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那个叫嫂子哥哥的生物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0本章字数:1638字

    “我们离婚。”

    这是我背叛前,和严柯打架后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和严柯结婚两年,他出.轨半年!

    我和他在婚前有过协议,一旦谁出.轨谁就主动说明,不打不闹双方和平分手。

    但严柯失信,一直死缠烂打。

    无论我怎么冷言冷语,争锋相对!

    他都咬牙坚持不离婚。

    所以我也选择极端的方式,出.轨。

    本来这事一直惦记着但也一直耽搁着。

    只是我没想到会忽然在医院外遇到一个极品的男人。

    索性就直接将他拐上床,让他作为我出轨的对象。

    我也万万没想到,昨晚我觉得极品的男人,今早醒来看起来这么眼熟!

    不,简直很熟!

    我他妈这点太背了。

    抓个出.轨的男人,居然是严柯三哥家媳妇的哥哥。

    薄音。

    我和他只见过一次,是在三哥严格的婚礼上。

    他出席自家妹子的婚礼。

    本来只是一面之缘,我也没有什么印象。

    但是刚刚看到他的身份证,我就感觉自己生无可恋!

    我居然把他睡了?!

    我居然胆子大到把嫂子家的哥哥给睡了!

    我连忙慌乱的起身,踩空滚到床下去,我的屁股生疼,连忙拿过自己的衣服穿上,身后传来男人略为磁性的声音:“过来,小东西。”

    我手抖了抖,继续扣衬衫的纽扣,男人的声音又道:“再给你一个机会,过来我身边,不然……”

    过去就完了,不能让他认出我来。

    不过他记没记得我这个长相也是前提。

    毕竟我们只是在婚礼上见过一次。

    我刚穿好衣服走了两步,身子被人扯住随后硬生生的迎面向前倒下。

    身上重量感袭来!

    擦,我居然被他直直的摔了个狗吃屎。

    我胳膊和腰摔疼的厉害,连忙推着身上的人愤怒道:“男人!你起开。”

    这男人使劲坐在我背上,语调特别无所谓道:“刚刚说过让你过来。”

    “我要离开。”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说完这句话,他起来又回到了床边,声音漠然道:“过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连忙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忍着身上的疼痛几步过去。

    我特别乖顺的坐在他身边,努力让自己微笑着问:“你老有什么事?”

    薄音可能喜欢我这乖顺的模样,他用没有受伤的手臂支撑住自己,半弯着身子伸手用受伤的手腕使劲揉了揉我脑袋上的软发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他即使不怕疼,我看的也瘆得慌。

    小姑娘?对他来说是有点小。

    我二十岁嫁给严柯,现在不过二十二岁。

    但是他今年满三十,比我大八岁。

    “楚时。”

    我胡诌了一个名字,不能让他知道本名,以后也要避免和他见面。

    “楚时。”他用清朗的声音念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勾唇低声道:“很好听的名字,你也很漂亮。”

    薄音用手掌比划了一下我的脸,随即捏在自己掌心说:“脸小且精致,双眼泛光,明媚有活力,就连皮肤摸起来的手感也是不错的。小东西不错,这么小就有勾引男人的本事!”

    是的,我知道自己漂亮。

    但是被他说出来,我心里还是愉悦的。

    那个女人不想被男人夸?

    而且这个男人的长相又是这样的极品,漆黑的眸子幽深的看着我。

    像要将我吸进去一般。

    啧啧啧,太诱惑人!

    我的那个丈夫不及他一半!

    我按捺住浮动的心思,镇定的问:“那先生我可以走了吗?”

    “为什么?”

    我只是出来玩玩,出轨报复严柯而已。

    “我回家了。”

    “昨晚是谁说她是医生?”

    是我,昨晚他手腕上有伤。

    昨晚我骗他说我是在职医生可以帮他简单的处理伤口。

    这是个很拙劣的借口。

    没想到他还真信跟我回了我的一套公寓,一进门我就勾着他的脖子,双腿缠上他的腰,强吻他,挑逗他。

    而我也并不觉得他是一个什么好男人,是个资深老司机。

    因为被我一挑逗,他瞬间化被动为主动,伸手抱住我。

    这个和我想象中的小绵羊不一样。

    他生猛有力,比我还懂得怎么勾引人,完全不顾自己受伤的手腕,沉默着一直用自己的身体挑逗我。

    强制压住我在床上,要个不停。

    “昨晚见先生英俊,就……”

    “见色起意?”

    他唇角微微上勾,眸光点点,脸部轮廓是恰到好处的弧度,很坚硬也俊朗的不行,有丢丢的魅惑人。

    我连忙收住心神低头解释说:“我也只做过这么一次,希望先生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意。”

    “不介意,你很会服侍人。”

    这是在夸我?

    “那我可以走了吗?”

    “不做吗?继续。”

    语落,我被他伸手轻而易举的捞上床。

    事后,趁着他去浴室洗澡的那个时间,我连忙从床上起来慌乱的穿上衣服。

    没出息的逃之夭夭了。

    暗嘱自己,以后,千万不能和他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