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再遇青春时光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0:11本章字数:3197字

    进卧室之际,我手握着门把,忍不住的偏头看了眼依旧坐在阳台沙发上的薄音,他的侧脸微微有些落寂。

    微微有些落寂……

    我居然在薄音的身上想到了这个词,我连忙摇摇头进卧室用毛巾擦拭头发。

    或许薄音他不是落寂,而是长久以来都是一种情绪,在明明暗暗的灯光里,让我看的有些花眼了而已。

    整夜薄音都没有进房间,除了第一次以外他再也没有同床和我睡过。

    即使做爱后也是率先抽身离开。

    天清明的时候,我睁开眼看见房间里空荡荡的,而鼻尖却充斥着陌生又熟悉的气息,心底有一瞬间的恍惚。

    我伸手揉了揉眼睛,偏头看见一旁沙发上的西装,是薄音离开前换下的。

    难怪……气息这样浓厚。

    属于男人清冽,迷人的味道。

    我起身下床去浴室洗漱,化了个淡妆,之后换了一身衣服就出门了。

    我这一个月不能回家,只有跑到梁影的公司里去骚扰她,打发一下我的时间。

    但是在公司门口我止步了,因为远处那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正往梁氏集团里面走的男人,是乱了我一个青春的男人。

    不是乱了我一个青春,是乱了我整颗心,因为我暗恋了他整整六年之久。

    慕修远。

    即使只有一个侧脸,随即一个背影,即使他成熟稳重,英俊了很多,但我还是在众人里一眼就认出了他。

    慕修远是我的学长,和薄音一样比我大八岁,我初一的时候,他大三。

    我在附属中学,他在A大。

    他也是附属中学出去的,那年我刚升入初中,他回母校作为优秀大学生演讲。

    那时候他沉稳,帅气,懂礼貌,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干干净净的少年,穿着纯白的衬衫,只是袖子随意的挽上去一点,露出那时候还不算结实但是修长的手腕。

    而那时候我十二岁,他二十岁。

    即便当时我只有十二岁,但是出生豪门的我自小见惯很多纨绔子弟,觉得身边的男孩子都是一群小屌丝,绝对没有慕修远出众,也没有他有才华。

    比如……裴尚溪。

    而那时候我刚情窦初开,对异性产生好奇和好感的阶段,而他也正好出现在生命里。

    所以……一眼倾心、一见钟情。

    我的性子奔放热情,所以在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出现的时候,我果断的选择倒追。

    果断的跑到他的大学里去,穿着漂漂亮亮的公主裙想在他面前告白。

    想给他送一盒巧克力。

    但是这告白热情的开始,冷却的结束,我到A大的时候才知道,他有女朋友。

    一个很漂亮,长开了的姑娘,不像十二岁的我,还是一颗小豆芽。

    所以本来想轰轰烈烈明恋一场的我,只有转为地下恋情,暗恋他整整六年。

    刚开始的一年,他还在大学里读书,而我也通过他身边的朋友,认识了他。

    他将我当做小妹妹,会给我买零食,也会给我讲功课,更会伸手揉我的脑袋。

    那一年我忍着心中的酸楚,与那种隐晦的心情,一直待在他的身边。

    直到他大四出国留学。

    出国的前两年我和慕修远有频繁的联系,后来三年的联系断断续续的,而且一次比一次的陌生,一次比一次的敷衍。

    直到大一的时候我和严柯在一起,这才与他彻底断了联系。

    刚开始与严柯在一起的时候,凭借的是我对他的好感,后来觉得他这人挺会心疼自己的女朋友,所以才渐渐地爱上。

    可是到头来还是选择错误。

    眼睛略有些酸楚的望着那个进梁氏集团的孤高背影,我微垂着头转身离开。

    如今的我……心底依旧对他有微微涟漪,因为慕修远是在我最单纯的时候爱上的人,无论何时遇见我心底都会兵荒马乱。

    可如今的我……不配的。

    我坐着出租车到了医院,从上次堕胎后还没有好好的检查过身体。

    我这个人比较珍惜自己的身体,趁着有时间做了一次全身的检查。

    但结果出乎意料的好,医生说上次药流对我的身体没什么大的影响。

    但是后面怀孕的话尽量生下来,因为堕胎的次数对了,始终对身体不好。

    正想拿着报告离开的时候,我望着前面走过来的一男一女,暗叹倒霉。

    最近两天撞邪了不是?

    怎么总遇到这让人塞心的一对?

    我打招呼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索性站在原地,优雅的微笑的看着他们。

    严柯看见我依旧一愣,随即低头和舒一一从我身边离开,招呼也没有打。

    想来是想通了什么,知道求我没用。

    不过他肩膀上的绷带不见了,今天来医院应该就是拆绷带的。

    我刚想侧过身子离开,舒一一忽而转头,目光毒辣的看着我,全都是恨意。

    见这样,我奇了怪了,舒一一恨我什么?她这个狐媚子有资格吗?

    我哼了一声,高傲的转回头。

    刚出医院门口,有一个老熟人打电话过来了,是裴家小子裴尚溪。

    他和慕修远是很好的朋友,也是同我一个院子长大的小男孩。

    或者应该说是老男孩。

    他和慕修远是同一个年级的,曾经我就是通过他认识慕修远的。

    那时候他知道我喜欢慕修远,笑话了我好长一段时间,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接起电话,语调轻快的道:“哟,这是谁啊,不是和小情人渡蜜月吗?”

    “爷分手了。”裴尚溪愉悦的声音传来。

    我不在意道:“没事,过两天又换一个新的,你又不会断货,你怕什么?”

    “小爷听说你离婚了,过来打电话恭喜恭喜你,从你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你会离婚的,你看,被我说中了吧?”

    裴尚溪不喜欢严柯,所以从我结婚的时候就开始诅咒我离婚,那时候我骂他,他无所谓的耸耸肩道:“爷是预言家。”

    呸,真被他这小子说中了。

    “没事,我最近勾搭了一个男人,严柯出轨,怎么着我也要潇洒快活一回才行。”

    裴尚溪闻言,沉默了一会,讽刺我道:“就你那A罩杯的小身板,难道不怕搁着别人?钟时光你给爷讲讲,是谁给你的这个自信去勾搭男人?不是小爷说实话,真的,你别出去丢人现眼了。”

    我五指紧紧的握着手机,心里异常气愤,我吼他道:“呵,裴家老小子,你今天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是不是?”

    “A罩杯的钟时光妹妹,你给爷吐一个出来,爷就认输。”

    我猛的挂了电话,裴尚溪每次都是有本事气我的,而我总是被他牵着鼻子走。

    下次他打电话一定不接。

    刚想着这事,手机又响了起来,我还是忍不住,看也没有看名字,接起来继续吼道:“裴家老小子,姐姐我A罩杯怎么了?又不是给你摸的,即使你想摸,姐姐都不会随你的愿,还有你那个身板那个蜡黄脸色,看上去怎么看怎么都像肾亏!”

    我以前的确是A罩杯,但是我觉得自己怀孕的这几个月有长,应该有B吧。

    对,目测B。

    本来这块我挺没自信的,裴尚溪总是拿在嘴上讽刺我,故意让我塞心。

    对方久久的沉默,我有些疑惑从耳边拿下手机到眼前看了眼名字。

    我在这夏天的日头里凝固住,连忙又搁在耳边说:“这天真热,我这边正有事,裴家老小子,我先不和你说了。”

    现在就是要装傻充愣的时候。

    在挂断电话的时候,我听见对方淡漠如水的声音道:“A罩杯是吗?”

    薄音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我挂了电话。

    我和裴尚溪平时说话没什么下限,所以刚刚激动了些,我就像个要战斗的公鸡,一心一意的想堵裴尚溪的嘴。

    没想到打电话过来的是薄音。

    真的是,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是塞牙缝的,想到这我就心痛的不行。

    手机又响了,这次是裴尚溪。

    我直接挂断,将手机关机扔在挎包里。

    心情不高兴的时候,购物比较舒心。

    我从医院打车到商场,将薄音不喜欢的衣服样式全都买了一套。

    随后又去发廊保养了下头发,最后梳了一个可爱的苹果头。

    这显得我更加年轻。

    甚至……稚嫩。

    这家发廊是我第一次来,造型师看着我的头发,夸奖道:“美女这头发快及腰了,有没有兴趣染个流行的颜色。”

    我摇头,我就喜欢黑色。

    黑色的大波浪,是很好看的。

    我手臂上挂着许多购物袋,想起什么一样,又返回商场买了一块男士名表。

    我刚刚对其他男人说这样出格的话,按照薄音的性子……如若等会见到他,薄音要发脾气,我就将这个礼物推出去讨好他。

    如若他还不高兴,老娘还不伺候了。

    我将手机开机,按照百度上面的搜索,找到薄音公司的地址。

    坐出租车过去。

    在楼下的时候,我给薄音打电话,他没有接,直接将我忽视了。

    我索性直接发了个短信道:“薄先生,我在你公司楼下,保安不让我进去找你。”

    薄音是完全没有绯闻的那种,所以我想要光明正大的进入他的公司去找他。

    一心一意的想给他制造绯闻。

    毕竟一个月的时间太长,薄音这个男人又太冷漠,也太一意孤行。

    我得给自己找点事做,才不会无聊。

    但我完全想错了,当薄音的助理下来接我的时候,当我进了公司的时候。

    我才发现,他家的公司,这员工的素质都是顶级的。

    因为即使薄音的贴身助理领着我进去,也没有一人对我的出现感到……意外。

    亦或者八卦。

    我是被人完全忽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