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暗度陈仓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32本章字数:2460字

    转眼间,来深圳已经半个月了。这段时间大家日夜奋战,项目也已经完美了不少,与之前来深圳时候所带着的产品相比,已经是有天壤之别了。这不禁让我对这位总监的才气和魄力深深的折服。怪不得人家能当总监而我连个项目经理都不是,差距并不是在学历和背景上,而是在于对于产品设计的硬实力上。

    其实进入职场的这一年多以来,我是一边努力一边迷茫,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到底在什么地方。如今陆牧北站在我的面前,我觉得自己职业生涯的前景突然一片光明,像是自己突然之间就有了一个引路人,我立志以后也要成为陆牧北这样的互联网人!

    或许陆牧北天生就有很强的领导能力,和他在一起干活就特别的有干劲!这几天,陈惠丹做事也非常的卖命认真,既然自己的小身板扛不住和陆牧北一起披星戴月,那自己手上的事情也要做的极致完美这样才能吸引总监的注意力。当然,我可不会傻到直接告诉她每天晚上我和陆牧北都是一起走回酒店的。

    然而在工作之余,陈惠丹姑娘也是极尽的体现了自己的贤良淑德,不仅餐后准时准点送水果,什么高档的点心蛋糕一样也不会少送过来。陆牧北白吃了几次也就有些不好意思,也有意的想要回请几次。

    那天我刚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陈惠丹捧着个大箱子在给大家发零食。我纳闷了,怎么今天这零食是所有人都有份的了?

    陈惠丹捧着箱子走到了我面前,笑嘻嘻的说道:“兮然,来挑挑看有没有什么想吃的。那个黄色袋子里的是我的不能动,其他的随便挑。”

    我伸脑袋往箱子里一看,那个黄色的袋子里看样子倒是装了不少吃的,而除了那个黄色袋子之外,箱子里就只剩下两盒薯片了,而我本来就不喜欢吃薯片,便礼貌的拒绝了她:“谢谢你呀,我不太想吃零食。”

    “好可惜,难得总监请我们吃一次零食,你都不宰他一下!”陈惠丹说着,抬头微笑着瞥了一眼陆牧北,似乎是专门说给陆牧北听的。

    总监请客?我转过头去疑惑的看着陆牧北:“怎么今天你想起来请大家吃零食了?”

    “怎么,我不能请啊?”

    “能啊。”我答道,可是还是觉得很不对劲,便依旧疑惑的看着陆牧北。

    陆牧北在我眼神的追问下才说道:“我上午不是去市区了一趟吗,惠丹让我给她带吃的,我想着深圳也没有啥特色可以带回来吃的,所以就买了点零食。”

    “感情那一箱子零食是给惠丹带的啊?然后分发给我们吃?”我问道,眉毛一挑:“那看来今天大家的口福可是要感谢惠丹啊!”

    “不用谢我!”陈惠丹在一边笑意盈盈:“陆哥带给我的我也可以分给大家吃啊!”显然,她对于陆牧北带吃的给她分外的开心,而且还需要极致的强调和炫耀这件事情。

    “谢惠丹!我们可都是托你的福!”苏祁阳也在一边打趣道。

    “是啊是啊,谢惠丹妹妹!”其他程序员也开始起哄。

    “你们怎么回事嘛!”陈惠丹立刻红了脸,一跺脚:“怎么给你们吃东西还是对你们不好啦?”

    原本她不说还好,大家只是随口那么一开玩笑。这一说,就更像是她和陆牧北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

    对于大家的调侃,陆牧北倒是很淡然:“吃东西都堵不住你们的嘴么?”

    他转过脸对陈惠丹笑道:“以后有什么东西你就一个人吃,不要给他们吃了,吃了东西还爱说话。”他的笑里有宠溺,也有宽慰。

    “就是就是!再也不给你们分零食吃了!”陈惠丹抱起怀里的箱子,幸福的轻哼一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嗯,其实就你们两个人私相授受也挺好的。幸亏我没拿。”我一掩嘴,朝着陆牧北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呢,我本来也想着就是大家分一分的啊……”陆牧北白了我一眼,解释道。

    “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我竖起食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不是你想的那样……”

    “陆哥!这马卡龙的味道真不错!”陈惠丹甜美的声音从她工位上极具穿透力的传过来。

    “你喜欢就好。”陆牧北文雅的笑道:“你说的那些糕点我就找到了这个,其他的,我下次见到了再补给你。”

    “好啊!你可要说话算话,一定要补给我噢!我就等着你的美味点心喽!”陈惠丹捏起一个粉色的马卡龙轻轻的咬了一口,笑的一脸满足。

    整个办公室的人就她一个在享用着高级点心,而其他人则都在啃食着垃圾零食。

    本来她在大家面前秀一下也无可厚非,一办公室的人全是程序员,一个温婉可人的妹子在这其中做什么都是对的,尤其是会撒娇的妹子,而陈惠丹却又是撒娇界的翘楚。但是,当她看到我的时候,便略微显得有些尴尬了起来。这一个办公室总共就两个女生,还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同时进入公司的,按道理说我们俩的关系应该很好,办公室有什么水果不够分什么的都应该是两个妹子平分的,断然没有一个妹子独享一个妹子在旁边看的道理。

    而现在的局面就是,陈惠丹有一包高档的点心,而我什么都没有。

    “那个,兮然,你说你不爱吃零食,这点心我就不分给你了,我独享了!”她的话是对着我说的,但是脸却是看向陆牧北的,一脸的娇纵和小霸道,似乎是在请求陆牧北的允许。

    陆牧北朝着她宠溺的笑了笑,像是对于她的做法一点意见都没有。

    我赶紧笑眯眯的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你给我我也不敢吃啊!”

    我饶有深意的看向陆牧北,小样儿,我看你还怎么解释。然而陆牧北努了努嘴,白了我一眼,一副懒得理你的架势便继续看他电脑里的文件了。

    其实对于那点心和零食,我是真的不在意。可是对于陆牧北的举动我却有些百思不得其解。陆牧北每天的活动都在我们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更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真是没见到他和陈惠丹有什么过于密切的来往和交流,除了讨论方案,我都很少见他们一起说话聊天的。

    还有今天上午,陆牧北在办公室临时接到通知要去市区一趟,他是在我们所有人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去的,我没见他和陈惠丹有过任何交流,而且非常确定,那么她是怎么让他给自己带吃的的呢?

    难道说,他们虽然没有什么实体接触,但是却在微信或者QQ等平台上早已经打成一片聊的火热了?

    天蝎座敏锐的直觉和福尔摩斯般的敏感让我对这件事开始抽丝剥茧,他们一定早已经建立了某种不一样的关系,不然仅凭他们俩在办公室的接触,不可能到达今天这样的地步。

    怪不得陈惠丹再也不做陆牧北的跟屁虫了,就连晚上也早早下班了,原来她早已经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啊!

    当天晚上回酒店,我没怎么理陆牧北,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只是突然之间觉得我应该跟他保持适当的距离,毕竟他和陈惠丹的关系可能远远在我和他的亲密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