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闽南鬼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21本章字数:2615字

    三才,五格剖象法有云,乃天格、人格、地格,又对称五行,故名三才,华夏道教文化之深远,相术命理于一体,此等关于民间的术法早已经流失,或隐于市井,或隐于深山……

    南三,一个一生漂泊的道士,同时又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民间少数的净明道传人,精通禁咒符术之法,却深陷业障之中。

    有关于他的故事,要从浙南一带靠海的山区小村内说起,故事要从一件小事说起,这里边也牵涉到我的家族故事,各位看官,让我们走进一个真实的道士故事。

    本书有民间乡野诡事,真实与虚幻,且由各位分辨。

    ----------------------------------------------------------------------------------------------------------------------------------------------------------

    上世纪八十年代,浙南靠海的一个小村内,发生了严重的饥荒,连日来的暴雨导致农田被淹,房屋损毁,大量的尸体沉浮于水面之上,到处可见哀嚎之声。

    此村名为岭脚村,三面环山,所谓三元九运,这岭脚村的堪舆风水,数百年来就远近闻名,故建造坟墓之风盛行,到了现今,已是泛滥。谁家都想选个好风水,埋葬先人,好求得个后世子孙富贵咋的。

    此村正北朝东,按照这村里的老人来讲,就是开源之风水,是大富之地,但让人遗憾的是,村民们个个都是贫困,偶尔有几个能耐的出去闯一番事业,也比啃着这一亩三分地的强。岭脚村地势低洼,再加上这一带是台风常光顾的地方,原本就容易造成洪流,但是像如今这般磅礴之势的,到还是头一回。

    大雨导致了大量的土坟被冲毁,随着洪流漂浮在村子四周,当时,岭脚村内有一户人家,主人家姓刘,人称秃驼子,是个做手艺活的,上有个七十多岁的老母,这秃驼子可是出了名的脾气臭,原因有三,一是爱唠叨、二是逮谁蹭谁、三是耍酒疯。

    所以这秃驼子在村里可没人愿意惹,但没办法,全村人要想做个啥椅子、柜子的,还不得找他老人家。这里头有个故事,说是这李二爷年轻的时候是个当兵,后来在战场上被子弹击中了脑子,导致性情大变,至于是真是假,反正我是没功夫猜测。

    后来,我听二叔说,他当时就站在自家屋顶上,幸好这房子在高处,没被水冲毁,二叔当时看见秃驼子的房子被洪水顷刻间淹没,在那干着急,等洪水退去以后,就急忙带了几个人赶到秃驼子的家中。

    可惜,这房子都被水给毁的只剩下残垣断壁,秃驼子不知去向,二叔和其他村民都是摇头叹息,都将秃驼子划入了死人的行列,随后开始做起善后的工作来。

    忘记说了,我二叔当年可是村里唯一的万元户,按照半封建阶级来讲,就是个土地主,他靠的是卖木材器具赚钱,这木器是从哪来的呢,当然是秃驼子做的。所以二叔为什么如此着急于秃驼子,为的就是看看这人还在不在,不然就断了财路。

    这场洪水导致的饥荒也延续了一两个月,二叔不得不自掏腰包,为村民购置粮食,没办法,谁叫这‘地主’不好当,不用两人来斗,光村里人就受不了了,索性还不如做点善事。要说二叔自断了财路以后,就颇为烦恼,没人来做这木器,去哪赚钱去,这是一个问题。

    而我所要提的怪事,也正是从这件事开始说起,要说秃驼子失踪以后,村里人也本打算遗忘,直到有一天晚上,有村民匆忙跑过来对二叔说秃驼子回来了。

    二叔当时又惊又吓的从床上蹦的老高,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的确,这事搁谁身上都会有如此反应。他赶忙穿好衣服出门,朝秃驼子家跑去,大老远的就看见那残垣断壁之中站立着个人,从身形上来看,的确是秃驼子。

    由于是大晚上的,众人都没敢靠近,一方面是忌惮这秃驼子的脾气,一方面是心理的作用,为啥,就是怕邪呗。

    无奈之下,二叔只好自个提着手电靠近,心都提到嗓子眼上,还没到靠近,就见秃驼子忽然转身,那脸色惨白的跟死人一样,吓得二叔手中的电筒掉在了地上。

    却见秃驼子的语气有些不耐烦,又带着森冷的意味:“老李啊,你可不厚道,我才出去了几个月,这房子咋就没了呢?”

    二叔当时心里挺害怕的,这房子他可是亲眼看见被洪水吞噬的,秃驼子不正好在里面吗,听口气,似乎还不知道有那场洪水,只好壮着胆子说:“秃驼子啊,你这房子几个月前被洪水冲毁,咋不知道呢?”

    这话其实就为了试探一下秃驼子,可这老头却好似没有反应,只是“哦”了一声,又继续傻愣愣的站在破损的废墟内,后来我听二叔说,他当时见到秃驼子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冷,冷到骨髓里,不仅仅是表情,连带着身子都好似散发出森冷的气息。

    见到秃驼子没啥动静,二叔又不敢继续待下去,只好和众人先行回去,等到明天的时候再过来看看。可当第二天一大早,二叔和众人再次过来的时候,发现秃驼子不见了踪影,只有废墟上一些青白色的小蛇穿行其中。

    这种小蛇不常见,二叔当时无法描述,只说是像白娘子和小青那种类型,所以我始终都在费着脑细胞寻思这蛇到底是人还是动物。

    后来有村里的老人说这蛇可能是从蛇王庙逃出来的,恐怕是随着洪水冲刷下来,可二叔始终疑惑,为啥三个月前没有,偏偏等到秃驼子出现后才有了这些蛇。至于蛇王庙,这一点其实在闽越这一带盛行,毕竟在越时期,大多崇拜蛇图腾,塑造祠堂,更有“半岭有蛇岳神祠”的说法。

    而蛇王庙位于山后腰处,二叔虽然疑惑,但也只能压在心里,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星期以后,二叔发现,这废墟上的小蛇越来越多,村里人都开始窃窃私语,都谈论这个怪事,渐渐开始害怕。

    二叔当时也才三十出头,有蛮劲,他一直想要搞清楚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寻思着这蛇既然是蛇王庙来的,于是领着两人去了一趟山后腰处的蛇王庙。

    要说这路还真不好走,洪水冲刷过的山路已经是泥泞一片,到处可见碎骨头,农村里哪时还未兴火葬,土葬是趋势。二叔他们花了半天的时间才赶到蛇王庙,发现这庙里灰尘遍布,里边杂物堆积,唯有一尊一人多高的龟蛇像放置在正中间。

    二叔仔细勘察后,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身后跟来的那两人都是小伙子,走了半天的山路,不免有些埋怨道:“李大哥,这啥都没有,我看我们还是回去?”

    这时的二叔,其实也是有打算回去,正好答应一声,却听见蛇王庙的房梁上忽然掉落下一块血色的骨头,这一幕吓得三人都是往后退了几步,抬头朝上边一看,这一看,二叔他们三人面露惊惧之色,上面的房梁上不是啥玩意,正是秃驼子。

    此刻的秃驼子,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皮肉绽开,连眼珠子都不见了,一条条青白色的小蛇在尸体内穿梭,看的人胃里翻涌,两小伙子忍不住往地上呕吐。二叔还算镇定,一脸铁青的盯着秃驼子,随后喊道:“走,这地方不能待下去。”

    说完,扯着两人就往外跑去,忽然间,蛇王庙响起了一声微弱的呼吸声,这要是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出来,二叔身形一定。原本拉扯着其中一个小伙子的手遇到了阻力,他侧身一看,发现眼前这年轻的小伙就跟着了道似的,一动不动,二叔急忙推了一下:“大娃子,你咋了。”

    可任凭二叔怎么催促,就是没有动静,无奈之下,两人只好抬着,连滚带爬的跑回了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