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温柔冷漠的怪先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31本章字数:1999字

    由于最近繁忙的工作,再加上暂住的缘故,我的宿舍有些乱。墙角堆了一大堆的啤酒罐子,想上班的时候随手带着的,但是却一直都忘了。

    “我的宿舍有些乱,对不起对不起,总监你别介意……”我一边踢开脚下敞开的行李箱,一边红着脸道歉:“我就是最近没收拾,其实平时不这样的……”

    “你确定这是女生的宿舍?”陆牧北的眉头皱了起来。

    “嗯……不好意思……”

    公司的临时宿舍非常小,就是带了厨房和卫生间的公寓,没有客厅,因此一进门便能看到我凌乱在床铺上的还没来得及叠起来的衣服……其中还包括,小内内……

    我手忙脚乱的将衣服全部塞进行李箱里,陆牧北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一般,将刚买的东西全部都拎到了厨房里。趁着他在厨房里忙活的空隙,我赶紧手忙脚乱的收拾卫生……我真的是太累了,脑仁突突突的疼,此刻看到了床,我的眼睛就更酸痛了……

    “林兮然,你冰箱下面的冻肉放了多少年了啊?”厨房里传来陆牧北不满的责问。

    “没啊……可能是我上一个住户留下的吧,我都没收拾……”

    “得得得,你收拾你的床吧!”他的声音低沉,显然是充满了火气。

    我心里羞愧,坐在床边上不敢进厨房,而身体却已经疲累至极,更是不想动了。我现在只等他在厨房放好东西走了我好睡觉。

    不一会儿,厨房传来了水流了声音,他应该是在洗冰箱了吧……

    我脑子昏昏沉沉,听着水流的声音,意识慢慢抽离了我的身体……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窝在自己的被窝里,便听到外面咚咚咚的敲门声。

    “谁……谁啊……”我懒懒的答了一声,翻了个身。

    “林小姐你好,我们是物业。”门外传来小姑娘清甜的声音。

    “物业?物业这么早来干嘛呀……”我揉了揉眼睛,撒着拖鞋去看门。

    “林小姐您好,您房间的冰箱该换了,我们给您买了新的。还有,您宿舍缺的衣柜今天也到了,您看,您方便让工人师傅现在进去装一下吗?”物业小姐笑脸如花。

    门外,两个穿着蓝色工装的工人师傅抬着一个包装完好的冰箱站在她身后。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公司的物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我申请的这个临时宿舍没有衣柜,一个月前就已经告知物业了,可是物业一直推脱,言辞之间还暗示我有的宿舍住就不错了,别挑三拣四了。今天怎么主动来给我装衣柜,还送了新冰箱?

    “你们,进来吧……”

    “谢谢林小姐。”物业的小姑娘礼貌的对着我鞠了一躬,将两个工人师傅带到了屋内。

    转过头我才突然发现,我的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整洁无比,墙角的那一堆垃圾也不翼而飞了!这才猛然想起来,昨晚睡着之前,陆牧北还在我的房间里!我下意识的低头去看自己,还好,我身上还整整齐齐的穿着昨天的衣服……

    难道,这屋子是陆牧北在我睡着之后收拾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突然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便条。

    “酒就不要喝了,粥在厨房。”

    没有署名。难道真是陆牧北?我快步走到厨房,许久没有人用的小小厨房已经被他收拾的相当干净,新买的锅碗瓢盆已经整齐的归纳在了架子上,煤气灶上放着昨天新买的那个小奶锅,旁边放着已经清洗干净了的碗筷。

    我揭开锅,白米粥的清香扑面而来,我想用勺子去盛一碗,但却不争气的哭了……我一边哭,一边用手抹眼泪,生怕一个不小心眼泪就掉进了锅里,毁了这一锅饭……

    我端着碗,站在厨房里小口吃着白粥,就着咸菜。昨晚我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凌晨四点多了,陆牧北收拾了房间还煮了粥,离开的时候应该已经天亮了吧?

    这简简单单煮的也不算好的白粥,却是我这段时间吃过的最美味最踏实的东西了……顾念城说他爱我,我们在一起用尽了所有的疯狂和爱意,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给我一个家。反而是陆牧北,才若初相识,仅仅用一碗白粥便勾起了我心底里所有的脆弱和柔软,让我对安稳有了从未有过的期待。

    若能岁月静好,或许我也不愿意再颠沛流离吧?

    物业小姑娘出现在我面前,打断了我的沉思,她一脸温顺的笑意:“林小姐,新柜子和新冰箱都已经放好了,我们就先走了,您要是有什么别的需求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服务的!”

    “好的好的,谢谢你们啊!”

    我笑着将他们送出门,心里一阵疑惑。他们对我态度的转变难道也是因为陆牧北?虽然总监在我们公司权利算是大的了,但是一句话能让物业当机立断去换东西的,得董事会级别的大人物出马才行吧?

    我躺回床上拿起手机想给陆牧北发条短信表示感谢,一向出口成章的我此刻却有些词穷,打了长长的一段话却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了,不是觉得矫情就是觉得平淡了,我不能太显得激动卑微也不想显得太高冷疏远,最后写写删删好不容易组织好了语言按下了发送键,我抱着手机开始躺在床上发楞。

    然而一整天,陆牧北都没有回复我。我反反复复看了手机好几遍,将那条短信翻来覆去的读,来来回回的琢磨,难道是我说错了什么话又惹得他不开心了么?

    心里不是不失落的,他连最简单的言辞都没有回复。或许,他昨天就是觉得我可怜,因为怜悯才帮我做这些的吧……他是我的上司,我们之间,其实连朋友都不算的吧……

    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时而冷漠时而温柔,那个满口说着只注重商业利益的总监却给我煮了粥收拾了屋子,这陆牧北到底是个什么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