鄙夷的看着张叔。

    “呸!你这是历史不好,你知道这滇妃是什么来头吗?她一生的大概历史你知道多少!”边说着,他边看了我一眼:“都不知道是吧!那老夫我给你讲讲这位滇妃的历史,当然,有些事情我也还是很模糊”!

    滇妃,顾名思义就是古滇国的一位皇妃,她的大概历史我听舅爷说过,但确实是没有张叔说得详细。据说滇妃是在至今江川县城中的一块玫瑰地中出生,人长得妖媚,却又不失女人的大方,犹如一朵带刺的玫瑰!据说她是被古滇国一个猎户捡到然后将其带回家,连同她随身佩戴的一块黄龙玉都被猎户带回家。就这样滇妃从小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看到了大多底层人民的无奈。知道有一天,滇慧王巡游江川,一眼就被滇妃美貌所吸引,一意必定要把她弄回皇宫侧立妃子,当然滇妃自然不愿意,因为她早已经有了意中人,是同小跟她青梅竹马长大的也是被老猎户捡回来的小伙子阿达鲁。再说她更本就不喜欢尔虞我诈的皇宫生活,她认为金山白银不如日子过得简单平淡美好!于是当众拒绝了慧王的要求。慧王也是个有大体的人,说以后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可以找他帮助,但是前提是要她以身相许。滇妃把这话当做一个玩笑就走了,直到几天之后的那次变动,她彻底的改变了人生的想法,她一声最纯真的基本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