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顶尖龙凤奢华局,奇门高人无心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4本章字数:3198字

    隆梦见我发冷,不由一摊手,哈哈一笑道:“没想到谭先生也这般不懂风情,请进吧!”

    我心头狂汗,带不带东西难道能和风情这种玩意扯上什么关系不成?

    不过也罢,我为人行事,怎么能拿别人眼光来行,当下也不多言。

    隆梦的办公室也可谓是奢华,而且无论是办公桌、书画、电器、装饰物的摆设,都颇有心机,尤其是,在正对隆梦办公桌背心的靠窗直线上,放有一块硕大精美的雨花石,而办公室四周角落,又有赑屃、狴犴、螭吻、椒图石兽坐镇,四方瑞兽咬定天心戾石,再一看这玻璃水晶办公室,窗外尽是如尖刀一般的穿耸如云的建筑,我顿时便明白过来:这是有人为隆梦的办公室布置的辟邪祛戾之法。

    这等建筑对冲克煞的都市高层大楼中,生气光阳往往有戾气之兆,那些多易发生跳楼、死亡事故的建筑,大多便是戾气冲煞之因,隆梦的办公室坐北朝南,窗外北方几幢尖削的大楼如几把刺刀一般正对这间办公室,再加之玻璃房屋易致反光,更易招致八方戾气纷卷而来。便有高人在这房间理气对冲线上摆放一巨大的雨花石,雨花石乃是坐镇中央,吸戾挡煞的上佳之石,但雨花石在玄门中有遇话死之兆,便是说,房间里如果有大量的雨花石,且人多声嘈,那么居住的主人往往会有晦煞之虞,应及早把雨花石清理出去。但既然在隆梦办公室里是为了驱邪避戾,高人便在四方铺设瑞兽,咬定中央石山不放松,尽数吸收那外界的戾气孽数,以让办公室和气满屋,瑞祥满堂。

    我在舒适的沙发上坐下来,放松身子,伸个懒腰,对着隆梦叹道:“出门有保镖在身,进屋有仆佣相随,办公有护身之法,人若活到这个份上,也算是顶尖龙凤了。这屋子里的布置,定然是奇门高人所为之了?”

    隆梦递给我一杯红酒,她自己轻抿一口:“不错,的确是位高人,也算是我的老师,这么多年来,生活上、学业上、生意上,都是他在为我殷勤打点,可以说他便是我的第二个父亲!”

    “那么,既然我勘识到了那颗天煞孤星,而又有人告诉你、有人看破了这颗天煞孤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人,便是那位天煞孤星,对不对?”我一尝这如玛瑙宝石一般的红酒,的确是年份名酒,我这话说出来真像绕口令,但事实确实如此,我紧紧盯着隆梦。

    我又次一问也是因为我卜算推演之时,只有天煞孤星自身有感,而且自身修为高深者,才能预断推演。

    隆梦看了我一眼,顿了顿才说道:“他告诉我,昨晚,他喝醉了,倒在了水渠里面,差点被呛死,遭此一劫,他迷迷糊糊中便一起卦,乃是得知有人勘破了他的星相!昨晚大半夜,我才把老师从医院里接回去。我和老师一商量,觉得非常奇怪,能从天星中看出一颗天煞孤星,绝非一般的风水先生、占星师所能及的,恰好,我听说你回北京了,加上我老师的推测,我当即断定,肯定是你在背后搞鬼!谭先生,别以为你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别人做不到,看不来,总有人能瞧出门道,我想不通透的是,你当初说好的,不会加入季家,现在竟然......”

    隆梦说道此处长叹了一口气:“谭先生,虽然你没有遵从当日诺言,但是你也不该在这北京城乱看星星,故意整人吧!你知道嘛,这次就是因为你的缘故,我老师差点死了,如果不是恰好有人经过,恐怕现在他已经......”

    听到这里,我不由心里暗惊,看来,隆梦口中的这位老师,果然是天煞孤星,而且是位玄门高人,而且是能够有能力为自己命数辨星卜算的高人!

    看来昨晚我看到的隆梦在梦华庭便是当时她送她老师回去的时候。

    一个玄门高人,随时能为自己占星卜卦,那么,这世上还有什么能难倒他!

    而现在的关键便是,我该如何开始在这黑如意上落话呢?

    更何况季江现在正在等着这黑如意找到自己的儿子呢!

    我坐在沙发上,沉思良久,即便这位能为自己星相卜卦的天煞孤星,其能力手段有何等之高,我也必须完成我的任务,所谓受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我接了季江这一单生意,那么我自然要说道做到。

    我一口饮尽了剩余的红酒说道:“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见见你这位老师呢?”

    隆梦有些怪异的看着我,然后突然笑道:“谭先生你真的想见他?你们同道中人,就不怕为抢饭斗得死去活来吗?”

    我哈哈一笑道:“虽是同道中人,却也能惺惺相惜,何况,你这位老师,堪是亿万人中才有的一位命携天煞孤星之势的高人,手段修为这般高明,我谭尹一个后生小辈,向他讨教拜会,这原本是一件好事,怎么会都起来呢?何况何况,到了他这个层次的,又岂会落到跟我抢饭碗的地步?”

    隆梦点点头道:“话是有道理,但我还是有些担心,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你们真的产生纠葛,那么我真的夹在其中难以做人!”

    说道这里,隆梦好像醒悟自己说错了话,当即面上红霞翻飞,疏忽端起红酒杯,抿了一口红酒说道:“谭先生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你们都是有才干的人,如果真的有一天加入我们隆生集团,也是中流砥柱,举足轻重的人物。”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看了一眼此刻有种难以言说的气质的隆梦,笑道:“隆小姐你说笑了,我当日说过,我谭尹闲云野鹤惯了,我不会加入任何势力,也不会影响到任何势力!”

    隆梦听到这儿,不由冷哼道:“是吗?那么今日谭先生所来代表的是什么呢?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我打了个呵呵笑道:“隆小姐,跟你说了,我不加入任何势力,就是不加入任何势力,此次前来,我只不过为了一桩生意,收人钱财,为人消灾而已,仅此而已!”

    隆梦嗤嗤一笑,说道:“好吧,也许我误会谭先生了,但是我也希望我是误会谭先生了!”

    我半开玩笑的笑了笑:“我谭尹虽然不是什么真君子,但是也是说话算话之人,不过隆小姐,你可以问问你家老师,是否和我相见,我能够看得出你有多么尊重他,我如果还冒犯他,那也便是抹杀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不是!”

    隆梦微微一笑:“我自然是相信谭先生的。”说着,就见她一拍手,“啪啪啪!”

    我正在怪异,就见隆梦这间办公室的一道隐藏玻璃门一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跨步走了出来。却有些偏偏倒倒,浑似没睡醒一般!

    霎时,我便看清了此人的面貌,想起了季江说,季雪山见过此人,而唯一可以形容的便是长相丑陋,而今,当我再次见到了此人,我才明白,这世界上果然有这般丑陋之人,这般丑陋之人果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头发虽然乌黑,但是卷展之际宛如风云,两眼更是各有不同,一直宛如铜铃铛,一直却是小巧若蚕豆,鼻子塌陷变形,而且一张裂开的大嘴之中,一口黄牙参差不齐,整张脸,更是浑圆蜡黄,圆圆看去,就好像是个大柚子上戳了一个大骷髅,戳了个小眼子,便是左右眼,在捏变形了一块皮便是鼻子!

    这尼玛上帝造人造的会这么奇葩吗?

    我虽然心里震撼,但是面色平静,而且此人走路有点晃荡,虽然如此,不过他的脚步和身形,却是厚重踏实。偏偏又是一米八几的身高,走路甚至带风。手里拿着一瓶液体,阵阵酒气扑鼻而来,便知这瓶液体定然是酒。这大热天的,穿着一件蓝色中山装,脚上一双千层底布鞋,如没有进入这现代化的奢华办公室,只见到此人,我便以为来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了。

    “哈哈哈,梦丫头,听说有人想见我,我也想见见他,听过很多人说起过他,这位小伙子很有本事呀,我无心子今天倒是有幸会上一会!”听此人说话,中气十足,一般人说话,哪会有这种气魄?

    “无心子?”我暗下一凛,给自己取个如此不堪入耳的名讳,恰恰装扮、面相又如此粗俗丑陋,形癫痴疯,便印证了我早前的推测,此人肯定便是传言中道门之中名为无相宗的传人,这门人,必定以自毁形象来行走世道,只为避劫化灾,否则,一旦泄露天机便有天谴之虞。

    虽然我原先在莫桑源的时候,听说过,这天下道门玄宗分为了六山十三宗,而这五行宗便是其中之一,不过要说见到,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这位名号为无心子的怪人,自然便是隆梦口中极为敬重的老师,多年来一直居于隆梦幕后,为她出谋划策,指点江山。我怪异的是,玄门无相宗,乃是以出世黄老思想为修行原则的,他们大多数人就如隐士一般,隐居名山大川里,不问世事,何故这位本无异宗高人,却甘愿入驻尘世,且还要为俗事杂扰殷勤操持忙碌?

    “晚辈谭尹,拜见前辈!”我恭敬地向无心子一鞠躬。

    但是让我诧异的是,无心子却是仓皇一躲,哈哈笑道:“前辈不敢当,我年纪不大,可别折煞我了!”

    我不由一愣,当即再次细细瞧了此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