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冥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9本章字数:2521字

    “哎……当家的,你确定没记错,人家什么来头,皇妃!还几个男人,当家的,封建社会不比女性社会,女性当老大,要真如你这么说,那皇帝是不是太窝囊了,妾室都公然造反了”?

    杨芷柔“去你家二叔公”!说着,踹了郝海一脚。“你小子听清了,知道冥婚是怎么回事不,死人结婚,要是我现在把一具女粽子许给你,你要吗”?!郝海抿了抿嘴,不说话了。

    滇妃一生有四个老公,这是张叔从杨芷柔那听到,转述给我的,具体到底是不是那回事,我还要证实一下。

    “张叔跟我说过,滇妃一生有四个老公,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我对杨芷柔道。

    “嗞……你说对了,她确实是有四个丈夫,一个是当代古滇国的皇帝慧王,其他三个都是滇国死去的几代传奇帝皇”!

      “你是说,是慧王把滇妃冥婚许配给自己的祖宗”?我脑子一阵眩晕,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这于情于理根本说不过不是?

    不止我一个人觉得不可思议,郝海在一旁听得也是水里雾里,完全没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一阵瞠目结舌!杨芷柔观察能力不必说了,自然看出我们两人一脸上写满的不相信,噎的一声怪叫,对我们说道:“你们不要认为这没有出现过,历史上拥有这荣誉象征的不止滇妃一个女人”!

    “你是说还有其他的女人有过这等待遇”?我问。

    杨芷柔的眼睛顿时变得犀利无比,看了一眼黄龙玉棺椁

    “妇好”!她突然的說出这两个字!

    “妇好?什么玩意?欧美洋进中国那女性用品简称”?郝海又插了一嘴巴子。

    我一听,差点就因为憋着没笑就哭出,杨芷柔怎么会有这么糊涂的伙计,没被气死,她其实真不容易!我知道妇好是谁,追溯其历史的渊源得到商朝,是至今中国考古学,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个女将军!也是商武丁王的王后,文治武功,貌美如花,上能带兵打仗,下能安抚治国,求神问卜也是一把好手,国内大大小小的祭祀活动几乎都是他主持下来的,所以史料上记载她又是滇国的大祭司!这么出色的女人,上天一般都不会给这样的人长寿的生命的,妇好亦是如此,年纪不过三十岁,便因为争战沙场留下的老伤成疾痛苦折磨得不治身亡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女人,跟花木兰,穆桂英比起来,形象程度可想而知,不过,这也侧面的体现了一点,一个国家能让一个女人带兵打仗,说明它离灭亡真的不远了!当然,这只是我的有感而发,妇好死了之后,被五丁王埋在我自己的皇宫之下,武丁担心她黄泉路下寂寞,又把妇好许配给自己的三位先祖,武甲、武丙、成汤,这三位先祖都是商朝赫赫有名的,把妇好冥婚嫁给他们,武丁王这才会放心!妇好可以说是一个女性的成功典范,集合了后世的花木兰,穆桂英,甚至无人不知的女皇帝武则天了!

    “陆掌柜,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愣了这么久算是怎么回事对吧”。郝拍着我的肩膀,叫了一句。我不喜欢别人随便的碰我,直接把他手拿开,瞪了他一眼对杨芷柔说道:“妇好我知道,你的意思该不会想说,这滇妃,跟妇好一样,?”

    杨芷柔摇了摇头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滇妃什么来头现在还是个迷!现在我们手头的资料不多,想彻底弄清楚怎么回事那还要开棺,死人是不会说谎的”!

    杨芷柔这女人何等精明,告诉我这么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一步一步的把我的好奇心激发到最高,然后心甘情愿的加入他们开棺的队伍。说实话,我的确很好奇棺材里面的东西,金钱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人内心深处对未知的探索。

    “开棺的事情你们来,有些事情我不想做过了”。说着我便要凌空跳下去。

    “哎……别急,先等等”。杨芷柔一把拉住我:“你不想知道你舅爷到底怎么回事吗?不想知道他的过去,他为什么这么做吗”?

    “有什么联系?棺材里面的东西跟我想知道的隔了十几个世纪”。

    “不对!有一点,你一定会有兴趣,关于我,还有你舅爷共同的目的”

    目的?!我念叨一声,突然脑子里面麻花形状的一条闪电在我脑子里面闪了一下:玫瑰黄龙玉!我反抽一口气!舅爷来此目的就是为了这玩意,杨芷柔来这里同舅爷一样,能让舅爷惦记的东西不多,家里的明器堆得跟座山一样,既然舅爷一定要找这玩意说明肯定是带有目的性的。这趟斗,我走的迷糊,三言两语的给舅爷瞎蒙蒙了,估计老家伙口风严谨的程度张叔都不会知道,前面我是不知道什么玩意,现在明白了,要还做得住,说明我十分适合做一个成功的白眼狼!

    黄龙玉在手电黄下,金泽不断的闪进我的眼睛。“你赢了”!我道。

      杨芷柔嘴角微微上扬:“这个世界没有输赢,现在我眼睛里看到的是精诚合作换来求知欲望的喜悦,你知道?”

    “你有点像一个人”。

    “在这世上我没有任何权利选择不像任何一个人”。她道。

    她的话,把我逼到了死角,我没有语言在反驳她,我们两个都停止下来不说话了。

    “咳咳,当家的,这玩意怎么开,您看看,这黄龙玉棺套可是件纯土货,这一套,要真有那个不长眼的土豪看上,百十来万不成问题,可要它缺了一角我们只能把它弄碎了,散装买,价钱可不够手下的弟兄塞牙的,当家的,你得出个主意”!郝海围着棺椁转着边说道。

    杨芷柔对这些玩意完全不敢兴趣

    “郝海,过来”她笑了笑。

    郝海浑身一抖,明显感觉到了什么,犹豫了几秒钟,最后没办法,杨芷柔是他主子,能奈何?低着头走到杨芷柔面前“当家的,有什么吩咐......”?

    杨芷柔依旧笑着,没等郝海说完,一只手便揪住了好嗨的耳朵,下手力道很大,拧得郝海发着破锣一样的杀猪声!

    “别...别,当家的,耳朵...朵快...断了!”

    “断了?”杨芷柔阴阳怪气的问了一句,“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大件的东西都是杀头货,到了北京这地,到处人吃人,你还嫌我最近麻烦不多,再说就我们三儿,看这棺套的重量,我们估计扛不到一半的脚程都得累死!听好了,这年头的大斗,随便一间小玩意都是神器,随随便便的塞两件出去够你忙活一阵子了,棺套不要棺椁里面的东西,才是硬头!”

    说完一把把郝海推开,拍了拍手掌

    “陆掌柜,开这棺椁少一样东西他开不了那玩意在你身上,我得跟你借来使使”。

    “什么东西?”我问道。

    她眼睛在我身上上下扫了一下,眼睛在我胸口的位置停了下来

    “你身上的那块玉石,它是这里的钥匙,没有这玩意我们开着棺椁,里面的玩意一旦接触到我们身上的阳气必定诈尸”。听她的语气,不像说谎,想了想,我刚想从衣服里面拿出那玩意,我变突然想到什么地方不对劲了,杨芷柔为什么那么清楚这里的机关,为什么她这么清楚的知道这玩意的用途?

    我把玫瑰黄龙玉露出了一半,又放了回去

    “你为什么这么清楚这玩意的用途,该不会,这就是你们想找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