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美色误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5本章字数:3043字

    “演戏啊?”唐景是个小话唠,忙不迭地接过话茬,“演戏其实真挺好玩儿的,不过也累。”撑着下巴,眨着一双润润的圆眼,对着慕安端详了一会儿,说:“要我说,你这张脸就适合大荧幕!”

    “大荧幕倒不是不行,”alin也放下筷子,侧过身来看着慕安,“但是你不是科班出身,唱歌跳舞演戏也都没有底子,我的建议,还是先上电视剧比较好。”alin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人脉广,效率高,就是说话很直,刚刚接触她的人总会以为是个不好相与之人。

    韩世找到她,让她带这个新人的时候,alin是有些抗拒的。混这个圈子,如果其他条件都不看,那一样东西是必须具备的。

    野心。

    不论是想红想赚钱还是想成就梦想事业,都得有野心。不然就算长得再漂亮,都只会是昙花一现。

    然而,她并没有从慕安的眼睛里看到野心。

    楚木挑了挑眉,从alin的语气中探听出一些意味,打断了这一片刻的尴尬:“电视剧好啊,现在那些大IP改编的,大部分都是电视剧,播出时间又长,起码能让观众记住这张脸。”影帝俏皮地抛了个电眼,“对了!欧阳的新戏好像还却女演员来着,导演是王珂,我倒是可以给慕安引荐一下。”

    听到欧阳这个名字,慕安“叮”地一下子绷直了神经,眼睛变得愈发有神,前倾着身体有些迫不及待地问楚木:“是演过绥安的那个欧阳吗?”

    楚木看着慕安变成迷妹的样子,大笑:“当然,怎么,你很喜欢他?”

    顾忌到有alin在场,慕安说话也收敛了一些:“是啊!看过他演的《天下》,角色很有魅力。”主要还是演员演得好,慕安心里补充道。

    “相信你很快可以跟他见面了。”

    一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慕安不禁感慨娱乐圈真的是个很神奇的地方。

    往后的几天,依旧是各种训练。

    alin是个嘴硬心软又总想要做到最好的人,私下给慕安找了几个老师,单独教课。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慕安的训练变得比之前强度更大,有时候回到家洗了澡,倒头就能睡着。她也终于体验到什么叫一秒睡着不是梦。

    白英自然心疼女儿这么拼命,每天除了工作就是想着给慕安补充营养。

    努力总是会有回报的,苦练形体的结果就是慕安发现自己竟然比“变身”时又抽条了2cm!镜子面前,慕安一身黑色紧身练功服,扎的高高的丸子头俏皮可爱,细长白皙的脖颈让她看起来宛如一只高傲的天鹅,整个人都显得神采奕奕。

    气质这种东西是可以培养出来的。站姿笔挺跟弓腰驼背,精气神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有自信跟没自信,眼睛里的神采也会不一样。那些光芒万丈的大明星,哪一个不是私下做了千万次练习的。

    这几天,慕安正在加紧学习“惊鸿舞”,因为alin帮她拿到的第一个试镜的角色是电视剧《逆水》中的花魁一角。

    试镜那天alin第一次单独带着慕安赶往片场。经过一段时间的集中训练,慕安整个人的状态比刚见面时好太多了。alin也看她顺眼了很多。一路上也指点了一些在这个圈子里为人处世之道,慕安收获颇丰。

    剧组还没开机,因此试镜的地点被定在一家酒店里。一路畅通,到了酒店房间,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收拾桌椅,见到alin都挺熟稔地打招呼。唐景之前拍过一部现代剧,也是这个团队制作的,所以alin跟他们相当熟悉。

    慕安是跟着alin一路对人笑过来的。她今天化了淡妆,嘴唇是浅浅的红,良好的仪态给她的笑意捎上了一丝疏离,显得优雅又不失礼节。一袭温柔的长发披在肩上,随着轻盈的脚步优美地划着小小弧度,让周遭都氤氲着温柔的气息。

    饶是这里的工作人员都见惯了大明星大场面,见到程慕安的第一眼还是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王导,”alin直冲一位正致力于校准桌子是否对齐的瘦弱男子打招呼,“您那强迫症还没治好呢?”

    那男子闻言略一抬头,“这病可不能治,治好了我就不是我了。”大概是瞥见了alin身侧的慕安,低下去的头又迅速抬了起来,目光如炬地看了几秒,直起身子开门见山道:“这就是你说带来试镜的人?”

    alin闻言,伸出手往慕安背上轻轻一推:“对。这是慕安,我新带的艺人。慕安,这是王珂王导,鼎鼎有名的良心导演。”她调侃。王珂这些年因为强迫症的功劳,导的戏水准普遍偏高,被网友戏称“导演中的良心”。

    “王导好。”

    “你好。叫慕安是吧?”王珂跟其他大腹便便的导演不一样,精瘦,眼神锐利,被他盯着看的时候心里都会毛毛的,他说:“外形挺符合的,之前也给了你角色剧本,今天试镜也没别的,就是舞蹈这一关。”

    说着,拍了拍手,让工作人员暂时都停了下来。

    “需要时间准备,还是现在就可以来?”

    慕安压了压紧张不安的情绪,深吸一口气,道:“现在就可以。”

    “那行,小王,带她去换服装。”

    惊鸿舞是是唐代宫廷舞蹈,是唐玄宗早期宠妃梅妃的成名舞蹈,已失传。现在的惊鸿舞是后人根据前人留下的文字描述演化而来。

    唐代诗人李群玉有诗云:“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耳时流盼,修据欲溯空,唯愁提不住,飞去逐惊鸿。”

    明代裘昌今《太真全史》卷首有幅木刻插图,题为《惊鸿舞》,描绘梅妃身穿长袖舞衣,长裙曳地,肩披长巾,正在做纵身飞舞动作,犹如惊飞的鸿雁,这就是明代画家想象中的《惊鸿舞》。

    前人的诗词笔墨,化为后人想象中的长袖惊鸿舞,是轻盈、飘逸、柔美又优雅的。

    慕安着一袭白纱,甩起一段长袖,开合遮掩间身姿随之舒展,盈盈一握的腰柔软婀娜,墨发倾披如瀑,一双眼如月下潋滟的水,幽深而绝美。美人一笑,一弯若有似无的笑衬得这张完美的脸陡然冷艳绝情起来。

    舞蹈戛然而止。

    就像好戏到了高潮的临界点,所有的喧哗热闹只待最后的引爆,然而,一切都归于寂静。死寂,连呼吸都片刻停止。

    慕安的这一支舞并不算绝佳,但那一笑为她赢得了满堂喝彩。就连alin也不由地攥紧了拳,目光深邃地打量起她,开始重新评估手里这名艺人。

    “谢谢。”稳了稳气息,慕安甩着长袖冲王珂俏皮地鞠躬,又变成了那个尚显生涩的新人。

    alin没有想错,野心确实可以让人充满斗志,但还有一样东西,也会让人无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都能勇往直前,那叫责任心。

    一舞过后,王珂没有发话,而是沉思了片刻,问慕安:“湘月为什么会笑?”

    慕安刚刚试镜的角色名叫湘月,是以舞艺惊艳洛阳的一代花魁。跳这段舞蹈的背景是天下第一楼听雨楼楼主五十寿诞,也是这个角色第一次出场。

    慕安接到剧本的时候找了原小说来看,才知道这部剧也是现下最流行的IP改编,小说红极一时。原著里,湘月是个悲剧人物,无父无母,自幼被听雨楼楼主收养,苦练舞艺终得惊艳世人。

    但。

    慕安直视王珂的眼睛,答道:“因为湘月心里知道自己不过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又无法逃脱命运,但她天性骄傲,所以只会让自己孤傲地笑,不会悲苦地哭。”

    慕安侃侃而谈的时候,王珂同样在观察这个新人。他是大风大浪闯过来的,坚守着作为一名导演的操守,选演员,特别是重要角色,向来是宁拖勿滥。眼下这部戏,男女主角已经定下,剩下几个重要配角也有些头绪,就是湘月这个人物让她有点头疼。大花年纪不适合,小花里又没几个能撑得起来。

    不过,现在嘛,王珂摸摸早上才刚剃掉的胡茬,心里大体已经有了决定。

    “你对角色的理解挺到位。行,今天就先到这里吧。”王珂主动跟慕安握了握手,又转向alin,说:“之后电话联系。”

    alin一挑眉,笑着说:“好,等你通知。”

    离开了酒店,坐在车里的时候,慕安才想起来问:“alin姐,我刚刚没有表现得很差吧?”为了练这个舞,她整个人都快散架了,老师说她目前能达到合格分,想要更好还得继续练。

    alin显然比之前重视了很多,正面肯定了她:“还不错,连王珂都被你唬住了。”见慕安眼睛亮亮的,还带着一丝兴奋和不安,又补了一句:“没有意外的话,这个角色会是你的。”她是个人精,从王珂那句话那个神态里就基本猜到这个角色最终会花落慕安身上。但她一向是非常理性的人,不会轻易说出不确定的话来安慰别人。

    果然,还是美色误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