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真假粽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8本章字数:2842字

    这么就解决了?我质疑着眼前的情况,呆住了一会。反应过来张叔还在很另外一头红毛粽子血战,两眼看了一下后知后觉的才发现张叔连同那只粽子已经扭打进了树棺里头,棺材当着我看不清什么什么情况,心里一紧,捡起地上的匕首,持刀便走近树棺往里一看差点没笑出声来,只见张叔被粽子像抱婆娘一样的搂在怀里,两眼咕噜噜的扫在我身上,大气都没敢出一声。他看我没动静,有点急了,小声呲牙骂道:“小舅爷,还愣着干嘛!没看见老夫我这情形模样吗!赶紧帮我一把”!

    “哎呀!这粽子看来是个母的不错,我琢磨着她是上千年没碰上正常男人了,你看它那寂寞样…”开了个玩笑我持刀便要往粽子微微张开的嘴巴里伺候,不想侧边的棺材板居然自己合了起来,我这一快刀一古脑硬是插到了棺材板上,只没进去了三分一的刀柄!

    “张叔,你没事吧”!我喊了一嗓子,回答我的是棺材里面沉闷的呼吸声。我有点急了,真怕了这老家伙老年贞操给个粽子给毁了,不敢在开玩笑,双手合力一提,这棺裹的盖子居然只动了一下我居然没办法提起来!我不相信,往手心吐了口吐沫戳了戳,深吸一口大气,双手再次合力要把棺盖弄出来,再次发现还是没成功!我奶奶的,这树裹太他娘的邪门了!怎么办?割开?这不成,刚才我短刀那么使劲只没进入一点,凭我这小身板短刀割开不是不成,就是棺材里头就一丁点的氧气,臭气熏天的,张叔在闷在里面十分钟,最多十分钟要么就是缺氧致死,要么就是被尸臭熏死,算他是个老土贼,抵抗力比我这小菜鸟高上一成,不过只要还是个人,除非鼻子废了,要不然肯定受不了这味!我晃了晃脑袋,这法子行不通,得重新想一个!我脑子又飞快的转动起来,想到了无数的办法,但实际一用又行不通!向什么火烧,撬开,要么就是太犯险要么就是没工具,落实起来根本没实际用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搁我心里更个定时炸弹一样!我脑袋几乎没被我挤爆,可是法子却是没想到一个!张叔可就在里面不行了,要不然我先在棺裹上凿穿几个小洞,先给棺裹里的张叔通点氧气,不至于先把他闷死!我点头,行动起来,选了一个棺裹最薄弱的地方棺盖就开始凿!为什么说棺盖最薄弱,我相信很多人都难以理解。因为棺裹它不同于棺材棺材就一层,棺裹却是有五六层以上,那要是从它四侧下手,得费我多少气力!话说到这里,我用了差不多一分钟的功夫已经在棺裹板上穿出了两个通风孔,我刚想把眼珠子凑近了往里边瞅瞅,不想一只干枯黑乎乎的手指突然就从棺材里头穿了出来,差点没插中我的眼珠子!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我认得这只手,这只手是那只粽子的手没错,指甲黑紫,十几尺长,不会是张叔的手。我一看这情形暗叫一声不好呀!也不知道张叔是不是被这玩意咔嚓了,看这粽子反应那么强行八成凶多吉少了!现在只能祈求张叔没事,虽然一个通风孔有点委屈,但至少也通氧气了。刚这么想着没完,突然又是一只干枯的手指往另外一个通风孔窜了上来,一下子功夫,两个通风孔全身全都被里面的粽子堵上了!奶奶的,这是跟我杠上了?!我一着急,心说你他娘的这是自找,你陆爷爷我今儿个要是不把你这两节手指头弄下来我他娘你的一把火烧了你的乌龟壳!心里憋着一团火,我实在闹心,直接操起短刀就往粽子那凸出外面的手指头伺候!粽子浑身钢筋铁骨我知道,但人类的一句话铁杵磨成针我也知道,不一会功夫,经过我持之以恒的矜持终于是把粽子的两节手指削掉了!可是我玩玩没考虑到粽子居然不吃疼,两节断指居然没缩回去,还是堵住了棺裹的通风孔!我不信邪,拿着刀尖就往粽子手指那干枯的肉里面刺,结果还是一样粽子手依旧没有缩回去!我怒了,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期间动作太过剧烈,居然把怀里的黄龙玉震出来了,幸好我身手够好,凌空就把它给接住了,没至于把它弄碎!

    我长松一口气,正想把它放回怀里,不想这时树棺的棺裹盖又很突然的给打开了!这下我完全没准备,硬生生的被横飞的棺材盖打飞到墙角,七荤八素,眼前直冒金星,一阵阵的是头晕眼花!他娘的这怎么回事!妈的让你打开不打开,这下才又怎么突然劲儿,真是日了狗了!

    我暗骂一声,揉了揉腰,一手撑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刚睁眼一看差点没把我吓到墙缝里面,只见那只红毛粽子正一动不动的站在我面前,僵直的两只手只对准我的肚脐眼儿,十几尺长的指甲就隔着一层衣服就要插进我的肉里头去了!还好刚才是慢慢站起来,否则肯定得是大肠小肠流了一地!

    我慢慢蹲下身子从它手下边饶了出来,也管不着它为什么定着不懂,先把张叔从棺材里头弄出来再说!说话间,我一个就地打滚就来到了困住张叔的哪一只棺裹旁边,第一眼我就看到小叔像条死鱼一样躺在棺材里头一动不动!我以为他被闷死了,伸手吧量了一下他的鼻息,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于是赶紧捏住他的人中,又按又戳,现在不管这方法有没有用了,只能祈祷张叔命硬死不了!

    这样一直过了差不多两分钟,后面的粽子依旧没有动,跟个静止的石膏像一样!不过张叔的呼吸却渐渐变得强而有力起来,果然又过了差不多半分钟,张叔突然一下子从棺材里头坐了起来,剧烈的咳嗽了好一会,感觉舒服多了,看见我现在棺材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做的位置问我道:“怎么…嘶!老夫怎么会在这里头”?

    我见他能说话了,宽心不少,把刚才他被粽子抓进棺材里头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叔听完了我的叙述,用脸上一副我不相信你的神色看着我!

    “不对呀!”

    “什么地方不对”?我问。

    张叔想了想

    “人不对…不!是粽子不对!我记得刚才我明明是抱着你跳进棺裹里头的,怎么换成了我抱着粽子跳进棺材里,你说这样还能对”?

    照张叔这么说的确是不对劲,不过这说法让我有点纳闷,张叔不会老花眼了吧?要不然粽子跟它对得那么近,他没能认出来?

    “你不是犯老花眼了吧?粽子离你这么近你居然能把那玩意看成是我”?

    张叔还是有点不相信

      “真是你”?

    我点点头,说没错!张叔一听呲牙想了一会,自言自语说道:“刚才我明明记得是我两打不过这两玩意,是我带着你爬进棺裹里面去的,这都是我亲眼见到的怎么可能有错”?顿了顿,好像想到了什么问我道:“哎…小舅爷,刚才那只粽子去哪了”。我转过身子刚想往后边指却发现我身后哪里还有什么粽子,在刚才它站立的地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呆了一会,小声道

    “他娘的!我刚才明明看见它在我们身后的,怎么这才半只烟的功夫就不见了?”

    “当然不见了,因为那只根本不是粽子,你过来看看”!说着张叔做了一个叫我过去的手势。等我走到了他身边,他伸手指了指第一具木棺,说道:“这没有粽子”!我点点头。说着他又带我去到第二具棺材,让我自己过去看看。我纳闷什么玩意这是,凑近棺材一看,一眼就看见里面躺着一具体型姿态柔美穿着一身兽皮琉璃裙的女人的尸体!她样貌娇媚,放在外面不知道会被多少人在心里推倒了多少次,更加让我称奇的是她跟活人一般,皮肤居然没有一点腐烂!而且!甚至我可以看到她胸口慢慢的不停的起伏,下沉!一种若有似无的呼吸声就是从这传穿出来的!

    “她还活着”!我问张叔。

    张叔摇摇头

    “死了,早死了!”。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叫回阳尸,是尸体接触到氧气的一种特殊反应,你要是再给它暴露再空气外面,再过不了两分钟,她肯定变成一具腐烂的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