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初见超尴尬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4本章字数:3037字

    有意思的是,《和陌生人去旅游》剧组每一季都会安排奇奇怪怪的见面地点。像第一季出其不意的菜市场,嘉宾们相视一笑曰“你也来买菜啊”,赚足了眼球。第二季画风一转,变成了麦田,嘉宾们齐齐化身农民伯伯,感受了一番收获的喜悦。第三季则贴近年轻人了,在大学校园,带着观众回忆青春。

    是以,这成了节目组一个固定亮点,也养成了观众猜地点的习惯。

    而这一次,导演组pass了很多方案,最后定在了约会手册必去地点——游乐园。不过不是高大上的迪士尼,而是全国不同城市的游客相对较少的儿童游乐园……

    林舒年昨天被母亲敲打了一番,今天终于没有穿他的军大衣系列,他其实对穿着很无所谓,能保暖遮羞就成了,甚至觉得越粗糙越显示男子汉气概。但到底是世家子弟,光是他母亲跟大姐给他买的衣服就足够换不停了。

    这会儿穿着他妈钱雪柔硬塞给他的古驰经典黑风衣,一如既往的黑色牛仔裤。本就清瘦的人显得愈发精干,仿佛风一吹就能吹到似的。

    头发比在部队的时候长了不少,刘海温顺地垂在额头,一张妖孽脸都显得青葱稚嫩了许多。前提是忽略他板起脸来冻死人的气场。

    到达游乐园,下车的时候,果然被围观了。林舒年长得很高,又瘦,带着些清冷的距离感,实在不难让人联想到“明星”一词,何况还跟着摄像、助理。群众们对着林舒年指指点点,念叨着“这是什么明星吧?”

    进园就安静多了,另一个嘉宾还没来,林舒年等得无趣,又不是明星能熟练地自己创造话题,就干巴巴地等着。

    等慕安到达目的地之后,林舒年已经坐上云霄飞车在自嗨了。

    两方工作人员回合,林舒年的助理指给慕安他的所在的时候,只见一道飞速而来的黑色身影,主人颇为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毫无激动的痕迹,就像安稳地坐在时速20的轿车里。

    作为晚到的一方,慕安自然而然地提着礼物等在出口。昨天听到搭档的声音非常有魅力,想必长相也不会差到哪里。

    画面中:嗯,近了!走近了!很好,嘉宾终于碰面了!双方友好地伸出了手,像领导会面一样,摇一摇手点一点头,很好,就差面向观众上扬唇角合影留念了。

    下一秒,程慕安就递上了礼物,而林舒年也反手冲小助理招手,拿到自己的礼物送了出去。

    很和谐,不是吗?

    只有现场导演的心在滴血……朋友,好歹互动一下吧!

    然而,当事人真的就这么波澜不惊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自诩为见过美人无数的林舒年在见到程慕安的时候还是有些小小惊讶的,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她像是港台娱乐圈巅峰时期的美女,美得惊艳又自然。

    但再漂亮的人百年之后也是一副枯骨,有什么区别呢?要知道,他每天对着镜子刮胡子,早就对美貌产生抗体了。惊鸿一瞥也不过宛如一颗石头坠入湖面,泛起一丝涟漪,而后陷于平静。

    慕安则不同,仰头看了看林舒年,嗯,自己现在身高是165cm,这位帅哥目测185cm以上。带妆的好处大概是可以遮掩羞红的脸,慕安感觉自己已经脸红到不行了。见多了生活中面相普通的男生,第一次接触高颜值男性,哪里控制得了要蹦跶出来的少女心。

    不过声明一点,她明白这种看上去很有贵气的男生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只不过纯粹欣赏罢了。

    倒是想到高中的时候自己短暂暗恋过的一个男生,长相斯文,也是瘦瘦高高的,带着一副眼镜,好像还是众人口中的“校草”来着。每次在学校里见到他的时候都会放慢脚步,难得地享受一下青春该有的样子。

    后来那个男生也考上了重点大学,现在应该也会是校园风云人物吧……

    慕安陷在回忆中,不想引起了林舒年的不满。

    林舒年心里很不满!

    说好的展示男子汉气概呢?

    不应该安排一个男嘉宾给他做搭档,然后全方面360度无死角碾压吗?韩世把他骗过来之后就不管了?看来非得告诉姐姐不可了!

    对着一个女人,打又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责任心又驱使他做事决不能半途而废。你能想象那种怨气冲天又不得不认命的感受吗?

    不,你不能。

    这种不满终于在发现程慕安神游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慕安并没有神游很久,脑海里不过是闪现了一些青葱记忆,甩甩头的工夫就过去了,她更多的是在想现在略略有些尴尬的处境。

    然而,大部分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等她结束了思虑,发现身旁的人落后了几步时,矛盾已经慢慢发酵了。

    慕安有些疑惑地侧身,望向林舒年,眼神询问“怎么了”,不过一触及到林舒年的冒着火的目光时,被惊地小跳着后退了小步,敏感地体悟到他似乎对自己不满。

    才见面没一会儿,自己没惹到他把?慕安怎么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晾了程慕安三秒钟,林舒年见她自觉地退回到自己身旁时才板着脸压着火气声音平平地训人:“程小姐,我希望你有身为嘉宾的自觉,不希望今后的行程中你一直处于神游状态。”

    自己这么不配合,也好意思责怪别人。这就是林舒年了。

    就像被老师发现在课堂开小差一样,妆容已经掩盖不住慕安胀红的脸,就连耳边都是羞愧的红,她掩面,非常不好意思,又给林舒年道歉:“对不起,我刚才一时走神了,不是故意的。”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大概会以一种幽默风趣的方式圆过去,然而这一组搭档,一个霸道地让人无语,一个耿直地让人叹气,就连在场的工作人员就感受到了溢出屏幕的尴尬,不难想象节目播出时观众的尴尬症会怎样发作。

    两个导演对视一眼,齐齐叹气,希望后面可以自然而然地逆袭吧。

    这时候,工作人员贴心又战战兢兢地往慕安手上送上了两张高铁票:“这是你们去往第一站的车票,目的地是千年古城绍兴。”

    慕安赶忙接下,非常感恩地冲PD(节目导演)敬礼点头就差千恩万谢,却又惹得大魔王林舒年侧目而视。

    慕安:……

    镜头拉到慕安拿着的车票,信息显示离出发时间还有很长一段间距。按理说,这时候两位嘉宾应该在见面的地点开展一下互相了解,询问一些兴趣爱好等非常普通但很快可以加强友好关系的事,但显然林舒年程慕安之流并没有这种意识的。

    节目第一天就收到了来自搭档的斥责,慕安难免觉得有些受挫,但依旧打起精神来,努力寻找话题。

    “现在出发还早,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小时候父亲的教育影响至深,慕安跟人交谈的时候都会对上对方的眼睛,显示真诚。但这会儿仰着脖子,还真的有些累。

    林舒年没说话,以军人的敏锐性扫射了公园一圈,又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仅有的生活常识,做出了一个决定。

    “这儿没什么意思,去咖啡馆吧。”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韩世以前追求他姐林白的时候,就经常约她喝咖啡。至于为什么要代入到自己身上,谁知道呢?

    工作人员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遂了林舒年的意,呼拉拉一群人上了车,就近去了某知名品牌连锁店。

    俊男美女的组合瞬间吸引了无数人围观,好在他俩在广大群众中还没有知名到让交通堵塞的地步,林舒年豪气地请了一圈的工作人员,让慕安坐着,自己则去拿咖啡。

    营业员是个长相挺漂亮的女生,看到林舒年这样的帅哥还是难免红了脸,熟练的动作此刻也显得生涩起来。

    影响了别人而不自知的林舒年却没有多看她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又哪里窝火了,绷着一张英气有余刚毅不足的漂亮脸蛋。

    “诺。”林舒年拽拽地把手里的咖啡递给慕安,坐下又不说话了。咖啡馆里的椅子对他来说有些矮了,下意识地双腿交叠,结果碰到了桌面,又不能像女人一样侧着腿。林舒年恨恨地把椅子往后挪了挪。

    一番鸡飞狗跳,等到终于尘埃落定,慕安发现坐在对面的男人身板笔直,十分嫌弃似的地拿着纸杯,眼神不知道瞥向哪里,反正没看她,就这么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见面到现在才短短几个小时,慕安已经基本了解到,这位有着“林舒年”这样柔和名字的男人,性格一点都不柔和,喜欢皱眉,一副全世界都欠了他钱的感觉。整个人像移动的炸药,稍微有些不对,就跟猫咪被踩了尾巴一样要炸毛跳起来。

    懂事以来,慕安还从没有跟男性这样近距离接触过,她在人际交往方面是有缺陷的,并且深知这一点。轻轻地叹了口气,慕安只希望之后的旅程里,林舒年能像现在这样温和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