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纹络奇观少命纹,冤何至此用绝阵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4本章字数:3366字

    无心子却也随便,当即甩了鞋子,抱着个脚丫子在我之前坐的位置写着一躺,又是咕嘟咕嘟的猛灌了两口酒,打了个饱嗝,瞧了瞧我。

    “谭先生,幸会呀!”

    我当即一愕,也是抱拳说道幸会。

    “咱们干这一行当的,你见到我很惊讶,我见你也很诧异,像你这样衣着翩翩,风度洒脱,不以为的人还以为你是搞推销的呢!哈哈哈!”

    却在他身子一躺一伸之间,大笑舒眉之际,我骤然觉得此人面部有异,何故,这无心子身子大幅动作、且笑声震天之际,他脸上的肌肉都没有任何连带生理反应,竟是那般僵硬,仿似一层漆面一般!

    我离他并不远,他面上、额头的纹路,即便不是十分清晰,但也能看出个七分把握,但何故,他额上的纹路,我竟然瞧不出个所以,因为纹络奇观里面道明了人之命纹有一百八十类,而每个人的命纹各有不同,但是总归是从这一百八十类中抽取七七四十九类组成,而且任何人都有命纹。

    而此刻,他面向之上却是命纹难显。

    人,怎可能没有司命纹?

    我心下一阵震颤,掐指一掰,若果此人非妖非鬼非神,如果此人还是人,那么,也许……

    “谭先生!”隆梦一声娇喝,“你是见过世面的人,这样盯着一个人看,是不是太也不礼貌了?我老师天生奇貌,禀赋殊异,你可别像村夫白丁一样打量他!”

    我回过神来,赶紧陪笑道:“无心子前辈形貌瑰伟,真龙生虬髯,高人有奇相,想明太祖朱元璋之相貌,天下人人为之称奇,村夫乡姑认为是丑陋,有眼识之人却认为此乃真龙之相,谭某对无心子前辈的形貌哪里是好奇,完全是拜服感叹啊!”

    “哈哈哈哈!”无心子躺在沙发上一阵大笑,满堂酒气更加浓烈,“竟然有人把无心子我和明太祖对比,我也算是有幸啊!不过,谭先生呀,你的确有本事有见识,能在天上看出我的命数星相,让老夫我差点丢了命,但老夫还是要劝你一劝啊,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做的,不是我们能管的,就要收手,佛祖割肉喂鹰,文帝放血救人,这些事,我辈中人,岂能效仿?不然,就是招祸上身,惹煞上门,不划算哦!”

    我一愣,好像我以前听过老太公说到过,福祸自招的话,但是,我心里暗忖之际,当即说道:“谭某受教了,不过,堪星朔龙之事也是迫不得已,并不是晚辈故意整人卖弄,更何况,无心子前辈你乃是天生孤星之材,我能够凭借星相机缘能一观前辈风采,也算是幸事呀,只是我也没料到因为你这件事给前辈带来了不虞,谭尹甚是愧疚,还请前辈不要介意!”

    说罢,我向无心子一个躬身,也算是赔礼道歉了。

    “那么,谭先生。”隆梦抿了一口红酒,紧紧盯着我,“老师早料到了,你是在借星相找人,一般来说,你们玄门中人,若非有急事大事,何故会去朔龙堪天星?老师这样一说,我便也很奇怪了,你通过星相找到我老师,找了过来,你到底所为何事?我只怕,你又是在帮季家在做什么事?”

    其时,无心子也正盯着我。

    纸是终究包不住火的,我稍一理顺气绪,点点头道:“实不相瞒,我接了季家一单声音,这样东西关乎季江性命前程。”说到这里,我再望向隆梦,继续道:“隆大小姐,我知道,当日我答应你不加入任何势力,而这次我乃是收人钱财,为人消灾而已,只是一桩生意而已,并非是我违反诺言,而这单生意结束,我自然离开季家,再无瓜葛,所以,也希望你能体会我的处境!”

    隆梦毫无神色,望着我道:“那么,你要为季江找到一样什么东西?”

    我正要回答,却听无心子在沙发上一个酒嗝一打道:“我没猜错的话,为了一块黑如意吧,是也不是啊?”

    “黑如意!”隆梦瞬时一惊,面色早已涨红,死死盯着我。

    已近晚上八点,但隆梦明亮如雪一般的奢华办公室里,死一般的寂静,寂静得让人发慌。

    “谭尹!”隆梦两步向我走来,在我身前停下,幽香如兰,阵阵入我鼻息,“你为季江要找的东西,就是那块黑如意?”

    “那块黑如意……”我怪异地望着她,怎么会有这般大的反应,听她这话,貌似黑如意她也见过!我心下一阵茫然,点点头道:“一块手掌大的黑如意,乃是关乎一段往事的玩意,而这件玩意也便是关乎季家前途的东西!”

    既然季江作为我的命主,我也不便泄露太多,所以尽可能少的人知道为好,所以我只好如此说道。

    “哈哈!”隆梦一阵冷笑,“谭先生,我说你痴,你偏偏要妄,我说你迂腐,你偏说你明了,我几次要你别再出入季家、莫要围绕季江打转,他季家能给你的,我隆生一样也能给你,即便是我的人,一样都可以给你!”

    说道此处,隆梦的脸色微微一红,不过我也察觉到,即便是一边无心子,眼神之中也是闪过一抹异样,而我也听得一愣。

    “隆大小姐,你言重了,我说了,这不过是一单生意,仅此而已!”我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叹道。

    “生意,你可知道,这块黑如意上面有什么嘛?”隆梦冷笑了一声看着我不屑道,“这上面乃是当年牺牲的爱国人士的名字,乃是当年都是葬送在了季江手下之人的亡灵,也许你不会知道,你可知道,季江曾经为了赎罪,将此块玉如意放在了嵩山少林寺,而因为其三子的出世的怪异,请来了少林高苦头和尚,而这位苦头和尚便是当年季江让其替自己出家,青灯忏悔之人,此人将业已超度的玉如意放在了季江三公子那儿,希望能够凭借此玉如意中蕴含的佛法帮此人挡灾消恶,满月之后前往少林化解,但是没想到在前往少林之时遇到了灾祸,而季家三公子因此失踪多年,试问,这样一块黑如意,我会把他交给刽子手之手,让其继续逍遥法外?谭尹,你摸着自己的胸口,好好问问自己!”

    她越说面色越是苍白,极是义愤填膺,自我认得隆梦以来,我便没见她如此动过气。

    我怔在原地,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完全不知如何回应她。

    隆梦,一个年仅二十来岁的女子,如何了解到季江那传奇般的往事?而且尤其是烂头僧这一段却是疏忽换做了苦头和尚,此中种种恐怕不是我所能够理解和明白的,但是也许看来季江真的跟我隐瞒了些什么,不过按照季江所言,当年此段往事,他隐藏的极好,即便是他的妻儿,都无从知道这段典故,为何隆梦会知晓?如果不是看破孤星耀离之劫,估计,季江这一顿过往,变回跟随他进入黑土而永埋地下,世上再无一人可知。

    但是,隆梦从何得知?!

    我背上竟然一阵冷汗而起。

    “想我师父乌鸦子当年给我说过,有块黑如意。便是玄机,多年后定然会有人问起、有人要追逐,要以它化解恩怨,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师父果然是天纵英才,真有人来问询起这块黑如意!”无心子在沙发上一伸懒腰,“谭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季江。不,季远堂的往事,你一定比我和梦丫头还要心知肚明,这世上。这么大,却也这么小,所有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可以告诉你,这块黑如意在我们手里,但如果你要找到它拿回去。为季江挽回些命数,便是助纣为逆,抵消自己的阴德,增加自己的晦气。”

    我轻轻一摇头道:“玄门有云: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无心子前辈,你定然比我清楚,我来这里,一切乃是因为我要为季江化解命数而起,你们可曾意识到,如果没有我谭尹进入季家,季江根本不会有性命之忧,便也不会牵涉到任何黑如意,你们手中黑如意,便是如佛前青灯一般,滴滴燃尽,化为尘灰,堪堪是我来了,点破了天机,这盏青灯,才又燃气起了巍巍光华。既然有生于无,那么,任何人,都应该知道,一切前因,皆是无因,一切孽果,皆是无果,若许年过去,季江早已不是当年的季远堂,他现在要做的,并不能因为当年的孽因而阻断,他当年所做的,并不一定造成了今天的孽果——季江完全可以有个幸福的晚年,只是,我们众人一入这局,一切便风起云涌,我们各自心怀不测,才会有诸多感念纷繁。试问,季江的生,于你们何欢?死,又与你们何哀?他和我们都是擦肩过客,即便当年那些被他所杀之人无辜冤死,但季江这么多年早已通过各种渠道偿还了罪孽,何况,上天并没有惩罚他,而是眷顾他,让他创下了巨额的身家,我们以匹夫个人之力,去咒他死,阻他生,或也不是为善之道。”

    “哈哈哈哈,好个为善之道!”无心子一阵狂笑,“谭先生,你道这块黑如意,在我们身边,便真如寂寂磨灭的青灯?我们拿着它,就是让它掩瑕玉于暗室?这块黑如意上面刻有六十四个人的名字,尽是解放前被季远堂所杀的进步人士,我已然根据这正好六十四个人的数字,列好了八门八神阵,只要找准天心,就能令季家势如山倒、气数消亡、分崩离析!季江在前台让你寻找黑如意以挽回命数,可知我正在后面欲让他季家毁于一旦!”

    听到这里,我阵阵鸡皮疙瘩粒粒而起,八门八神绝杀阵,乃是奇门遁甲之中绝杀阵法之一,虽然八门八神阵算不得什么,但是对准天心之时,乃是及其损气运的法门,我想不通的是,这隆梦和无心子到底和季家有多大的深仇大恨,竟然以至于竟然用此等绝命阵法报复季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