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引路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9本章字数:2528字

    他娘的!我狠狠的骂了一声,要知道是这样,他娘的还发什么菩萨心肠!唉……杨芷柔这女人,真他娘够狠!

    咯咯……那声音变得越来越大,我头皮一阵发麻,尽管没有真正见识过血蝶是如何的可怕,道听途说血蝴蝶有多可怕已经主宰了我整个思想!

    我用力挣扎,不过这滇妃真是不死不休,我越动,他就把我抱得越紧,杨芷柔造的孽,真他娘的找我还,这是当爹的节奏吗?

    唉……我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冷静下来想对策,滇妃看样子是起尸错不了,不过听过看过粽子不少了,像这样抱住我不动的粽子头一回接触!我冷汗直流,情况都弄不清楚,怎么解决?!我看了看与我脸对脸的滇妃,近距离的接触让我不断的把她身上的尸臭吸进肺里,吸过的尸气多了,多多少少都有了一点儿抵抗力!不行,不能这样干耗着,不然我真得挂在这!我深吸一口气,这回我是憋住了劲,又试了一下,还是没办法挣来这不死不休的玩意,就在这是,一阵带着血气的风直冲我的后脑勺,我顿时升起了不详的预感,眼睛想后一撇,一只巴掌大小的翅膀,赫然站在了我的肩膀之上!它就这么看着我,我也这么看着它,大眼睛,小黑眼球相互对视!咯咯的声音在我耳朵里面旋转,竟然让我听得有点迷糊起来!我反抽一口凉气,不知道是身体震动还是什么,它从我肩膀飞了起来,停留在我鼻子上面,我用力用鼻子吹了一口气,把它吹走,不想,这玩意脚居然会有倒刺,就这么一吹没把他吹走就让我破了一层皮!

    它占了便宜,不停的挥动着翅膀,似乎像我炫耀,像我示威,又过了一阵子,也许是它有点无聊了,从我鼻子上面飞了起来,飞到空中凌空静止了一会,随后慢慢转向滇妃的方向。我弄不清楚它到底要干什么,杨芷柔,郝海说血蝶可怕,在什么他却没有转进我的身体,把我血抽干?我一阵迷糊,眼睛一晃就看见血蝶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停在了滇妃的耳朵之上,我注视着它的举动,它不停的挥动的两双鲜血一般的翅膀,每煽动一下,我就感觉,抱着我的滇妃手不可思议的松开一点!这血蝶莫不是要救我出去?我觉得不可能,黑三现在干尸一样,被血蝶抽光了全身的精血,尸体在躺在我旁边,要说它善良,估计看见过的人没人会相信,不过……滇妃她不可能会自己松手,这也说不通呀!唉……不管这么多,先看清楚情况再下判断,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豁出去,命就是了!

    想到这,我倒没那么紧张了,也许是看破了死亡的平静,又也许是其他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我静下心来,看血蝶像如何,不想让我诧异的一幕真的发生了,原本滇妃的手已经很松,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她居然双手一松,连同血蝶直挺挺的跌倒在了地上!我一看,立即就要开跑,不想,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蝴蝶不知什么时候,从那里钻出来,居然又飞到了我的眼前,我不敢乱动,郝海的下场就在我眼前,可谓历历在目!要真把它惹毛了,我下场估计比他还惨无人寰,就重避轻,我想绕过它逃跑,但是,这玩意十分聪明,知道我要逃跑,我钻到哪里它就挡在哪里,我没辙了,只好以静制动,干脆就像根木头一样站着不动,跟它僵持起来。

    它又在空中飞行了一会,也许是飞累了,慢慢绕到我身后,停在了滇妃的尸体之上,看着我,挥动的翅膀停止下来!

    我看出了什么,难不成它是让我把滇妃的尸体重新放回棺材里头?其实这也无可厚非,考古与盗墓贼根本的分别就在这里,往往盗墓贼洗劫过的斗,主棺墓主人没有一个不是被翻出来的,最著名的就是西安盗墓案,这里我不瞎扯了,几乎网上一查就能够查到清晰的资料图片!

    想到这,慢慢走到滇妃的尸体旁边,看了看,忌讳它身上的血蝶,不过,它对我好像没什么杀意,静止不动。我试探的扶起滇妃,血蝶依旧没什么动静,只是看着我,黑色小小的眼球,实在也没法让我读懂他的眼神!看它如此,我胆子也大起来,一把扶起滇妃的尸体,走向棺材把它重新放回棺椁里头,我扶起的时候,手正好碰到了杨芷柔割下皮的位置,粘糊糊的黑色尸水流了我一手,沾了我整身衣服。我忍住剧烈的恶心,把滇妃的尸体放回棺材里头,刚想拿起地上的玉件套,重新把棺材弄好,眼睛一撇看见地上的盔甲尸!唉……哥们我敬重你是个英雄,干脆好人做到底,我也把你放回去的,成双成对不容易,倒是我出去了,别阴魂不散的缠我不放就可以了!

    想完,我也把盔甲尸扶起来放回棺材里头,盔甲尸青铜板我实在没那气力把它弄回去,将就着,只能让他同滇妃挤在一起,这回,他们两个是真正的在一起了!把他们放好之后,我放回玉件套,忙活了好一阵子,总算是把棺椁弄得差不多了!我送了一口气,没送完,突然想到血蝶,眼睛就不由想后慢慢撇向自己的肩膀的位置!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几乎没发疯,血蝶!不知什么时候赫然静立在我的肩膀之上!

    我眼皮猛跳了一阵子,想一巴掌把它拍死,不过犹豫不决最终还是把我打败。有时候,明知道犹豫是一种病但是又没办法医治,这是最痛苦的挣扎!我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既来之则安之,要是它要杀我,不必等到现在!

    这么一想,我倒也不安心不少,就当没看见,现在要找到杨芷柔,那娘们死了倒好,不死这笔帐的跟她好好的算算!想到这我纵身一跃,跳了下去,原路返回,因为有了黄龙玉的庇护,我回去的过程倒也没有多大的麻烦。绕出玫瑰田园,我送了一口气,肩膀上面的血蝶似乎是睡着了,一动不动跟标本一样,我看了看眼前的情形,分析了一下当下的状况,水和食物我都没有舅爷生死未卜,张叔下落不明,杨芷柔不知所踪,可以说正麻烦至极!真是没有比这更加麻烦的事情了!我皱了皱眉头,看杨芷柔有没有留下什么逃跑的痕迹,要是她反打一条盗洞出去,我按着原路返回肯定还得吃不少亏!

    我瞻望许久,没有发现什么,倒是我肩膀上面的血蝶,从我肩膀上飞了起来在我眼前黄了两圈,然后慢慢的往前飞。它不会是想给我引路吧?我问了一下自己,不置可否,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要是这血蝶真能给我找到杨芷柔,我连而弥陀佛的省了。想着,我鬼使神差的跟上它,它选的路基本上跟我进来时候的路线一样,一直这样,我们一人一碟来到了当初进来我那水池底部,当初进来的时候为了找到正确的一条可是话费了我不学好的心思,真没想到,血蝶居然一下了就能把我带出来,这真是让我吃惊不小!我边走边想,这会可以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典型了,血蝶带路,要被其他人知道,打死是都不会相信的!

    有走了一会,血蝶又飞上了水池,我身体一跳,也跟了上去,一眼,我就看见墙壁上一个临时打通的地下盗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