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人面血蝶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9本章字数:2529字

    “那……那……里面是什么东西”?郝海显然看见了那玩意。我摇了摇脑袋,就刚才一晃眼的功夫,我顿时看见一张带着鲜血的脸那仇视我绿油油的眼睛,让我头皮都炸了起来。

    “好像是……是粽子……不那玩意好像真是血尸”!杨芷柔眼睛没瞎,高度集中注意力之下自然会看到!

    我们三人的心顿时融进了空气,诡异的咯咯声停止之后,四周变得安静下来,彼此之间的心跳声,竟然能像热恋中的小情侣一半相互之间,用耳聆听!

    我愣了一会,反应回来,用眼神询问她还要不要继续!她眼睛没挂在我这里,呆呆的,显然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郝海这小子那股气势没有了噗呲一声跪在了地上,一边磕头,跪拜,一边说着一些祈求之类的话!

    “杨芷柔”!我小声的叫了一声。她全身猛的一抖,转过头,问我什么事,我瞬间头大不已,说道:“棺椁里面东西我们几人都看见了,要不要继续你得说句话,别做指挥的先下跪了”!

    她被我一说,面子挂不住,对我翻了一下白眼

    “谁……谁怕了……姑奶奶我活到现在,怕字都没在我字典里边存在过……”!她边说着意识到什么,说话声慢慢减小了下来,“棺椁一定要开下去,要是你怕死,剩下的事情我来”。我看见她目光十分狡猾的不是放在棺椁之上,立即想到什么,身子一闪,取回镶在棺材上面的黄龙玉!喘了一口粗气

    “请便”!说着我向后退了五六步,给她腾出空间!

    我这一举动把她气得不轻,她想火山爆发,郝海指着棺椁的手指弄的不敢吱声,只能硬生生的把话咽了回去。她瞪着我,我笑笑,对她道:“我能做的只有这些,我身上的包袱太沉了,怕死,接下来的事情,你们搞定了!我可不想为了一个陌生人送死!太不值了”!

    她眼睛还在瞪着我,也许是对我无可奈何了,摆摆手说道:“你可别后悔,或许在棺椁被我打开的那一瞬间,你可能比我们还要激动……哎呀……不知道陆广水有没有给你说过这道理,叫贼不走空,干我们这行,就是很阎王打交道,抢饭碗,粽子我碰多了,被我弄挂了的,说真的,手指头,到脚趾头都数不完”!她说着,吸了一口气“郝海,开棺,是粽子不是,看过才知道”!

    郝海看样子吓得不轻,看着棺材连连咽了几大口的唾沫!脚打着颤,惺惺的看了杨芷柔一眼,被她瞪了一下不敢再看,转过头,似乎下定了决心,脸上两边的腮帮是不是的就鼓了起来,说话间,已经抬起了脚慢慢朝棺椁靠近。我的目光一步都没有从他身上离开,他伸手拿住了棺椁的黄龙玉玉件套,因为棺套的机关已经被启动,所以不是很难开启。郝海有些本事,只见他双手拿住玉件套,爆喝一声起!重达两三百公斤的玉件套真的被他缓缓的推了开来!。

    “隆隆隆,”一连串摩擦的声音响彻整个的空间!我有些可惜这古董,一想到价值连城的古董,被这么一磨,估计价值没有那么重了。

    半支烟的功夫不到,整个的玉件套就被推了下来,随着一点点的挪开,棺椁的内棺,慢慢的呈现在我们几人的眼前!

    又是一阵琉璃金光在我们眼前闪烁,好在我们已经适应了金光刺眼,倒也没有上次那般眼泪都要挤出来的不自在!

    “什么东西”!杨芷柔最先反应问郝海道。

    “嘶……掌柜的,这内棺好像是用金丝串成的!哎!你过来看看棺材里面好像有只蝴蝶”!郝海怪叫一声。杨芷柔一听连忙向前,凑近一看,身体顿时也是一征!

    “嘶……奇怪……这蝴蝶怎么看着那么像一张人脸”?!

    “刚才我们看到的东西似乎是这玩意”郝海又补充了一句。话刚说完,他不知道那里来的胆子手没等我叫住伸进了内棺,这一秒,我感觉时间停止不动了,所有的想开口阻止的话都没办法说出!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看见杨芷柔的嘴角上扬了一下,很突然,让我感觉这动作似乎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只见郝海在里面上下的摸了一阵子,突然手向上一抽!一根金黄的细丝闪着光慢慢被他抽了上来,随着金丝慢慢被抽出,内棺棺椁的金丝慢慢的减小,我看到一只人脸大小的蝴蝶居然附着在一具干尸的人脸之上!

    这蝴蝶十分的诡异,浑身血红,身上的彩红色,伴随的灯光琉璃闪动,宛如一完摇动着的新鲜人血,表面的花纹诡异的形成一张人脸,两颗血色的眼珠活生生的在闪动!我一下明白过来,原来刚才,我们看到的是这玩意!

    金丝被郝海一点点的抽出,很快,里面一具穿着盔甲的黑色干尸呈现在我们眼前,郝海把抽出的金丝卷成一团,放进自己的装备包,起身对杨芷柔说:“这是人面血蝶,当家你看,它现在进入了休眠的状态,身体都已经僵硬,我们动作轻点不要把它弄醒,这玩意可是比血尸还要难对付的角色!”

    杨芷柔点头问道:“它身上残留的金丝怎么回事?”说完伸手紧要过去拉!

    “哎,不要,那玩意懂不得,这是触发的身体外面蛹的机关”!杨芷柔一听,立刻把手收了回去,郝海叹了一口气:“这叫做金丝触蛹,是一种失传已久的鲁班术,要碰上草率的盗墓贼,只要冒冒失失的拉动金丝,肯定会触发弄醒这血蝶,亏得是碰上了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杨芷柔倒抽一口凉气

    “得想办法把这人面血蝶弄出来,这不是正主,真正的主人应该在棺材底层,你看这他身上配的腰牌,是个景字,我估计他应该是慧王的爷爷景王,滇妃是冥婚,所以我断定她应该是在下面,郝海,你精通机关术,得想个法子,照你这么说,这棺材很麻烦!动不得,又开不得,左右为难呐”!

    郝海皱的眉头想了一会,貌似想到了什么主意,伸手疾风闪电一般的速度往棺材里头一夹,使了劲似乎要弄出里头的什么东西,全身的力气都使了出来,额头暴露的青筋说明了一切!折腾了一会,他手收了回来,喘着粗气对杨芷柔道:“不行,掌柜,这玩意好像跟里面的干尸盔甲是镶在一起的要想把它弄出来除非诶,把整个尸体都丢出来,不然没其他办法!”说着他伸手往里又一指,你看这具尸体下面还有很多的细线,一直连接在下面,我不敢确定把这玩意拉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左右都不是,你不是精通机关术吗?这玩意都搞不定,真是摆动这么多东西了”!杨芷柔似乎有点急了,说话声音大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那种令人瑟缩的咯咯声又响了起来“咯.....咯....咯....咯...."

    “不好,刚才的怪叫声好像是血蝶发出来的,当家,这血蝶好像要醒过来了”!

    话音一落,郝海就要往我这边跑,被杨芷柔一把抓住了裤腰带:“你想往哪走,一不做,二不休,你就把血蝶吃下去吧”!说罢没等郝海反映,一个刀手在郝海脖子后面一劈,一秒不到郝海便晕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你要做什么,杀了他?”我问道。

    “不对,我实在没有任何办法了,他必须死,不然,死的人会再加上我们两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