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9本章字数:2534字

    舅爷被那女人带走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了。不过,我首先得弄清楚这里要怎么走,如何走,在古墓里面瞎晃悠可就是拿自己性命开玩笑!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十分的尴尬,是处于青铜铂相对外面边缘的位置,刚才上来时候紧急那劲,根本没办法让我能仔细一点的观察这里的情况。我眺望了一会,前边离我差不多五十米的地方是一个圆形的祭祀台,上面密密麻麻的似乎站满了人,光线过于昏暗我看不见是什么状况。我揉了揉眼睛,让眼睛没那么干涩,揉出了一点水,我又定睛一看,依旧是那样,跟打了马赛克没什么两样,这感觉比看不了,看不到更加的令我觉得憋屈难受!这里没有任何的地方可以去了,杨芷柔去的地方肯定是那里,那女人心思太重,肯定不会轻易的走退路,她一定是担心舅爷或者我把妖玉拿到之后,最好有一张可以威胁我或者舅爷的牌!牌大牌小,看现在这情形明眼人是看得出了!我不由后悔当时为什么要把那女人给放出来,放出来也就罢了,甚至对她连基本的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他娘的。我狠踩一下地板暗骂一声,小两步,并成一步,加快了速度往前面的祭祀台方向移动。

    五六秒的功夫我就跑到了祭祀台面前。这个祭祀台形状十分的怀疑,远远的看我看不出什么,不过近了仔细一看,就能看得出这玩意其实是一块一块差不多成人肚子大小的石头堆砌起来的,期间的解封很细小,又因为石料选取十分的严格,所以裂缝只要不是有心人都可以省略不记!因为它们没一块砖头缝合的时候似乎都不用辅助的材料,完全是纯手工堆起来的,而且居然会这么的严实,这让我不禁的想起一个物理电视节目里说过的一段实验,就是一个质子的分裂,还有自动结合,可能很多的人没有听说过这这样的实验,通俗的说就比如一根钢筋被掰成了两节,完全断裂,这样如果把它断裂的裂口相互接触到一起,不使用任何的辅助物品,那么它有可能因为质子的运动重新结合在一起,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问题罢了!

    这个祭祀台不是很大,两边有阶梯试向上的石梯,从我这里一直延伸到了它的顶部。祭祀台的石头表面刻满了无数的古滇国文字,文字的摆布很有规律,从左到右束排两行,完了之后一定会有一副完全脱漆了的壁画!考古是一门用时间累积才可以的高深学问,对我这样入门三个月的新人来说,皮毛的墨水根本没发解开向上延伸100年的味之事件!

    这些壁画因为时间太过长久,表面已经风化的十分严重,不仔细看跟普通的青碧根本没其他两样!我看了一会,看不出什么实质一点的内容,只能收回目光,重新扫视这个祭祀台。

    祭祀台不是很大左看右看最多只有三个园桌并起来的大小,两边各有以一条可一供人往上行走的神道,高大约五六米,无数的青铜铁链不知道从那里崔掉下来,像密密麻麻的胡须一般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实在没法看见里面的有什么东西,无法判断里面到底是怎么情况。“杨芷柔!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吼了一嗓子,等了几秒,没听见回声,我又试着叫了几声,依旧是没有听到那女人的回声!奇怪,要按着这女人的性子,明知道她手上有我的筹码按道理说,她一定不会在躲躲藏藏了,莫不是她跟舅爷出了什么事儿?我脑子突然的想到了这一点,反抽一口冷气!

    “嗯嗯……嗯嗯……”什么声音,怎么会这么奇怪,像是人嘴巴里发出来的闷声!“是谁在那里!”我警惕起来问了一声!“嗯嗯……嗯嗯……”那声音听到我这么一问,明显变得有点急促。这声音我听着怎么有点熟?怎么有点像杨芷柔的声音?我不敢确定,又仔细的听了一会十乘十的断定里面那人是杨芷柔!因为声音明显是个闷哼的女声,这里除了杨芷柔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该不会是她偷鸡不成蚀把米,被舅爷生擒了吧?峰回路转,风水轮流转真是棒极了?先上去看看吧!什么事情都想的太好终归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我一脚踩到了祭祀台的神道上,同时我额头的冷汗都已经溢了出来,真是不敢想会不会被我横冲直撞的触发什么可以令我五马分尸的机关!过了两三秒钟,我看到没什么异常,有用脚在神道的尸体上跺了跺脚,看见真么什么机关才才敢松了一口气,古墓机关无数,一不留神都会身首异处呐!

    整个高不到10米的祭祀台,我居然爬了将近20分钟,因为担心会有机关所以我每一步都爬得十分的小心!小心谨慎让我很是小心翼翼所以才耽搁了那么多的时间!

    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喘了几口气,舒畅不少之后我抬头一看,一下子看到了无数兵马俑一样的人俑站立在我的眼前,这些人俑有男有女,大部份都是女性居多,男的很少,看着装打扮,面貌,我推测,男人似乎是相当于刽子手的角色,而这些女人可就惨了,似乎都是一些奴隶还有犯人,有的双膝跪地被割取双乳,有的是双目,双脚,还有的被烷出了心脏,然后用心脏塞进他们的下体。我可以想象一个人,女人,遇见这种事情挣扎的表情回事怎样的苦不堪言,但不知到为什么,我居然在这些女人身上看不出一点痛苦,反而有点快乐的神态流露出来,是古滇国的古人技术有限,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我想不透古人的想法,眼睛有扫视了一下四周,在密密麻麻的人俑中间,我的目光在不停的来回穿梭着,当我眼睛晃到80°角方向的时候,看见一个石头柱子上面似乎绑着一个人!我一惊,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到了那里,小步子边朝她慢慢的靠了过去。

    当她离我仅有差不多5米距离的时候,我看出这人是谁了,这不是绑走舅爷的杨芷柔吗?他怎么会被绑在这里,难不成正向我想的一样,她被舅爷反攻了?我高兴的茶递阿布忍不住的大笑出来,心说你又一次落在我手心了,这次铁定让你吃点苦头!哼!我闷闷的哼了一下,走过去一把揪住她的领子,想问她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我刚向前走了将近一步,我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令我是十分熟悉的声音!

    “小舅爷,不要在往前走了,那里不得过去了,你没看见那女人变成什么样了吗?”

    我一呆,这声音?!不会是!想着我回头一看,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由远而近的慢慢朝我靠了过来,是张叔!他怎么突然的有冒出来了?

    张叔此时很是狼狈,全身的衣服都变成了布条,头发蓬松,乌头軜面,看不出是个人,要不是会说话,我真担心会把他当成了粽子!

    “张叔,你怎么会突然在这里?”我问了一声。张叔没说话,而是低着头一点一点的靠近我,里的越近,我就越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十分的浓重!不对!他不是张叔!我突然想到了这一定,反映过来的时候一道寒光就在我眼前一闪,被我一个身空抬脚踢给踢偏了,他看样子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外强中干,被我这一脚踢趴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