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太岁 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9本章字数:2532字

    呵……呵呵……杨芷柔皮笑肉不笑面目十分的狰狞,我表情面目,十足比棺材里面的粽子还可怕!“郝海呐!你其实也别当真,咱们陆掌柜手下伙计特多,你过去不多不少,多了一个送死的鬼罢了”!

    郝海吓得浑身一个哆嗦,低下头不敢说话,眼神十分怨毒的划过了我的脸。我们几人都不说话了,气氛变得有些僵硬,我哽咽的心情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愤怒被冷静取代,平静了下来。

    要正如杨芷柔所言,玫瑰黄龙玉真要咒语才可以驱动激发,那与我而言又如何,我明明是一个十分普通的人,却担负起普通人不应该有的经历,我已经困乏了,30岁即将来临的我十分困乏了,我并不奢望这辈子能长生不老,我认为时间的规律不能改变,生老病死的规律只是一种转换,我想在完成所有的事情之后,回到二龙山,或者是过一种更普通的生活,那样,我的奢望才会得到满足,平凡的心,或许只需要平凡的活着才是最美好的。

    棺椁里面奇怪的咯咯声愈发的变得强烈,从开始的心寒让我竟然胆怯起来!

    “陆掌柜,我想跟你做个交易”杨芷柔问我,表情很诚恳。

    “噢?说来听听”?

    “很简单,我知道张老头在哪里,你用手上的玫瑰黄龙玉跟我交换很公平。”

    张叔!我心猛的一震!他娘的果然是她弄的,我就纳闷,张叔受那么重的伤,他怎么可能转眼之间消失无踪,所以当时我就推想,要么就是他躲在了什么地方,要么就是他被杨芷柔秘密隐藏了,只有这两点,不会有其他的!眼看我的小辫子被他抓了一个正着,我琢磨了一会,脸色瞬间恢复回来!如果现在我表现的太过强烈,于我没有丝毫的好处,只会让她认为我很在意张叔,这样子,我倒反变得被动了!

    我不紧张的做成紧张看了看她,随后淡淡说道:“他不过是我的一个仆人,老不死的,现在多待一天都是老天爷对他的安慰,你这筹码,啧……不好,真不好,没有办法让我们能愉快的达成交易”!

    杨芷柔对我一脸的不相信,说道:“行了,你别装了,你小子最大的毛病就是重情重义,有这一优点的,那个能搞成大事的?”

    我背过身

    “你已经没有让我说服自己留下来的理由了再见”。说完,我一个纵身从青铜玫瑰上面跳了下来,一声呼呼的风声夹着咯咯的怪声,慢慢的离我远去。

    砰一声落地声,我站到了地上我现在能想象杨芷柔脸上的表情回是多么的愤怒,抓狂。

    “陆继祖”!她低沉的吼了一声我的名字。我回过头,看着她,只见她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低沉阴深深的对我说:“我不信你真可以做得到”!

    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便转身原路返回。其实我跟她都是在打赌,赌谁输谁赢,现在我身上我她想要的东西,她想要的东西又必须要有要启动的东西,牌面我赢了,现在赌的就是一口气,一口睡着开口就谁输的戏!我走了五六步,离她越来越远。

    “陆继祖”!她叫住了我。我没有理会,又向前走了一步。

    “行,我认栽,你想怎么样,说吧,耽搁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心里暗笑,转过身

    “简单,那老头在哪里,我陆家的人,留在这里当游魂野鬼,说不过去,这是第一点,第二,妖玉我现在不能交给你,实说我怕你反水”

    “那你想怎么样”?

    “东西我会亲自去北京交给你,黑三和我世间还有一个承诺,而且在那里我人生地不熟,想不找你这老朋友办点棘手的事情是不可能了”。

      “好!成交”!她爽快的应答道,我愣了一下,没敢相信她能这么爽快的应承下来。

    “真不敢相信……咳……棺椁里面那玩意十有八九起尸了,她现在在里面动静那么大,放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得好好思量,要弄不好出了红毛粽子,呵……我们三个人都不够它塞牙,!”

    “你也会有怕的时候”?她反问我一句“这么跟你说吧,其实这玩意并没有起尸,虽然我一时半会无法解释,但是我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下斗了,常识告诉我,棺椁通气的情况下,粽子不可能起尸”!她这话嘲笑我新手下斗,什么都不懂。

    我冷冷的笑了笑

    “可是我却无时无刻不警示着自己,古墓里面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走一步,看一步,只能自取灭亡”!

    她说不过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棺椁我无论如何都要开,你要是真怕了,黄龙玉给我,它留在你手里不会有正确的用途,它需要一个真正需要它的人,能者居之,这个道理不是随便说说的”。

    一旁的郝海听我们两个的对话坐不住了,估计是听着声音慎得慌!

    “陆掌柜,当家的你们看,这都什么时候了,小心眼等出去在使,现在这情况,在说下去不是个事!你们知道吗?”

    我们两同时看像他!杨芷柔最先开口

    “没上没下,什么时候我说话用得你教,你不是说你是茅山最后一个驱魔师吗?现在吓得鸟刻字了,对得起你的祖师爷?”郝海被这么一说气阉了,无趣的碎碎念不知道说些什么,我琢磨这,杨芷柔的祖宗十八代的被他过了一次嘴瘾了。她说完回过头对我道:“你怎么说?一句话爽快的开不开棺?东西在你手上,没这玩意这棺椁无论如何都开不了,自己看着办吧?”

    棺椁里面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但听这动静,想想能在棺椁里头活上上千年的东西,那个不是成了精的!我记得张叔给我说过他年轻时倒斗的故事,话说他他是年轻去西安盗一个太监斗的时候一开棺,发现太监裤裆被割掉那玩意那地儿,居然长出了一个又黑又长又粗的东西,整一个有半棵甘蔗大小。张叔一行四人都蒙了,心说这太监是不是生前尽想这些龌蹉事儿了,怎么死后能闹出这么一大截?算是死得瞑目了!众人唏嘘了一阵,拿起棺材里头的明器便要转身就走,不想他们其中一个叫檐头的家伙竟然拍了一下脑袋咻呼的怪叫一声

    “乖乖!怪不得俺看着就像在哪见过,感情这玩意是太岁呀!”

    太岁,剩下的几人同张叔在内心里头都猛地一震,娘的,都说太岁价值连成,为何从古至今太岁这玩意都被古人传送的神乎其神“太岁者,肉灵芝,食指肉,得长生”这句话出自皇帝外经,大概意思的说太岁这玩意是肉灵芝,值钱,吃从它身上割下食指太小的肉吃,就能长生不老,我国出现太岁的新闻不少,但是其中不缺乏媒体的炒作,真正懂得这玩意的不是现在戏弄西方科学技术的专家可以判别,你说用一大堆的现在科学器械研究,这算什么事嘛!

    张叔几人知道是太岁,都连声唏嘘,其中一个提议不如趁现在一人吃上一点,过过嘴瘾也不错,说着便掏出刀子从那太监的尸体上剜下太岁分成了四分檐头文人很仗义,把太岁分成了四分人人都分了过去张叔自然也有等几人那好他说道:“哎.....几位出道都比俺早,明争暗斗俺不喜欢啊,要那位说谁多说少的我就不认他兄弟了,俺檐头...哎你们自己看呐,俺手上是最少的,要为这伤了和气,我就罪过喊阿弥陀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