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大魔王来电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5本章字数:3468字

    接到来自林舒年的电话是件很神奇的事。

    一个不留神耽误了时间,接起来的时候,慕安几乎本能地描绘出林舒年在电话那头冷着脸散发怨气的样子。

    不自觉地叹了口气,慕安发现自从遇上林舒年以来,她叹气的次数较之以往更胜,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喂,林先生。”人不在跟前,说话都有底气,“找我有何贵干?”慕安还记着那天被扔下车的怒火呢。

    林舒年见了鬼似的盯着手机,这个女人是有两幅面孔吗?死命压着要扔了手机的冲动,他大概是被鬼附身了才把通知程慕安下午拍宣传照的事揽了下来。遇上这个妖精脸之后,他觉得随时随地都会被气死。

    “公干!杨烨通知下午去韩氏拍宣传照。”传到话,林舒年又觉得玷污了自己高贵的身份,哼了一声,“别多想,我就是闲得慌。”

    慕安心道“我才不会多想呢”,无非就是不痛快了想找人出气罢了。

    “知道了,我现在就在公司,上了半天课饭还没吃快累死了。下午几点,在哪里?”大约是一种革命友谊让慕安忍不住倒了倒苦水。

    “两点、十六楼。”林舒年待在家里,早就舒舒服服地吃了中饭,这会儿开始觉得妖精脸有点可怜,说出来的话却很伤人:“就你那豆芽菜身材,赶紧多吃点养养肉吧!别饿出厌食症来!观众可不吃这一套。”

    慕安:……

    “行了行了,懒得跟你废话,下午准时,别又跟上次一样迟到!”嘟地一声,林舒年火气冲冲地挂断了。

    所以,这通电话到底是为了什么?

    慕安想不明白,换谁都想不明白。

    所幸还早,慕安点了外卖,在没人的教室用手机看了会儿书,不知不觉就快两点了。为了不让林舒年再有理由污蔑她,慕安定了个提早20分钟的闹钟,到点就去了十六楼。十六楼被打造成了一个室内摄影棚,方便旗下艺人拍摄各类宣传照用。

    说来,一般大型的综艺节目都是由电视台直接开发制作的,像陌生人这种由娱乐公司全权制作的并不多见。也是当时韩世上台时的一个赌。后来证明,收获大于投入,成了韩氏娱乐的一张名片。

    这会儿,摄影棚内灯光、道具已经调整了起来。观众看到的高大上的海报,其实拍摄的时候别提多尴尬,内景多寒碜了,除了摄影师的功力,基本就靠后期的神来之笔。十几个工作人员围着一个人,要旁若无人地摆出各种自恋的pose,讲道理,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好的。

    跟拍视频不一样,拍照对表现力的要求其实更高。真人秀,讲究个“真情流露”,跟着一天拍到晚,总能抓住几个亮点。

    照片则不然,表现力的好坏直接影响成片效果,而且表现力这种东西,玄之又玄。圈里某小花,演技不赖,人也漂亮,但硬照效果极其普通,基本就是让人看了就不想见到第二次。好在她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全身心投入演戏,反而赢得了敬业的好名声。

    慕安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被镁光灯闪得眼睛痛,开始担心自己表现不好。

    头发愈发稀薄的杨烨灵活地抖动着肥硕的身子,穿行在各个岗位之间,慕安都替他心累。

    小秦,慕安目前的助理,匆匆赶来,说了声抱歉,又开始跟摄影师沟通。倒只有慕安一个闲人在候场了。

    林舒年则是掐着点儿到的。他是单枪匹马来的,又换了一身说不上名字的迷彩,脸上还装斯文地架了一副金丝边眼睛,诡异的搭配让人记不住都难。

    来了也不说话,就往慕安身边一站。可能是他脾气大,气势也大,忙得有条不紊的工作人员还是抽空瞅了他一眼,接着又干正事去。

    倒是清清秀秀的老实人小秦,见到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林舒年眼毒地瞥见了人群中的小秦,心想着,姐夫办事儿的速度可真不行。

    这事儿说来也不长,不过是第一期节目的时候总是看到这个“弱不禁风”的助理在妖精脸面上晃来晃去,晃得他眼睛疼,所以一回来,他就跟韩世说了此事。让他把助理换成女人,这样才赏心悦目。

    韩世也是日了狗了了,凭什么要他充当这种“保姆”的角色啊!但是人家是小舅子啊,没办法,只能继续忍着。

    小秦今天是临时来救场的,因为助理人选还没搞定。谁曾想,这都要经受林舒年的眼刀攻势…

    布场完毕,就该正式拍摄了。这两位都是纯纯的新人,化妆期间,杨烨特有人情味地让摄影师先跟他们沟通了一番。

    是一个留着小辫子又满面胡茬的男摄影师。

    名叫Tim的摄影师一甩头发,飞速地介绍:“没拍过照片也成,就是几张简单硬照,要求不高,个人照就当拍证件照就好了!就是合照的时候,最好你们自己想一个情景,把它表现出来。”

    也不管别人理不理解,赶鸭子上架似的,等化妆师松了手,就把手伸向看起来更听话的慕安,推到了白布景前。

    灯光很刺眼,慕安本能地闭起了眼睛,等稍微适应了一些,才慢慢睁开了眼。就看见距离自己很近,一群人围着看……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慕安自己像只猴子,而工作人员就是看猴戏的人。

    “好好好,身体站正一点,”但其他人并没有那么多想法,Tim拿起摄影机,开始指导慕安做动作了,“笑一下,脸不要这么僵。”

    “对对对,保持这个姿势,笑,自然地笑。”

    笑到脸抽筋,终于拍完了个人部分。被瓶瓶罐罐折磨地差点要暴走的林舒年,嘲笑似的怼了慕安一眼,酷酷地走到了幕布前。

    有一种人天生就是走路带风,身上发光,吸引别人注意的。

    林舒年就是这种人。

    所到之处,便是众人瞩目之处。

    Tim大概也是爱好男色之人,看到慕安都没什么反应,现在林舒年往那里一站,嘴巴也不碎了,片场就听到摄影机咔嚓咔嚓的声音。

    虽然现在流行数码不用胶卷了,但内存也是要考虑一下的好伐?

    林舒年个人部分顺利结束,接着就是重头戏——合照。对此,杨烨其实心里早就有了想法。

    “你们不是吵过一架吗?按照那个情景来就行了!”杨烨是个很有想法的人,不然也不会中年秃顶。全然不怕嘉宾会尴尬,说:“就是你教训慕安走神那一段,现场重现一下!合照就按矛盾爆发的节奏来。”

    说起那段,慕安就觉得丢脸,现在还要场景重现一下,又觉得羞耻。但导演都发话了,硬着头皮都得上。

    “场景重现一下!回想一下当时你们的心里活动,表情要到位。”现场指挥换成了杨烨,这个男人吼得声嘶力竭,丝毫不比电影导演们发火声来的小。

    “慕安,你侧身对着镜头。对对对,两个人稍稍站开一点!距离,距离感!”

    面对着林舒年,照片本就是弱项的慕安更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了,所以镜头里可笑地出现了女生同手同脚的画面。

    那会儿是自然而然的本能反应,现在却是朗朗乾坤下生硬的举动。更要命的是,有时候你越想做好就越做不好。

    慕安已经听到有人暗暗地说着一些难听的话,心一急,眼睛红红地快要哭出来。林舒年就站在她对面,最能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

    不知为什么,林舒年心里闪过一丝从来没有的名曰“心疼”的东西,但他还不是很能理解这种情绪,只能归结为现场工作人员太吵了,惹得他非常不高兴。

    并不美好的过程却蹴就了相当完美的结果。

    Tim作为专业摄影师,在两人只顾得上自己的心理活动时已经拍下了“一个发怒”、“一个可怜”的双人照。放大一看,慕安眼圈暗暗地红让整张照片都变得生动起来。杨烨忍不住要叫好。

    拍摄结束,又都各忙各的去了。

    杨烨也只是拍了拍慕安的肩膀,晃悠悠地走了。在这个圈子里,流言蜚语犹如空气,一直都在那里,你抓不住,却能感受到。每一个要在圈子里混的人,都得闯过这个关卡。

    最后留在现场的反而是慕安跟林舒年这对冤家。

    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为人宗旨,林舒年是想着赶紧走人的。但目光不由自主地瞥见了还在收拾情绪的程慕安。

    从他这个角度,只看到妖精脸有气无力地低着头,周身都弥漫着一种叫做“气馁”的气场。

    林舒年是最看不惯这种情绪的。

    “喂,”他喊,“你不会因为照片拍不好就泄气了吧?”见对方抬起头来,却还是嗤笑了一声,“这点小事就能打倒你的话,我劝你趁早收拾铺盖回家吧。”

    在林舒年的字典里是没有“无奈”这个词的。别看他生于钟鸣鼎食之家,该吃的苦头一点没少吃过。

    打小就被扔进军营真刀真枪地练,到大一些真的进了特种部队,每天风吹日晒地操练,任务也没少做。说得夸张一些,那都是从鬼门关闯过来的。

    林舒年当教官的时候,底下的兵没一个敢顶嘴质疑,只有绝对的服从。曾经有个不怕死的小孩儿顶撞他,质疑那些任务教官自己也完成不了。那是一群新兵,看到长相柔丽的林舒年多少有些不服。林舒年也不废话,亲自上阵带头练。最后,一个个都变哑巴了,彻底服气了。

    他是打心眼儿里觉得“无奈”这种情绪不过是弱者的借口。

    话又说回来,那是他在男人世界里的看法和准则。用到女人身上,多少是要打点折扣的。不是瞧不起女人,他比谁都知道女子不易。

    话已出口,林舒年唯有暗骂自己一句,面上则丝毫不显。

    慕安闻言并不惊讶,抬眸见到林舒年一脸别扭的样子反而觉得好笑,她也确实笑了:“当然,这点小事打不倒我的。”

    这下,轮到林舒年惊叹“这女人果然不一般,脸皮怎么这么厚”了…

    暗自觉得自己被愚弄的林舒年凶神恶煞地瞪了慕安一眼,抬脚就走。慕安实在摸不透这位少爷的脑回路,不过看到别人不开心,慕安就开心了,一扫之前的颓废,踏着轻快的步伐跟在林舒年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