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想通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9本章字数:2802字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爷爷他想拦也拦不住了,陆广水就躺在地上,这上百个人的眼睛可都不是瞎的!不过相比起这些人,我爷爷最想知道的是陆广水是否还活着,想着,他手样陆广水鼻梁上一搭,陆广水已经没有了呼吸,但是爷爷没能轻易断定他的死亡,于是又把手往他心口位置一放,心跳已经全然停止得无影无踪!人最基本的生命活动是呼吸,心跳,当这两玩意都消失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久久真就可以判定他死亡,生命的显著特征没有了,生命自然也会消失,不管那时会不会是去极乐世界,或者是阴曹地府,总之这就是一个人的终极!

    我知道舅爷当时没有死。不然我现在看到的应该就是一只鬼,灵魂,或者介于鬼跟灵魂之间的介质,灵!不过这都没有可能,我认识的舅爷他有心跳,有呼吸,有体温,有情感,拥有一个正常人所有的七情六欲,他是鬼,那么这世上多少个黑心人,他们算什么?我又算什么?人灵?人鬼?人魂?或者什么都不是?

    我想笑,但理智没能允许我这样做,闭上眼睛,想了一会,我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她好奇的看了我一眼:“呵你的好奇心终于被我提出来了,好吧!没算了花了口水跟你说这么多的话!”说完他停顿了半会“陆广水后面没有死,等爷爷命人把他抬出外面的时候,被太阳的光晒了一会,你猜发生什么事儿了,陆广水身上突然蒸发出好大的一阵浓烟,我爷爷有点上年纪了,最受不了这些东西,用手捂着,没吸进太多,只是轻微的闻出这味道好像有点香,奇怪的香味。浓烟持续了差不多将近一分钟,等自然的空气将浓烟洗白之后,眼前的这一幕几乎没让舅爷晕厥过去,我爷爷的眼前看到了无数人身,婴儿头,蛇耳朵,口发尖叫的怪物,而这些怪物身上穿着的衣服告诉舅爷,这些玩意都是考古队里的队员变成的,你说,好好的一个人,不一帮人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说,自己也变成跟他们一样了?爷爷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既不敢相信,又一边鬼使神差的拿出一面小镜子照了照,哐啷一声脆响镜子摔到了地上,裂成了无数片碎片,爷爷此刻看到自己的脸,隐隐约约也看出了自己的脸一点一点的变成了畸形,菱角跟眼前的这些玩意一样,爷爷从事那么多年的考古,从未经历过这等诡异的事情,他想看看这些变成怪物的考古队员是否还保持着清醒,或者是说人的神智,想着用手拍了拍离自己最近的一只怪物,开口叫了一声,那玩意转过头,迷糊的看了舅爷一会,眼神有点迷茫,突然,它眼睛发出一道可以逼迫一切的红光,同时两只手便掐住了爷爷,爷爷本来就是老骥伏枥,苟延残喘的一口气活着,那里能经得住这折腾,力气自然不及那家伙,挣扎了一会,爷爷便昏迷了过去,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空旷的黄土坡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掐死了,这里是不是极乐世界,黄道乐土,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吃疼的倒吸一口气,他发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可是,这四周的怪物呢?他们去哪了,还有为什么自己没有被这些怪物掐了,一连串的问题连串下来,爷爷把源头都放在了陆广水的身上,陆广水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有如此道行?!爷爷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脸恢复了原样,心刚悄悄的喜上眉梢,更让爷爷震惊的事情来了,因为他看见陆广水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他后面,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你是人是鬼”爷爷问了一声。“我跟你是同类,即是人,又是鬼”!“你这话什么意思”?“相信刚才那情形你都看见了,我只想跟你合作,不然,我敢打赌,十天,最多十天,你会变成镜子里的那只怪物,我也一样会变成那只怪物”!当时爷爷他没办法,只能将就的答应了下来,具体他们合作的内容我也不知道,总之,我爷爷回到家之后就神神秘秘的,把这件事记在笔记本之后没两天就殡天了,死前我爷爷吩咐不要跟陆广水作对,他是不是人!就这样,我爷爷说完最后一句话便死去了,把所有的秘密都带进了棺材,我当时还没出生,总之,在一次拍卖会上我会过你舅爷,他不像表面那么善良,我觉得他从三十年前就给我,你,还有更多的人,陈家,杨家,张家,不等,开了一张大网,我们都是跳不出网里面的那些鱼,让他随手折腾的鱼”!

    “你说完了,这件事你就想告诉我舅爷他不是人?那我也直说了吧!不管是人是鬼,总之,他,我认定了”!说着,我心一热,便要跳进洞里头,被杨芷柔伸手拉住了:“你要做什么,你这样做只能让你舅爷白死,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说也许,他也许真的死了会不会是一种解脱,有的人活着,死之前他觉得活得没有享受够,不想死,是因为他前半生都逼迫着自己不快乐,有些人一辈子忙活够了,他就想躺着,你舅爷就是第二种人,再说,你有没有想过,陆家那么大的基业,你死了,你家里其他人怎么办,你就这样一了百了的是痛快了,有没有想过其他人,还有你所有今生许下的承诺,你应该好好想想”!

    她说得没错,舅爷不管死还是没死,我都应该好好的活着,正如她所说,陆家的基业太大,离不开我,张叔现在生死未卜,倪唛虽然是个做生意的好苗子,但是外面的花花世界,根本让他没办法收心,苏平虽然很精明,但毕竟是个女人,总不能所有事情都让一个女人硬扛着,我姓陆,不应该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其他的人!还有黑三的承诺,乐乐的下落,这些都会随着我生命终结的同时烟消云散,让我负罪更大死不瞑目,我不能死,而是更要活着,活着替舅爷掌管陆家,已经兑现我的承诺,这些东西太重,太重,真是太重,太重!

    “接下来你想怎么做”。我问那女人。她见我情绪不在激动松开了我的手,这一下不知道是她故意还是什么,我手居然蹭过了他的胸前,手上传来的触觉顿时让我全身燥热,浑身血液乱串!我使劲让自己不要乱响,她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自然,反而看着我的丑态有点好笑:“开棺!来到这里了,你不想看看,传说中滇国皇妃长什么样,不想顺手捞捞几件明器回去换点烟钱”?

    “我没你想得那么庸俗,明器你们自个那,棺材,你们自己开,我对里面的东西不敢兴趣,也不想再给自己惹出更多的麻烦!”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不敢阻拦,开棺的事情由我们来,不过我相信,里面的东西,你一定会十分的感兴趣!噢,到那时,你可以随时可以从新加入我们的队伍”。话音一落他很是雷厉风行的指挥着他的伙计办事。她吩咐他给我拿了几块牛肉干,还有几块压缩干粮丢给我,说道:“下来这里已经差不多两天了,给你,别到时饿得没力气逃跑”!

    我肚子饿得不行,一路上我是忍着过来的,力气几乎透支我就不说了,身体虚脱,全凭意志力支撑实在太难受。我接过压缩饼干,还有牛肉干,饿狼似的撕扯包装,狼吞虎咽的就往嘴里塞进食物。杨芷柔摆摆手:“你这人真是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一句谢谢都不会说,我的食物喂只狗都会摇尾巴,给你呐!”

    “你在跟狗讲话,为什么我能听得懂”?我噎下一口东西,长舒一口气。

    她听出我的言外之意,气得不行,“赫海,还愣着干嘛”!她伙计浑身一阵,心有余悸的看着我,想过来,又不敢过来,杨芷柔踢了他一脚:“蠢狗!我是叫你开棺,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两个人加在一起未必是陆老板的对手,这一点跟我混了那么多年,看不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