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妖玉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9本章字数:2515字

    杨芷柔表情顿时一变,眨眼的功夫又恢复了原样“不是,那不是我要找的东西,你要是不放心我们两,你完全可以自己动手把棺椁弄开,我来告诉你方法”!

    她的举动告诉我这其中一定有猫腻!这个女人是个很会说谎的女人,十句话,有九句话都听不得,但!恰恰是这样的一个人也可能最不会说谎:“哼……你心里打的如意算盘十分精明!我可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当吃亏,上当多了,人会变精的”!

    说完我把黄龙玉塞了回去,我现在有七成的把握可以断定,我手里的黄龙玉就是舅爷,和杨芷柔所要寻找的妖玉。三番两次杨芷柔都想法设法的给我设圈套,先易容,后装死等等一系列的计策,加上用先前一点点的疑惑叠加,我的迷惑不解,已经转变成为该怎么办了!她们两人,论身手,我完全可以逃脱,可杨芷柔何等精明之人,必定会料到我有这一步,所以必定还会有后手,令人防止不及!

    她慢慢的靠近我,胸口离我只有一个手指的空隙,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被我无意之中吸入鼻孔“好闻吗”?

    我被她这一叫从心猿意马中醒过来

    “看我我说对了,这玩意确实是你们口中要寻找的妖玉,对吧”!

    她干笑了两声

    “被你猜中了,你真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要是我老公多好,心有灵犀的,这辈子我幸福了”!

    “我对女人不感兴趣”我冷冷的说道,顿了顿:“我想,我们的合作没有必要在进行下去了,你们对合作伙伴不老实,我想继续合作下去我没有理由在说服自己”。

    我说这句话的目的其实就想看看杨芷柔什么态度,看她对我手上这玩意看得这么重来看,我等于拿住了一个控制住她的筹码,筹码用来做什么,一是收买人,二是空制人,有了筹码,我就等于给自己留了一个后手,一个能让我全身而退的后手。

    她全身气得微微颤抖,闭上眼睛想了一会,我没给她时间细细思量,转身便要离开!

    “慢着!你也别装了,聪明人不拐弯抹角,你不就是想要知道这玩意来历吗?我告诉你”!

    我心里暗笑,现在杨芷柔算真正被我捏住了,我转过身,淡然的看着他,装作什么都不在意说道:“我很忙,时间就是命,我不想耽搁在你的谎言上面,要真是如此,我宁愿不知道这么一回事!”

    呵呵……她笑了笑

    “实说吧!信不信取决于你!”

    我没说话,淡淡的看着她

    “妖玉的事情我有一半已经透露给你张叔,相信你从他那里多多少少知道了不少,这世界上还知道有这玩意儿的人太少,即使拿在手上只是当做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收藏罢了”。她怪异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当然陆掌柜何等英雄人物”!

    “你废话太多了”!我说到。

    “好……好好……妖玉!据说是滇妃的另外一块心脏,她就是凭借着这一玩意感知天地,成为古滇国当时第一位大祭司!据说她曾经用妖玉扭改天时,让当在兴兵讨伐的外帮无故消失,又传说她用妖玉晚晚登天,跟天帝请示滇国未来,面纱被描述得神乎其神,当然古人特能吹牛,死的活的,都被当时的宗教信仰神话,鬼化,你完全可以把这当成一段故事听,不过你手中的妖玉的确还有点门头,你也看见,这玩意粽子等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似乎对他很忌讳,我爷爷曾说过,要把这玉打碎了,天地都会变色!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从一本易书中看到这么一段记载,说妖玉的确是滇妃的另外一颗心脏,所以通灵,能令人起死回生,你知道我爷爷的故事,想得到这玩意的不止你们陆家一人,也不止我一人,这东西一旦气味在外头一散开,我保证你陆家这一辈子是不能安定了”!

    “你在威胁我”?我问道。

    “呵……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自古宝贝都是能者居之,君子无罪怀璧其罪这道理,我不多说了”。

    她现在把话说白了,意思是即使他现在不抢妖玉,把妖玉放在手里头也成,只要她出去散布一下妖玉在我手上的消息,我陆家这辈子必然不得安定,路只有一条,要么把东西交给她,要么鱼死网破,谁怕谁!

    我思前想后,这玩意的确是快烫手山芋,昆仑石的事情已经把我陆逼得几乎发疯,要这玩意在我手上,指不定会有多少个陈瑞盯着我,既不能把这玩意交给她,又不能让她散布消息唯一的办法只有拖,一拖再拖!

    我怪笑一声,说道:“东西交给你不是不行,不过我更愿意把这玩意做成了筹码,交换黑三的儿子,你我手上的筹码多重,得自己掂量,东西我出去以后会亲自去一趟北京当成礼物送给你,当然你要是太着急了,我说不定会把我摔咯,我对这玩意呐!没有多少兴趣,可对于某一些,大部分人,我可就说不出他们脸上的表情了”。

    “你……”她被我说得没话说,愤愤的摆了一下手!就在这时候,棺椁突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引得我们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上面去。郝海这小子有点孬了,双脚微微的颤抖,盯着棺材,紧张的噎了一口唾沫问道:“当……当……当家的,你说……说……这里面的正主该不会要诈尸了吧……这……动静……闹得太大了……”。他话没说完,棺材里头一种让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咯咯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听得我浑身的汗毛的竖了起来,他娘的,这是粽子诈尸前发出的声音!我们不是第一次下斗,听到我怪声脸上的表情说不出谁比谁更加难看!

    “当家的,我们走吧,这玩意听声音够幽怨的,很难应付!棺材我们就别开了,逃命要紧啊”!

    杨芷柔一听,一巴掌就往郝海的脸上招呼,把郝海打的懵了过去。

    “贼不走空,你下来时候要日日皇妃娘娘的那股气势去哪了,现在棺材都没开,诈不柞尸的说不定,你要想后半辈子天天澡堂子,进国大,就这一票够你玩上一辈子”!

    “可……”郝海说不出话来。杨芷柔把目光投向我说到:“姓陆的,要不要跟我们搭把手”!

    我摇摇头

    “我想不透呐!你说既然东西都在我手上了,你为什么还要开棺,明明知道这里头正主十有八九不好惹,你这是何必”!

    “你真以为这玉对着什么东西都能乱使,告诉你吧!启动这妖玉得有对口的咒语,不然,我明知道你东西在你身上为何要这么冒险”!

    “你是说这妖玉的启动要咒语,所以你怀疑那玩意在棺椁里头”?!

    “这天底下没有一个人会做无意义的事情,盲目的活着只是弱者对强者世界的感叹与麻木,我怎么看你都不像呀!”

    “你也不必冷嘲热讽的刺激我,没用,你看看的伙计,真愿意开棺,生命比钱财更重要,伙计你们老大这么逼你干脆你来我手下办事,杀头的买卖我不做,有命挣没命花呐!”我反了她一棋,说得郝海心里头确实是有些投靠我的想法。我看得出他似乎是有什么为难之处才在杨芷柔手下办事,说真的要我收下一个这么有故事的人,我还真不敢,黑子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同样的事情,我害怕他会发生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