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辨星演三才之相,朔龙诀追踪盗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4本章字数:3406字

    三寸巧玲珑,竟然在一个月的时间由晶莹剔透变作墨玉,这事情听起来就很怪诞,何况又加了个烂头僧。

    我皱着眉头听季江跟我说起此事,心中虽然有点莫名,但是还是感觉到微微震惊,而且按照我心中的推演,也许要想真正的寻找到这季江三儿子,便和这黑如意拖不了干系,而且有莫大的干连。

    天煞孤星!

    尤其当我听季江说起这个字眼的时候,更是莫来由的有点道不明的情绪。

    不过季江对自家的基业却也伤心,当即我看了满脸脸尽是忧戚之色的季江问道:“最近你们那银行可有什么可疑的人或者事情?”

    “倒是有个男人。”季江神色郑重。

    我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此人的一些相关情况你们有没有所了解?哪怕只是有关他的任何蛛丝马迹。”

    一家银行的库存现金对于季江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大部分都是存入了人民银行,而其中的也就是些流动资金,而当我问起此处之时,季江却是说道:“我却是听雪江说起过,一直在我们银行有个男子,这位男子长相非常丑陋,但具体又是何等一个丑陋法,谁也说不清楚,再说,光凭一个丑陋,又如何算得上线索?不过说来却也奇怪,即便是银行的监视器,竟然也没有发现那男子,我事后听雪江说起,也很怀疑,但是翻来覆去观看那监控录像,却是看不出这么个人来!”

    我却心下一凛,看来这人如果真的存在,那么就很不简单,当即说道:“丑陋,正好是一个线索!那么,季先生,也许这黑如意就是此人所得,不过你可知道之后此人去向了何方?”

    “这个嘛,我派去的人,查了又查,都不知道此人之后去向何方,只是打探到此人穿着朴素,浑不似有钱人,听谭先生这样一说,我想也许真是此人,因为这番朴素,而形容丑陋,无人接近,却也让他有了得手之机呀。”季江仿似与此人有着深仇大恨,言辞间竟然有些咬牙切齿。

    也是,这件黑如意乃是关系着他失散多年的儿子,有这幅表情,我也理解。

    “那他就是没有方向去!”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没有方向去?此话怎解?”季雪江紧紧盯着我。

    “一找你们所说态度,我可见他内心乃是处于极度的徘徊和犹豫中,到底要不要偷走这黑如意、偷走之后有何用场,他定然内心矛盾斗争激烈。他并非是看准了这块黑如意。长相极度丑陋的人,却能敢在那场合面对多人出现,而且,又不像有钱人,却能在你家银行游走,此人,定然便是布置为何而偷了,偷了到底有没有意义,所以我断定,他盗走这黑如意之后,却陷入茫然:四海无涯,我到底该去向哪里?”我望着满天星群,“不知去向何方,便是没有方向,也是一个线索!季先生,待我为你分解!”

    寻找那些消失并不久远、尚未构成天地玄机、且有机可辨的人或事物,便须用到溯龙诀,乃是遵循三才天地人来确定先天八卦的世爻及应爻所在用神之术,从而最终找到星象指应或者地面线索。天有星群,便能推设一个先天八卦的星象排布,只要根据三才的卦象找准八卦方位,而每一个方位都有世爻勃动,八卦八个世爻,八个世爻四条对角线的交叉点便是应爻,这便是用神玄机所在。

    这位偷走黑如意的人,男子,长相丑陋,没有方向所去,正好便能便符合天地人三才之象这位偷走黑如意的人,男子,天象为震卦;行走无方向,即不利涉大川,地象为坎卦;长相破势,人相为兑卦,我抬头一望星群,以北斗七星虚设一个先天八卦。而天地人三卦,在先天八卦里本身又各自有所属卦宫,天卦即是乾卦,地卦则是坤卦,人卦则是巽卦,互见重卦,则世爻在乾震、坤坎、巽兑之上已成明势,先天八卦六卦已出,剩余两卦便是艮离世爻,经过斗数推纳良久,我找到了艮卦和离卦方位,在八卦四条对角线交汇处,正好有一处星辰闪烁,这颗星星,便是先天八卦星属之用神应爻。

    勘识出用神应爻,也便是那位偷走黑如意的男子之指应,在虚设的先天八卦星属中,这颗指应之星,将为我不断阐述诠释该人的方位和轨迹。这和人体命数司命星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司命星是人与生俱来的命数星象,要堪识人的司命星属,必须要以人的生辰八字进行推算,如此才能找到相对应的司命星,然后一窥人体发展轨迹和运命玄奥。而我现在,乃是在溯龙,即寻找消失已久的人或者事物,仅是借助先天八卦虚设北斗七星星属,从而观凭未知的人或者事物。

    却也只在瞬间,我便觉得这颗应爻指应之星有些奇怪,忽明忽暗,时隐时现!

    我心下一凛,赶紧再行以紫微斗数推纳,霎时,我便有些震颤,这颗应爻用神之星,不但位居先天八卦世爻对角线之交汇,更是占得北斗七星第四颗文曲与第七颗破军连心的中垂线之上!按我所参修的浩如烟海的玄学典籍中所记载的星象,无论何时何地,但凡碰到了这种位居如此奇甲的星辰。

    天煞孤星!

    我有些愕然,季江所说当年那烂头僧告诉其三子乃是天煞孤星,所以送了巧玲珑,而近日却是被天煞孤星盗走了玉如意?

    而让我更加愕然的是,我却是没想到,我竟然会碰到星相如此诡异的人!

    天煞孤星,俗世常人中,百十千万人中,才会出一个!甚至亿万人群中,才有一个天煞孤星。是故,玄门中善观天星风水的占星师、易数高人往往以勘识出一个天煞孤星为重大机缘。道家三清门派、茅山等门派考量门人徒弟的修为,有一项考量法式便是观星以找到一个天煞孤星及其对应的世间之人。

    命犯天煞孤星之人,八字四柱五行缺失严重,世间一般所谓的命苦之人,便是五行缺一,但天煞孤星者,五行缺二甚至缺三!天煞孤星之人,一生命途多桀,坎坷波折。且这种命数克煞,极易影响身边周围的人,天煞孤星者,一般无家无室。无亲无戚,无朋无友,行走世间,孤身孑影。但是。天煞孤星者,往往有成圣贤之资,领一方风骚之材。所谓物极必反。身犯天煞孤星者,即便其命运何其悲惨,却也极易导致此人在某些领域和方面具有超卓绝世的领悟和学习能力。

    堪识到这里,我心下已经有些底了:季江呀季江,上天注定了你又孤星耀离之劫,看来这却是老天早已安排好的!若想见到你儿子,那么必然是你见面之日,便是死别之时,而现在,盗走这黑如意的人,却是一个天煞孤星,而这黑如意也许就是你失踪儿子唯一的线索,而此刻也许或者已经此物转换他人之手了。

    他若只是一个仅仅有天煞孤星命数而毫无其他能力的人也则罢了,但如果此人乃是在某一领域有着登峰造极能力之辈,季江呀季江,你又如何能从他手里拿回救命的墨玉?

    季江焦急地等待着我的勘算和化解,此刻却见我眉头不展,定然知道我遇到一些不虞,急忙问道:“怎么样,谭先生,是不是要找到黑如意仅凭这些线索有些困难啊?”

    我摇摇头道:“季先生,我可以为你找到这个盗走黑如意之人。”

    “真的?!”季江若一孩子般,有些手舞足蹈,自从我给他带来其第三子尚活在世上的消息后,这么久难得见到他如此兴奋,“就是说,我可以去找他了!请求他把黑如意还给我,如果他要钱或要其他什么,无论他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他,只要他把黑如意交给我!”其时,闻听此消息的季夫人,自也惊喜莫名。

    “且慢,我的话还未说完。”我望着满脸喜悦的二人,“这个盗走黑如意之人,我有些摸不清,而且此人也是身犯天煞孤星,而且,如果他还拥有保藏着这块黑如意,他一定极不愿意把黑如意交给你;二则呢,如果此人早将此黑如意掉了、或者转移给其他人了,我便无能为力。因为朔龙之法,首功不成,余功尽弃。我便不能再通过朔龙之法再行为你辨解玄机了。所以,到底能不能找回这块黑如意,也只能看你的命数造化了,谭尹我能做的,已经做到极致。还请季先生要做好万全准备。”

    “嗯……”季江一阵沉吟,他干瘪形枯之颜,在夜里看起来竟有五分恐怖,“无论如何先找到这人再说!毕竟,是他盗走了我那孩儿唯一的物件,只要能找到他,我就有希望,谭先生,是吗?”季江说完紧紧盯着我。

    我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真的是命,季江我也只能认命。”季江移开目光,望着夜空,长叹一声。

    “那好,趁现在还有星星,我立即偱星象找此人。”我望着那颗忽明忽暗的天煞孤星,“一个好消息,以其星象所属方位,且与天心所呈角度来看,乃是北宫地心,直指地寰,我可以百分百确定:此人就在北京!”

    “就在北京?这人偷走了黑如意,竟然没走,还在北京?”季江形神茫然之际,却也有些兴奋。

    “既然在北京,就省事多了。这样,时间也不早了,季先生你们先回去休息。”我望着眼前这位一方霸主,也是豪门大亨,此刻却是一极其衰弱普通的老朽之人,“现在天上还有星辰,我且先推断一下具体位置,季先生你为我安排一部车,我今晚就能找到此人之所在。”

    “如此,真是太有劳谭先生你了。我曾向你许诺过,如果最终能完美实现我的一切安排,我定当还会重重酬谢谭先生!”季江一点头,当即吩咐季夫人打了一通电话,不多时,一部奔驰车就从庄园一角开了过来,我向季江夫妇二人一道别,便上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