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 我们可能距离太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8本章字数:1701字

    男生焦急的声音解释,“你听我说……”

    “我不听!这都不是真的!”女生尖锐的嗓音打断。

    挣扎的手臂被男生抓住。男生低下头,眉头紧蹙,眼神却是掩不住的深情和心疼。坚毅的下巴往前探去,女生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

    “咔!杨凌你躲什么躲!你要让他亲,重来!”导演语气有些不快,戏的进度本来就慢,他都急的火烧眉毛了。

    “好的导演,我知道了。”趁着补妆的间隙,杨凌对着沈硕表示莫大的关心,“沈硕,你还好吗?腿不会有问题吧?”

    由于拍的是特写,沈硕只能被架在支撑架里,他正烦躁,语气也不太好,“没关系。”

    杨凌脸白一阵红一阵,“哦,那就好。”

    沈硕也没再理她,转着身子找叶衣。

    蓝胖子走过来递给他一瓶水,打趣道,“别找了,睡着了。”说完冲着沈硕的休息的地方努嘴,“那里,那里。”

    从沈硕的视线望过去,只能看见叶衣的侧颜,小巧的鼻子和绯红的脸颊,睡得香甜。

    然后沈硕就被击中,觉得天地间除了他们两个就没别人,甚至天空还有樱花飘落?

    那必须不能!

    他其实很疑惑,就算他每天收工晚,但是休息的时间是完全充裕的,工作人员就更不用说了,她怎么会每天困成那个样子?

    虽然心里有点奇怪,他还是没舍得叫醒叶衣。

    接下来的吻戏工作很快就结束了,可能是杨凌觉得沈硕散发的不要靠近的气息。她也算是敬业的演员,更不想给沈硕留下不好的印象。

    “唔……”

    ……

    “咔!过了,下一条。”导演的声音从监视器后传来。

    “阿欠……下班了?”叶衣揉着眼睛被嘈杂声吵醒,怎么又睡着了?

    她最近睡得特别多,每天回家早早的就睡下,但还是特别想睡觉。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蓝胖子扶着沈硕走过来,看她因为睡觉脸上印上的衣服摺印子,好笑道,“你这偷懒偷得太明显,好歹顾忌下辛苦了一下午别人。”

    叶衣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冲着沈硕猛点头,“呀!对不起,对不起!”

    沈硕一下午闷闷不乐的心情,终于缓解了一点,“还能醒过了就不错。”蓝胖子被副导演叫走。示意叶衣扶着沈硕坐到轮椅上,还是很疑惑的问,“你这晚上都去干什么了?”

    “睡……”叶衣反应过来,这是在怀疑自己晚上没干啥好事啊!她很激动的抓住沈硕的胳膊,“我说,我晚上什么都没干!没偷鸡摸狗也没后半夜看电视剧,你不能因为这个就炒了我!”

    沈硕哭笑不得,“谁说我要炒了你的?”

    叶衣瞪大眼神,闪亮亮的,“那我以后保证在工作时间不睡觉。”说完自己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拿眼睛瞟沈硕,“尽量……”

    沈硕扑哧一下笑出声,“行了我知道了!”

    蓝胖子走过来,“副导说,这个剧收视率不错,制片人晚上犒劳大家请吃饭,要去吗?”

    沈硕刚想拒绝,就听见耳边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他侧过头看叶衣。

    叶衣捂住肚子,眼神乱瞟,被他看的装不下去了,“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

    沈硕鬼使神差的笑出来,回头看蓝胖子,“好啊。”

    蓝胖子欲言又止,点点头去安排。

    “美女,你听没听见打雷的声音?”沈硕挪揄她。

    叶衣凶神恶煞,“没有!美女听不见声音!”

    “哦……”沈硕恍然大悟,“残疾啊!可能还看不见,只是没发现。”

    叶衣冲他翻白眼,不是什么酷帅男神吗!你这么毒舌你粉丝知道吗!

    晚宴安排在一个四星酒店里。

    下午的时候沈硕被Anm姐叫走,叶衣和世荣一起去了酒店。

    由于宴请的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不是什么太正式的场合,大家还是很轻松。

    导演和制片人轮番讲话,无非就是大家辛苦了,但是辛苦是值得的!所以大家接下来吃完了这顿还要继续辛苦。

    他们说的唾沫横飞,叶衣也在大快朵颐。

    导演制片人和主演坐在为首的第一桌。叶衣这样的工作人员只能坐在旁桌,在沈硕的示意下,叶衣坐在了沈硕旁边,他俩椅子背靠背,沈硕说:“我怕行动不方便。”

    草莓酸奶冰里的小草莓一个个饱满可爱,酸酸甜甜的让叶衣忍不住拿小勺子偷吃。

    世荣嫌弃她,“叶小衣!你看看你这点出息!”

    “世荣你快尝尝,这个味道特别好。”叶衣舀了一颗草莓递到她嘴边。

    “酸死了!”世荣把草莓吐到盘子里,“怎么酸你怎么吃得下!”

    那边boss讲话结束,大家愉快的开餐,其乐融融的场景,当然少不了灌酒的人!

    开始大家还都忌讳着沈硕的腿伤,不好敬酒。三五杯下肚,有人大着舌头对沈硕举起了杯子。

    沈硕扶着椅子站起来,椅背打在叶衣的椅背上,叶衣放下筷子,她想伸手去拽沈硕,告诉他不能喝酒。

    她看着自己伸出去的手,猛的缩回来。

    她是他的谁,有什么资格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