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太乙斗数神推演,佳人相邀知玄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4本章字数:3302字

    此时,我已经堪破此种玄机,此天煞孤星的位置正是北京,而具体方位,便要按照繁琐深奥的太乙斗数来推演。

    我让司机大致按着我的预估方向开着,奔驰车顶的全景式天窗,正好为我洞观天象提供了完美视野。我不断让司机变换着路线,最终,在开了一个来小时后,我让司机停了下来,我走下车,一看周围环境,一片极其幽静雅致的别墅庄园,再一看路牌,此地位于北京西郊,由来便是高档别墅小区的集中地,名流富贾,高官政要的私人府邸。

    这天煞孤星之人就住在这别墅小区里。

    能住得起如此别墅庄园,这天煞孤星,又岂是俗人?

    这别墅庄园里好几十套独栋别墅,估计还有百八十幢联排别墅,已经认定天煞孤星正在这别墅庄园之里,而具体是哪一幢,我则可以以易数起卦具体判断,因为天星指明了方向,可起为上卦,而别墅房屋,人赖之以居住,可推为下卦,加上此时已经子时,约晚上子夜十二点,这些卦因综合便有了易数起卦爻象。稍一推算,得出的卦象乃是丰卦第四爻,卦辞曰:六五生福,年有余庆也。

    六五之数,可是十一数,也可是一数,但十一数不在玄黄九数之列,便不是吉数;一数为大,乾为一,乃是吉数,所以,这卦辞的分解便是:这位天煞孤星之人,居住在第一号别墅里!找准此人,便能有庆。

    而放眼望去,那幢一号别墅,就在庄园大门口附近,我正在担心为如何进得去如此安保周全的别墅小区而犯愁呢,非业主、又没有预约某幢别墅主人,是肯定进不去的,但现在,我要找的别墅就在大门口!我只要就在这别墅庄园大门口守着,总能见到这幢别墅的居住人。

    已经晚上十二点了,我想着反正已经找到了具体的位置,都这么晚了,别墅主人也不太可能外出,再说即便有路灯照耀,夜里看人也不一定看的清楚,待明后白天再来守株待兔罢,却在我刚要吩咐司机开车时,就见那一号别墅大门开了!

    从其里走出来一个女子,曼妙身影一映入我的眼帘, 就让我蓦地一颤:这背影好生熟悉!我们车子离大门内那幢一号别墅也就百来米远的样子。

    待到女子完全转过身来,我瞬时石化:即便在夜里,我都能清晰认出这位女子的绝美容颜。

    隆梦!

    这半夜十二点,一个女子,竟然出现在一处清幽宁静的别墅前,更何况还是这般令人血脉噴胀的女子!但即便这幢别墅就是她家,但又何故和我通过朔龙诀所勘识出的天煞孤星之人所在的位置相重合?

    莫非,盗走那黑如意之人和这隆生集团的副总裁隆梦有着某种交际不成?

    望着隆梦钻进了汽车,那汽车碾尘而去,我一阵形神茫然,这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了,世间因缘,竟有这般巧合!

    又等了好一会,我见这幢一号别墅灯火具灭,再无动静,我轻叹一声,上车让司机打道回季家宅院,记住了这处别墅名为梦华庭的别墅区,既然已经洞晓了方位所在,明天再说也不迟。

    次日一早,我便向季江说明了情况。

    季江现在的心愿便是将黑如意找到,而在得知了盗走黑如意之人的消息之后,便也安了心,我说下午我便去那梦华庭好好看看,等待那位长相丑陋之人的出现。

      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我便搭乘昨晚的车子,前往了梦华庭。

    一点左右的时候车子便在梦华庭大门口停下来。我便坐在车子里,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幢一号别墅,哪知等了一个下午,都未尝见到任何人进出。一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便也不浪费时间。这别墅主人,乃有天煞孤星之资,定然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与其在这里傻等苦等,何不直奔主题。

    既然隆梦和这位怪人有点焦急,那么我何不直接和隆梦大哥电话。

    我掏出电话,不由记起当日第一次见面时候的遭遇,然后是第二次,我当时也很奇怪,即便隆梦集团再有钱,一般道中人也不会去做那种事情,那人却是为了隆梦即便遇到了我,也一如往故,即便反噬吐血。

    此刻想来,这隆梦身后恐怕另有高人,而且也许这隆梦身后的高人不止一个,但是我却是想不通,这隆梦有何本事,竟然让这些道中人卖命做事。

    命犯天煞孤星者,有物极必反之资,携开山立派之才,在某些方面有着超卓于常人的资质和能力。

    就在我准备打电话的时候,恰好在这幢一号别墅门口,看到了隆梦出入,莫非,一切竟有着这些因果?

    我没有多想,拨通了隆梦的电话,只听隆梦婵在电话另一端传来银铃般的声音:“谭先生,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

    而这一通话却是让我一愣,难道这隆梦早已料定我回来一般。说实话,此刻我也不知道如何和其言谈,而就在此时,隆梦却是长叹一口气说道:“谭先生,我想你来见我,便是为了天煞孤星是吧!”

    我当即一愣,看来果然被我才准,看来这天煞孤星必然和隆梦有所交集,而且已经算定我能寻到此处。而且此刻让我纠结的是,自从上次交谈之后,我知道这隆梦对季家可是耿耿于怀,而且似乎极力讨厌帮季家做事的人,而且当日我信誓旦旦说不会加入季家,此刻我虽然为了这一单生意,交际与季家,恐怕对方也不会对我有好的态度,一听电话声音变回知道。

    而且这黑如意掌握着季家前途,想到此处,我也不由打了个冷颤。

    下午近六点的时候,我来到了作为隆生集团金融贸易中心的隆生大厦,这幢将近四十层高的大楼,便是隆生集团的总部,隆生集团主营地产、金融、建筑、百货、物流等,也是一超级财团。作为隆生集团的龙头企业,其父将隆生地产托付于爱女隆梦,这位年仅二十二岁的英国哈佛大学MBA,二十岁回国,便挑起了隆生地产的重任,两年年来,隆生地产在隆梦的领航下,在全国地产业内风生水起,屡屡开发地王之标,世界瞩目。

    隆生集团第三十九层乃是创始人、董事长隆云生的办公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隆梦办公室便在第三十八楼。我在经过楼下保安严格的安全检测、且受到总裁办公室特许招呼之后,我才被带进了一部电梯。

    电梯在第三十八楼停下,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隆梦的办公室,隆梦晚上本来有应酬的,但这关头,我横插了进来,她走不掉了。

    其时,在整个路上,我一直都形神不定,我才刚刚通过朔龙诀找准了那位盗走了黑如意的天煞孤星,但何故,竟然有人得知我找到了天煞孤星!

    我压根未向任何人吐露过一字半词关于天煞孤星的事,既然隆梦已然知晓,那么,只能说明:我通过虚设北斗七星先天八卦寻找应爻指应之星,而那处指应之星——天煞孤星便有了星象勃动,这位命犯天煞孤星之人。定然发现了自己的星象有异,便也掐算出,有人通过星象找到了他!

    但是,玄门中人,岂能洞观勘识自己的星象?我纳闷不已,的确,各人所属的司命星相,其人自己都是毫无得见的,按照玄门铁律,不得以己心扰天星,唯有找到勘破自己的龙脉。才能观凭自己的司命星属。这天煞孤星,不属于司命之星,却也是人生命数轨迹的征兆之相,玄门中人,难道真有能勘破自己命数星相之辈?有这等修为的,毫无疑问,不说千年,便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高人了罢!

    却在一走进第三十八层大楼,一股幽香便沁入了心脾。环眼一看,这整层楼哪里还是办公室,简直便是一空中楼阁,空中花园嘛!

    隆梦将整个第三十八层布置成了一个楼顶花园。假山亭台,飞檐陡壁,飞阁流丹,那些叫不出名字的植物比比皆是。鹦鹉在啾啾,青鸟在盘旋,鲤鱼池中游。蜥蜴滩上爬,这一层哪里还是商业建筑、办公写字楼?活脱脱一个生态乐园啊!

    而绿荫掩盖、百鸟争鸣的一排玻璃房间,造型各异,依稀有着办公室的影子,仔细看来,却又似玻璃迷宫,造型和编排真个是如梦如幻,美轮美奂。

    和隆梦约好六点在她办公室见面,只为谈及那天煞孤星,当然,我还要通过这天煞孤星找到遗失的黑如意,也便是化作黑色的那块巧玲珑。

    不过这也让我失去了点什么,这是因为对方推掉了一个应酬,而让我多了一个应酬,陪她......

    好大一串的事情!

     我正在四处惊叹之际,却听一声“谭先生”传来,抬头一看,隆梦便从月牙形的玻璃办公大楼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好几个下属,还有两三个身着黑超西服的保镖。看来,女神总裁无论任何时候,都是手段不凡的保镖不离身,她这是刻意装砌排场呢,还是日有不安和危机感?

    黑色长裙,披着一袭蚕丝镂空针织衫,极是优雅清丽,每一次见到她,我都能发现她别样的美,隆梦的美,真的是百看不厌,时刻不同,一笑一颦里,举手投足之间便是不同的气度与风华;一朝一夕间,光影流动中,更有不同的韵味和神采;而一裙一裳下,色泽款式各异,便是不同的光鲜与靓丽。任凭谁,能对这等气质的女子毫无动衷?我虽然应该不为所动,但我却做不到。

    “到这来见我,怎么也不带点东西?”隆梦望着我,樱齿微翘,饶有兴趣的样子。

    我不由愕然,作为隆生集团总裁的你会缺东西?鬼才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