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醒来时,我在哪里?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8本章字数:1763字

    叶衣醒来的时候,头疼得要死。浑身跟跑了马拉松一样,酸疼,不想动。费劲的抬起胳膊揉揉脑袋,“嘶!”

    就知道昨天不该喝那么多酒!

    昨天是年末晚宴,形象部拿了公司优秀部门。玩儿的太疯,都不记得怎么回的家了。

    等等!家?

    叶衣挣扎着坐起来,环顾四周,她确定这个地方不是她的六十平米狗窝!这一间看起来不知道是宾馆套房还是卧室的地方比叶衣的整间房子大!

    叶衣怀着一丝期待,抖着手掀开身上的被子……

    “啊!!!!!”

    衣服居然不在?真的是一丝不挂!这是个什么设定?

    这是哪里?衣服去哪儿了?最后不省人事跟谁在一起?

    完全不记得,终于忍不住把乱糟糟的头发揉的更乱。头更疼了!

    床头有件大t恤,上边还压着一张纸“你的礼服吐脏了,先穿备好的,中午从公司拿你的衣服回来。”

    叶衣眼前一片黑!连个落款都没有也能叫留言!稳了稳微晃的身形,大脑开始疯狂运转,应该不是坏人,不然不会留字条。天!不会是变态吧?那种专门喜欢把人关起来折磨的神经病?转身打开门锁,叶衣就知道自己想多了……难道是公司的姐姐?还帮叶衣拿衣服的好心姐姐!

    对对!一定是这样,叶衣穿上衣服,从心底忽略女生家里不可能有这么大型号的衣服,还有……正是她希望的,床单是干净的。

    大致看了一下,自己在的地方是间公寓,从窗户望下去,很高,看的叶衣晕晕乎乎,不仅咂舌,帮助她的人很有钱呐!看来就是自己想多了,不漂亮也没钱,肯定是人家看她可怜回不了家,才收留她一晚。

    餐桌上只有面包,叶衣头还是疼,不想吃干巴巴的面包。亏得冰箱里有食材,淘米洗锅烧水煮粥。一个人在外地生活,就必须什么都会干。

    糯糯的粥香弥漫开来,炒了青菜,从冰箱里里拿出罐装小菜,摆好盘正要开始吃。

    “咔哒。”

    门开了,进来的人是叶衣做梦也没想到的。如果叶衣知道以后的事,打死她都会在醒来的一瞬间离开这个地方。

    “……”叶衣瞪着大眼睛看着门口的人,她基本上吓傻了的时候就不会说话了。

    “你醒了?”

    他是沈硕。职业,演员。叶衣把公司里的人幻想了个遍,甚至想到了化妆组里娘娘腔的翘臀汉子。也没想到会是他。

    “这,你,我……”叶衣感觉自己脑子不太够用,不知道从哪儿说起,突然来了一句,脑子抽了,“是你啊?”

    “什么是我?”他脱了鞋进屋,吸了吸鼻子。“你做饭了?我也要吃。”

    我去!难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解释一下我是怎么来这里的么!?居然还有心思跟一个可以说是陌生的人要饭吃!

    “给。”叶衣还是盛了一碗给他,她也饿了,吃饱了好说话。

    沈硕也毫不客气,拿起来就吃。

    时钟嗒嗒走的很欢乐,叶衣一边给粥里加糖,一边组织语言。

    “你不要再加了,不甜吗?”沈硕皱眉看着她碗里都快撒出来的糖。

    叶衣低头看自己碗里,“嘿……嘿……。”

    “那个,我怎么……就是,在你家?”

    “终于问了?看你在不认识的人家里趁主人不在吃吃喝喝挺开心啊?”

    谁开心了!叶衣觉得自己提心吊胆快把自己折磨成神经病了好吗!从睁开眼睛到他进门她想出了好多剧本。

    虽然这样,表面上还是要装出风轻云淡,“这不是问了,告诉我吧?”

    “你喝醉了,死拉着我的保姆车不松手。”想起来就头痛,本来以为是粉丝装醉,结果发现是真喝大了的醉鬼。

    “……”叶衣感觉自己太阳穴在跳,居然一点都不记得。

    “我把你公司的衣服拿来,记得换上。”他看了一眼叶衣身上的白T恤,声音调笑“你在诱惑我?”

    叶衣低头,白色衣服掩盖不住隐隐约约的轮廓,“你变态啊!”

    叶衣一把就把勺子扔了出去,丝毫不管粥米粒甩在他脸上,抓起衣服袋子就跑回了卧室。

    “又不是没见过……唉!真是,脏死了!”沈硕在餐桌前擦脸,黏糊糊的!。

    叶衣换好衣服出来,突然觉得很尴尬,不管他是不是情愿,她也算是被人家收留一晚。

    深呼一口气,“那个……谢谢你。”

    他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叶衣,然后突然凑近,“你不想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叶衣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快喷到了她的脸上,往后退了一大步,“能有什么事发生,嘿……”

    叶衣不敢想,也不想知道,向他们这种明星,叶衣见得多了,都是把脸看成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叶衣就是个形象师,不漂亮没身材,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其实昨晚我们……”他还在试图继续这个话题。

    叶衣声音很大,“昨晚谢谢你!我先走了!”这话也不知道说给谁听呢。

    叶衣有点慌乱,夺门而出,第六感觉告诉叶衣,他说的话自己不会想听的。

    沈硕就看着这个背影冲出去,甚至还不小心撞到了门框。他有点疑惑,女人看见他,有害羞有惊艳,但是还从来没这种情况,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