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救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8本章字数:2545字

    “怎么回事?舅爷,你不会见鬼了吧怎么这幅表情”?说着我走到他身边,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这表情是有多少年没有开荤了,单身几十年粗壮有力的臂手?想着,我往那怪蛋里面瞟了一眼,同时就蒙了!我靠,里面的人怎么变成张叔了!“张……张叔,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我失声叫到,语气有点顿挫。

    “甭管他娘的怎么回事,先把他弄出来再说,他娘的我玩意吸血,在把他搁在里头,不出两分钟,变成肉干是肯定的事儿”!

    对!一时激动,我忘了这茬,给舅爷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明白过来,伸手就要把舅爷从里边拉出来,不过,我手一碰到他右手手掌的虎口的时候,马上停下了动作,他的虎口成这样不会是巧合!舅爷不知道我想什么,催促道:“小崽子,你傻楞着干嘛呐,赶紧的把你张叔弄出来”!

    “不!这人可能不是张叔”!

    不是张叔?舅爷嘀咕了一声,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跟我默契了起来,询问我这是不是那姓杨的女人。我看懂他的意思,凑到他耳边到:“您想的不错,我怀疑这张叔是那女人易容的,你看他虎口那个烫伤,是被烟头烟头烫出来的,这是我之前过来时候为了逼问她问点事情用的手段,你看这伤口,明显就是不久之前留下的”!

    “这么说没错,不过要他真是张叔我们跟宁杀一千,不放一个有什么区别,张叔只有一个,小崽子,你知道吗?”舅爷说的十分有道理,但是我已经完全的认定眼前这个张叔是那姓杨的女人,虽然变了个样,但某些致命的弱点她却没有注意得到!

    我没听进舅爷的话,淡淡的看着眼前昏迷不醒的张叔,淡淡的吐出一句话:“姓杨的,你要装到什么时候”?说完,过了几秒钟,他依旧是没有动静,我知道他担心承认身份之后与我们在一起孤家寡人,抓住他这点心态,我又说到:“我们是伙伴,少你少我都不一样,你知道我这人没有多大的耐心,要么赶紧现身,要么我就把你落在这,被指望我会用一丝的感恩心态来救你”!

    我这话说出去丝毫没夹杂任何的感情,话音一落,他眼皮子动了两下,突然张开了眼睛,冷笑了起来。苍老的面孔与娇柔的声音根本不像同一个人能做得到的!她一边笑着,脸部的肌肉慢慢变得娇嫩起来肌肉的,骨瘦如柴的四肢也变得白皙靓丽起来,整个男性特征变慢慢变成了一个明显的女性特征!不出一分钟,张叔的往年完全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错!正是那姓杨的女人!

    “杨芷柔!果然是你!”舅爷叫了一声

    杨芷柔,我第一次听见她的全名!她看了看我们两,:“陆继祖好眼力,你是怎么发现我不是你张叔的”。舅爷一听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当然我肯定不会告诉她原因,给自己留一手是给对手留一刀!这个道理我十分清楚。我冷冷的盯着她:“我能看出第一次,你认为我第二次会看不出来!?”

    “好!真性情!我喜欢,你这朋友我交定了”!说完,看向舅爷“陆老头,你教出一个好徒弟,说实话,这小子绝对能做我老公,我现在单身,现场跟你说个媒,我杨芷柔屈身给你老陆家当媳妇,怎么样,直说吧”!我几乎没被她这话弄得吐血,舅爷也是一样,没弄明白这女人到底什么用意!我们两个都呆了一会,过了一会,舅爷咳了咳,打破这尴尬的气氛:“这绝对不可能,你心思太重,我孙子跟你在一起将来免不了被你算计,再说他已经有意中人了,婚事已经定下了,是吧?小崽子”!舅爷转过头,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会意,对她点点头。杨芷柔虽然年纪轻轻,但心眼缺早就超出了年龄,舅爷对我做的这些小动作自然被他看进了眼睛里!她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问我道:“真不敢相信你会是一个那么懦弱的男人,居然被人包办婚姻了,真是可怜,这民国剧情是要在我眼前开播了不成”?

    冷嘲热讽我经历多了,她这句话我没听进耳朵,没生气,而是把舅爷拉到了离他远一点的地方,问他什么意思。舅爷哎一声,小叹一口气:“杨家在北京势力影响很大,他家老头子中央领导都要让着他几分,按理说他这么说我应该答应下来,不过!你体质十分特殊,不能跟苏平以外的任何一个女人发生人伦关系,否则,后果不是我所能够控制的,幸好这些年来,你不被世间男欢女爱影响,不然,你小子决计活不到现在!”顿了顿,咽了一口吐沫:“杨家虽然在北京势力很大,但明着跟我较真他们还不敢,不过要是她真在这里挂花了,或者挂彩了,他家老头子一定会以这借口把我弄垮,树倒猢狲散,小崽子,到时候留在我身边忠心耿耿的人不多了”!

    舅爷的无奈不是六百块那么简单,我理解他的难处,张叔也跟我说过,杨芷柔不是舅爷能够帮我解决的安全范围!想到这,我知道了舅爷的意思,无非就是让我把杨芷柔放出来。其实这对我根本没什么,放了她对我,对她只有利,毕竟黑三的儿子还在她手上,一刀抹他脖子很快一刀的故事!舅爷说的无非就是一些厉害关系,夸大其词,要说在这里杀个人真是太简单了,没有法律,只有死亡,无尽的死亡领域,完全的阻隔了世间一切的规矩!神不知,鬼不觉!不过,我还是要把她放了,对黑三用命给我换来的承诺,与我而言真的是太重太重了!

    我放松眉头的褶皱,淡淡的表情一如既往,慢慢走到她所在的那颗巨蛋的面前,她猜出了我想做什么,得意的扬了杨嘴角:“你还是要放了我?很无奈对吧!?没事,我最欣赏的就是能伸能屈的男人,真实,不假!”

    她这话听起来实在夸我,实际上是拐了个弯说我无能,这点话术我还是听得出来的。我没有生气,何必为了她人一句话伤身?把他理解错误不就好了?我有时候真的怀疑是不是傻子比精明得更加快乐了?!

    想了想,我拿出黄龙玉,像之前救出舅爷一般,的流程经过我就不多用文字表达出来了,当她身上那些白色的根筋完全消失无踪的时候,也像舅爷一样浑身一软。当然,我没有扶住她,而是假装没看见,让她脸跟地上来了一个情深意重的深吻!杨芷柔是个很要面子的女人,这样子倒贴地上肯定会小宇宙爆发,于是乎在地上软趴趴的挣扎,咬着牙根要从地上站起来,不过,似乎失血过多,身体力气根本没办法支撑着让她站起来,没眨眼的功夫又在地上给我来了一个五体投地的贵族跪拜姿势!

    我看得爽了不少,恶气出了,坦然的把她扶着坐在了地上,我很恨的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咒怨!

    给她休息了一会,我跟舅爷商量起了这个主墓室,听舅爷分析,主墓室应该是古滇国的一个大型祭祀场,转而又问我在周围有没有感觉到十分强烈的阴气!我摇头说没有,自从进入到这个古墓,我感应阴气的特殊感知功能似乎变成了鸡肋,毫无用处,只是紧急情况的时候派上了一点用场,要说这样,还不如说是我的运气好,占了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