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女人就是麻烦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4本章字数:3000字

    林舒年和程慕安的票是连在一起的,上了高铁发现还是幸运的两人座。林舒年本质上是个绅士的人了,让慕安选了靠窗的座位,自己则坐在了近走廊的一侧。他们对面座的乘客找到位子时,嘴巴都“哦”成了圆形,在镜头里特有喜感。

    节目组并没有霸道地对乘客提出无理要求,相反,他们很乐意记录最真实的一切。于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两个年轻女性开口问:“你们好,请问你们是在拍综艺节目吗?”

    乘客一号眼巴巴地盯着林舒年看,如果人身上自带动漫化功能的话,她此刻的眼睛就是两颗硕大的爱心。

    慕安已经初步了解了林舒年的性格,知道他肯定不耐烦回答,所以抢道:“是的。”引得以为慕安性格软糯的林舒年侧目而视,也让慕安精巧的耳垂渐渐染上一层粉红。

    “那是在拍《和陌生人去旅游》吗?”乘客二号转向程慕安追问。

    慕安惊叹于她的洞察力,点头,好奇地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乘客二号大概有一种在喜欢的人面前要好好表现的潜意识,捂嘴一笑:“因为你们两个人的气场很像陌生人啊!而且长得都那么好看,一堆摄影师跟着,应该只有陌生人这档节目了。”

    “而且,我们认识你!还给你投过票呢~”乘客一号道出事实。

    然而,不知道又是哪句话惹到了正在装深沉的林舒年,他像是被踩中了痛点一样开始变得烦躁起来,就差头发根根竖起了。

    但经过短短时间的相处,慕安已经了解这位搭档生气的方式有些特别,他不会像以前接触过的一些男人一样发火发在外人身上,反而只会跟自己较劲儿。像小孩儿,生气了就默默站在一边,等着大人来安慰。

    于是主动担起“外交官”一职的慕安岔开了话题,跟两个女生聊些了日常。她辅导过许多学生,虽不是师范专业,但在口才上还算不错,正常的聊天还是不缺话题的。

    林舒年却心想:女人就是话多!

    从S市到古城绍兴不过半天时间,快到站的时候,两个女生才想到要合影,不过一看到林舒年的黑脸就不敢过多邀请了,开开心心地跟慕安拍了照,祝他们旅游愉快。

    出来旅游,行李自然是不可或缺的。慕安的行李很简单,几件换洗衣物,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就完了,装在她用稿费新买的大背包里。林舒年的背包则比慕安的还要瘦一些。乘务员已经在报即将到站的信息,慕安刚准备站起来就瞥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向自己靠拢过来,从行李架上拿下了包。

    慕安在等林舒年把包给她,见他迟迟没有动作,才一只手无意地捏着裤子,说:“把包给我吧。”

    慕安声音不小,但快到站的时间车厢里闹哄哄的,林舒年并没有听清,还以为不是跟自己讲话,先一步走到了过道,冲慕安一瞥,示意她跟上。

    已经有许多乘客往这边来了,慕安也不想耽误时间,于是两手空空地搁在林舒年后面,望着一个黑漆漆的脑袋和黑不溜秋的包,莫名有些不知所措。

    而仍然在座位上的两个女生却面色涨红激动不已,凑在一起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你有没有觉得一种奇怪的尴尬萌!”“是啊是啊,炸毛直男不要太萌啦噜!”“我觉得他两其实挺配的,颜值配一脸,性格其实也很搭啊!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多么完美。希望他们这一组多多挖掘亮点啊。”之类的。

    --

    四月的绍兴正是柳絮纷飞的时节。到达酒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去往第一个景点的路上,垂柳依依,四处飞白,平白添了一份闲情逸致之感。

    慕安很早以前就对绍兴有种莫名的向往,这里记载过太多文人墨客生活过的痕迹,就像一本在岁月里流传着的书,每一页都是真实的历史。

    这一次得知第一站就是绍兴,慕安是很兴奋的。这种兴奋在到达目的地之后甚至超越了她对林舒年的畏惧,整张脸都舒展开了,也显得愈发生动,美得有些惊心动魄。

    众所周知,男生女生逛街最大的区别可能是带不带包这一点。慕安今天穿着一件宽松的米色卫衣,一件黑色牛仔裤,斜背一个深色小包,一扫之前的低气压,整个人都轻快了许多。

    林舒年则一如既往地一身黑,像是什么都没带,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黑老大的气势。一黑一白,倒是颇像情侣装。

    走在鲁迅故里的街上,工作日还是客流满满,每一处景点外的LED显示屏上在园人数居高不下,一观察大多都是老年旅游团。

    进园的方式很简单,刷身份证就可以了。要用到身份证的时候,慕安才想起上面的照片还是之前的自己,得找个时间重新去办一下了!不过眼下,还是别让摄像拍到才行。

    找到著名的“百草园”石碑时,两人终于有了互动——慕安请林舒年帮她拍照。手机递过来的时候,林舒年本能地要拒绝,但低头看到慕安闪着光的眼睛时又不忍心了。

    “谢谢!”见他接过了手机,慕安圆圆的杏眼眯成了一弯月,飞快地跑到那块石碑前,做了个标准游客pose,等着林舒年按下键。

    林舒年从来没做过帮别人拍照这种事,哪里知道要怎么选角度,站着军姿就对着镜头里笑得灿烂的慕安一咔嚓。照片出来时,笑倒了一大片——你应该能想象到被一个接近190cm的人俯拍是什么感觉吧?

    大概就是腿长只有0.3m的既视感。

    原本大气都不敢出的工作人员这下也没憋住,通通笑背过去。慕安看到照片的时候,两眼望天,也很是无语。

    最后还是林舒年的PD看不过去了,正准备英勇无畏地上前指导,但恼羞成怒的林舒年哪里肯再纡尊降贵给人拍照片,手机往PD那里一塞,恶狠狠地凶了慕安一眼,罢工了。

    最后是PD给慕安拍了张美美的游客照。

    因为这段小插曲,整个团队的范围都轻松了不少,当然如果不考虑林舒年越来越黑的脸的话。

    鲁迅故里的景点还是颇有特色的。绍兴市前几年打出的口号叫“跟着课本游绍兴”,足以显示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鲁迅故里则是市区里保存非常完好的代表景点。随便逛一处宅子,后院就能看到粗壮的古木郁郁森森。

    不过慕安最感兴趣的不是这些,而是景点里保存着的以前留下的文物。像旧式的床椅、旧式的盥洗室、灶头,在这里都能看到。

    她拿着手机兴冲冲地拍了又拍,林舒年跟在后面反倒像个陪着女朋友出来逛街的拎包帅哥了。

    逛了几个著名的点,再次返回主街的时候,慕安提议吃点特色小吃。绍兴有什么小吃啊?臭豆腐啊!

    进某著名臭豆腐店里的时候,林舒年满脸写着“抗拒”二字。

    慕安自己加上工作人员一份,光是臭豆腐就花了好了好些钱。慕安准备掏钱的时候,不知道林舒年是从哪里挖出来几张赞新的土豪金,十分豪迈又一脸不屑地“啪”在了案台上。

    老板娘大概也是个颜控,眼睛盯着慕安跟林舒年看了一会儿,结账的时候直接给抹掉了好几十的零头。

    送上来的臭豆腐被炸得金黄,外皮看上去非常酥脆,还起了一个一个的小褶,蘸料是放在桌子上方便客人自取的。有甜酱有辣酱。

    慕安也是南方人,对这种酱料是非常熟悉的。糯米饭团或者煎饼里放些一些,那味道别提多好了。

    但是,同样身为南方人的林舒年还是想不通眼前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吃这么臭的东西还吃得津津有味!

    慕安已经习惯了他的刀子嘴豆腐心炸毛看心情,用竹签叉起一个小豆腐沾了酱,送到林舒年嘴边劝诱:“你要试一下吗?吃进去一点都不臭,味道还很好呢!”

    林舒年撇撇嘴,轻哼一声,把头转向了另一边。他才不会上当!

    慕安像只仓鼠一样窃喜,伸回手,吃下了又一颗。

    已经开了吃戒,慕安索性按照美食攻略一路走了下去,一路上又吃了萝卜丝饼,买了孔乙己的茴香豆。还找到了传说中最正宗的奶油小潘(一种神似蛋挞的小食),咬一口,汁水横流,全是甜腻腻的味道。

    慕安第一次吃,不知道应该用小勺子挖,结果一咬,糖水飞溅,沾到了手指、发梢,镜头里是苦不堪言的窘迫表情。

    “女人就是麻烦。”看到这样让人“揪心”的画面,林舒年俊美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他是最看不得麻烦的,轻声念叨了一句,结果被摄像如实地记录了下来。

    说完人就不见了,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瓶矿泉水,冷冷地递了过去:“快点弄干净,我要去吃饭了!”

    言下之意:别多想,我才不是为了你去买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