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弃人而去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4本章字数:3306字

    晃晃悠悠,时间是过得很快的。结束了一天的旅程,回到酒店的时候,一群人都很累了,但还是得坚守在岗位上。跟其他综艺节目一样,嘉宾哪怕回到了房间,也是要照常拍摄的。等慕安打开房门的时候,还是被今天才安装的密集的摄像头吓了一跳。

    刚刚在走廊里,跟林舒年分道扬镳的时候,慕安主动道了晚安。林舒年却又恢复爱搭不理的样子,只是脚步顿了顿,扬了扬手就进屋了。

    慕安有心交好,但骨子里自尊心很强,也不会做死皮赖脸的事。既然对方无意结交,那往后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好。

    这个时间点,其他几组嘉宾都在房间里赚镜头。人其实有一种偷窥欲,观众最想看的也是明星在私人时间里做的事。深谙此道的明星一般不会放错休息时间的镜头。

    不过也有人幸运地不用长心眼就赚足镜头的。小生赵涛和影帝胡天头号粉丝的组合这一组就非常自然。喜欢看电影的人都知道,年前赵涛和胡天合作了一部警匪片,官宣里也常常把两个人拉出来做话题,什么影帝称赞后生可畏啦,什么赵涛称胡天为偶像啦,就差全中国的人都知道两人是关系还不错的朋友了。

    杨烨此人也是鸡贼,找来了闻名业内的胡天的一个铁粉和赵涛一组,他两今天一天除了游山玩水,剩下的话题就是“胡天、胡天、胡天”。赵涛已经快被这个网名叫胡天胡地的女生给逼疯了。白天也就算了,这都大晚上了,还跑来敲他门,硬是挤了进来说是要继续探讨影帝胡天的事迹。

    天知道赵涛是有多么生无可恋。

    任凭胡天胡地叽里呱啦讲了一堆,赵涛已经一愣一愣地快睡着了。等人终于发泄完兴奋劲儿,给赵涛发了张好人卡蹦跶着离开时,赵涛对着镜头说了句大实话“谢天谢地!”说着还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地拜了拜。惹得坚守在岗位的工作人员都笑喷了。

    小生易苏阳和男模秦思远这一组相对就波澜不惊一些,倒不是节目组特意麦麸,男男组合往往在节目的中后期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要么就是各种矛盾爆发,要么就是友好和谐还能创造些话题,要么就是称兄道弟把酒言欢,总归能碰撞出一些小火花供观众娱乐,因而,男男组合每一季都会存在。

    这一次小鲜肉和男模的组合也满足了各类少女心。也把演员和模特两种职业集合在了一起,势必引起不小的围观。

    苏阳是圈里公认的阳光型男,秦思远则是性冷淡风的个性男模,两人彼此不识,但在广大网友心目中一直是很合拍的一组。不过第一次旅游,暂时还处在互相了解阶段,正处于“相敬如宾”的状态。

    再来说说另一组的小花韩冰和段子手乌鸦嘴。

    韩冰是当下小花里走御姐风的一位,接演的角色和生活中的作风都偏向御姐系,一张冷艳的脸很受宅男追捧。段子手乌鸦嘴则以其“乌鸦嘴”著名,平常又喜欢原创一些冷笑话,挺受网友待见的。

    乌鸦嘴是个特别自来熟的人,长了一张宅男的脸,标配黑框眼镜,竖着板刷头,他倒是从未表露过自己女神就是韩冰这个消息。

    结果见到韩冰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抑制不住自己的内心,整整领结,说话也小心翼翼的,丝毫不符合段子手的身份,倒是有了另一番笑果。这一组刚好跟慕安组反了过来,女生冰着一张脸,男生毫不抗拒地赔笑。

    --

    按照国际惯例,陌生人节目的第一期旅游地都是国内的各类旅游景点,而且四组嘉宾分开旅行。到了第二期,则旅游模式有所改变。往后都会在设定上有多突破。也正是这种多变的设定,让观众有追下去的欲望。

    旅游的第一期拍摄就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氛围中和谐地过去了。除了慕安和林舒年一开始的矛盾爆点,后半程相对就温和了许多。

    回到S市,跟拍到嘉宾分开这一part,第一期节目才算顺利录制完毕。慕安其实还挺留念这段旅程的,算是圆了她一个小小的梦,手机里也记录了很多有意思的照片。

    走出站准备坐节目组准备的车返家,慕安非常友好地跟林舒年挥了挥手:“那下期再见吧,很开心这一次跟你一起去旅游。”

    倒不是虚伪客套话,慕安越来越觉得林舒年就像被娇惯长大的孩子,脾气臭,但心很软,就算被发了脾气,回想一下却还是挺可爱的。

    林舒年看慕安笑得灿烂,沉着脸心里却非常不爽,但他不清楚这种情绪从何而来。好在他不爽的时候多了去了,也没深究,别扭地转过了脸。

    慕安本来就没指望他能有个正常的反应——在她观察了无数遍林舒年在待人接物上的习惯之后,得出一个他看谁都不爽的结论。

    正打算上车,就听见一阵跑车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最后停在了保姆车的后面。从骚包的兰博基尼跑车上探出一个鸡窝头来:“小年年,哥哥我来接你回家喽!”

    那男人下了车,嘴里一直念叨不停:“我说,你不是在部队混不下去了吧?居然跑去混娱乐圈,哈哈哈哈哈,肯定是被你那姐夫给忽悠的!要我说,你混娱乐圈倒真不是不可以,一准儿把那些小鲜肉小鲜女的给比下去。嘿,我们两个可以组一个组合啊!名字……名字都是现成的,就叫灿烂年华怎么样?”说着,哥俩好地搭上了林舒年的肩膀。

    “滚!”林舒年本来就莫名生气,现在听到苏灿的碎碎念更觉得天灵盖都要冒烟儿了,抬手就给了对方一拳。

    不过苏灿也是个练家子,敏捷地闪了过去:“靠,谋杀啊你!”揉一揉并没有打到的肚子,装腔作势:“哥哥好心来接你吃饭,你却要送哥哥进医院,啧啧啧,天可怜见,你这个薄情寡义的臭男人!”说得好像自己不是男人一样。

    “噗……”慕安也是没见过嘴这么碎还特欠骂的男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哎哟喂~不说话我还没发现呢,这是哪里来的小妹妹,长得也忒标志了点!”苏灿这个大眼睛也是瞎,这会儿才看到别人的存在,颇为流氓地对着慕安摸了摸下巴,“啧啧啧,姑娘,有男朋友没?没有的话,有没有兴趣考虑一下本人。”说着,甩了把鸡窝头,“本人年方26,身高186,至今尚未婚配,也没有女朋友,家里有钱!你嫁过来绝对吃……”

    香字还没说完呢,这下是真的被揍了。

    工作人员看着黑化中的林舒年,夹紧尾巴跑了。什么?慕安怎么办?这不还有豪华跑车等着送吗!

    慕安无语眼睁睁地看着两辆保姆车齐齐关上车门,丢下她飞驰而去,也是无了语了。

    那边,被林舒年一顿胖揍之后,苏灿收起了痞子强调,身板也挺直了,正气十足地邀请她上车,要送她回家。

    “钥匙。”林舒年趁着苏灿口若悬河的时候,拿走了车钥匙,对着慕安打了个眼色,一个坐上了驾驶座,一个蹭上了副驾驶,果断锁门,溜了。

    “哎哟,我曹!”苏灿这个二愣子终于回过神来,咒骂了一句,“林舒年你个臭不要脸的家伙,有异性没人性!”骂完,眼珠转了一转,转头又打起了电话,“小宝贝儿,是我呀!我一个人在高铁站呢,没车~你来接我呗。”

    ……

    成年以来第一次“做坏事”,慕安回过神来才觉得有点对不起那个笑容灿烂的大男生,问某专心于开车的林驾驶员:“你朋友会不会生气啊?”

    “没关系,他乐意。”

    慕安扶额,无话可说了。

    “去哪儿?”林舒年问。

    慕安想了想,“我在市中心下车就行。”

    等红灯的时候,林舒年才抽出空闲侧身盯着慕安看了一小会儿,“不想让我知道你家在哪儿?”

    男性的气息倏然而至,声音在这方空间里显得格外磁性深沉,慕安有些局促地抿起了嘴,再说,哪有人会想他一样问得这么直白,让她怎么回答?

    好在很快就绿灯了,林舒年也回到了专心开车的状态,刚刚暧昧的一刻像被风吹得一干二净。

    慕安破罐子破摔,过了好一会儿回道:“麻烦帮我送到小宝街窄巷子。”其实那条巷子根本开不进车,无非是故意呛声。

    林舒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到了市区的时候,找了个停车位,不开了。

    慕安被他弄得有些懵,不解地望过去,得到冷冷的一句:“下车。”见慕安没有动静,还好心地目不斜视地仗着手长脚长越过慕安开了车门,毫无表情地强调:“下车。”

    再好脾气的人遇上这种操蛋的事儿都不可能有好修养,慕安背起自己的包,下了车,难得地骂了句“我曹”,盯着衣冠楚楚的林某人有些恨得压根儿痒,敲了敲紧闭的车窗。

    林舒年故意磨蹭了很久,才不耐地开了道小缝,慕安愤愤地说:“你怎么这么小气啊!”

    林舒年不答,反笑,说:“站远一点。”

    慕安气昏了头,脚不听使唤地后退了几步,紧接着,林舒年就驾着豪车扬长而去……

    慕安:这我还能说什么!

    等到路边有人停下来看她了,慕安才想到要戴上口罩。

    回到家里的时候,白英正在做大餐。还清了债务之后,母女二人的收入足以支撑日常开销,伙食也就自然而然变好了。

    慕安闻到一阵浓郁的骨头汤的香气,瞬间口水就被勾起来了。

    “安安回来啦,妈妈特地炖了排骨汤,你去洗漱一下就可以吃了。”白英不知道从哪里看到说做综艺节目特别累,这些天成天想着等慕安回来之后要好好给她好好补补。

    “诶,好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