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他的信条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1本章字数:1878字

    是的,我害怕至极,惶恐至极。

    我害怕严柯真的会夺走我的孩子。

    即使这个孩子的到来并没有让我多喜悦。

    但我也不舍!

    严柯一愣,神情略有这样犹豫,舒一一连忙安慰道:“怕什么,你真的相信那是你的孩子?难不成你们严家会被她一个人搞垮不成?”

    这个事儿精的小三!

    严柯闻言,立马从怀里掏出一瓶药,对我轻声道:“时光,这是打胎药,不要害怕,吃两颗就好了。”

    “滚。”

    我蹬着腿往后退,严柯步步紧逼。

    我恐惧、慌乱的又道:“严柯,这真的是你的孩子!”

    “不可能,时光。”严柯有一瞬间的错愕,解释道:“这半年除了上一次我们都没有做过,一次不可能就有!”

    “严柯,你会后悔的!”

    我苍白着脸,眼睛里的泪水终于像堤坝一样崩溃,我流下眼泪,哭的异常委屈。

    严柯愣在当场。

    还是舒一一强迫喂我。

    我撕心裂肺的呕吐,吐了出来,她又喂我。

    连续几次,她耐心的折磨我。

    我终于闭着眼睛认栽!

    他们轮流守着我二十四个小时,期间沙发上的婴儿哭泣过几次,外卖小哥也来过几次。

    我心里灰暗的不行。

    直到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我阴户有东西流出来,严柯大大咧咧的扯开我的裙子,看见后才松了一口气。

    严柯和舒一一离去之前,我冷漠的喊着他道:“严柯,留下离婚协议书,今日我受得苦,定要你以后百倍的偿还。”

    “放沙发上了,还有如果你要搭上钟家和我们严家对抗,大不了鱼死网破。还有时光,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你,但是身为父亲,我有了新的选择。”

    他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为什么?”

    那为什么?!

    为什么有了新的选择,还拿掉我的孩子?!

    他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抱着孩子径直的离开。

    离开之前,舒一一眼睛藐视的看着我。

    这个狐媚子!她一定会付出代价!

    等他们离开,我才忍着疼痛看了眼下身。

    白色的孕囊落在床上。

    看着恶心,也可怜的紧。

    我从包里拿起手机,看了眼里面的联系人。

    这么狼狈的事谁都不能说。

    我咬着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坐车去了医院。

    医生问我落胎的原因,我沉默。

    他倒好脾气的找了个女医生过来替我照了片子,又清理了子宫。

    我看着这小小的一团,心里有些委屈。

    他还没有长开啊。

    而且,我都打算生他下来了。

    我都打算要养着他了。

    我一个人在病房里打着吊针。

    不久后,病房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

    他挺拔着身姿,轮廓分明的脸异常的冷酷无情。

    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

    他迈着修长的两条腿进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紧紧的锁着眉头。

    望着我的目光特别的冷漠,道:“一天时间不见,就被人欺负成这样?”

    “不关大叔的事。”

    我偏过头,不去看薄音。

    我出了这样倒霉的事。

    没想到第一个找到我的人居然会是他。

    心里说不感动都是假的。

    薄音嗓音依旧冷漠,依旧没有情绪,像诉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对我说道:“楚时,孩子没了可以再有,被人欺负了可以再还回去。但是不要装的一副伤心难过的模样,你这个模样看起来像个彻底的失败者。”

    他讽刺我,瞧不起我,也……安慰我。

    薄音他能找到这里,说明派人做了调查。

    知道我孩子没了是很正常的事。

    知道我被哪些人欺负,也是很正常的事。

    毕竟传闻中的他,是无所不能的。

    我不会这么弱的,严柯欺负我,我不会忍气吞声的。

    我钟时光活了这么大。

    第一个闷亏就吃在了严柯的身上。

    还吃的如此彻头彻尾!

    但是,首要是,我纠正薄音道:“我叫钟时光。”

    薄音没有理会我这句话,而是微微弯着腰身,伸手扭过我的脑袋,眼睛直直的对着我,深黑的眸子像一道深深的旋风一样。

    带着强大的引力。

    挣脱不开,也逃脱不掉。

    他道:“知道我的信条吗?”

    我下意识接上问:“什么?”

    “谁敢胆欺负到我的领土上,就要做好他的领土被我吞噬的准备!”薄音顿了顿,低头热热的气息落在我脸上,但又瞬间冷却,凉凉的。

    这个男人气场太强。

    “钟时光,严家的仇我帮你报。”

    他语气斩钉截铁!

    我愣住,随即明白问:“那你的要求是什么?”

    “让我睡一个月,当然你要尽情的主动,我薄音不缺一副尸体。”他说的如此直白,又理所当然。

    他知不知道害臊两个字怎么写?

    而且他在床上控制欲那么强,我能主动的起来?

    这不是在开玩笑?!

    再说他没有再提让我做他女人的话。

    他这样的男人可能拉不下面子说第二次。

    不过他再次提出来,我也是不会答应的。

    我不想做他的情人或者太太。

    因为,薄音,这个人,我确实不想接近。

    何况还是这么一个资深老司机。

    我好奇问:“为什么偏偏是我?”

    他这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做什么要死磕我?

    “小东西,因为我觉得你随意,你信吗?”

    这……我随意?

    我长这么大就勾引了他这么一个男人!

    当然,还有一个暗恋失败,胎死腹中。

    “我答应。”

    我失掉一个孩子,即使他的到来没有那么让我欣喜。

    但我还是特别的难过。

    输了液之后,薄音送我回钟家,他离开前直接说:“回去,等你身体恢复了再过来伺候我。”

    我点头,没有反驳。

    这是我和他的一场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