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所谓男子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5本章字数:3084字

    显而易见,林舒年确实是想好了对策的。

    对慕安递过来的充电宝视而不见,全神贯注地开始搜寻他的目标。终于在某一个方位的时候停住了人肉探索器。慕安惊恐地看着林舒年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继而迈着大步子直冲目标一号走去。

    愣了几秒,慕安立马拔腿跟上。

    林舒年的目标是一个肌肉硬汉。

    那大汉原本闭着眼睛哼着小曲儿,悠闲地享受着岁月静好。但一批人马抵达,声响不可谓不大,人群的影子还把人家要晒的太阳光遮挡地严严实实。大汉皱着眉头睁开眼睛查看情况,被面前的状态弄得一头雾水。

    “敢不敢跟我比赛?”林舒年见那人醒了,开门见山道:“比赛项目任你选,你输了的话…”挥了挥手,示意慕安把充电宝拿上来,“你输了就换给我一份比这个价值高的东西。”

    男人都是受不了挑衅的,何况那大汉一看就是个很感性的人,林舒年又一开场就摆出了“项目任你选”这种话。他有些不屑地上下打量了林舒年一遍,心想这个小弱鸡不是自己找死吗?蹭地站起来应战:“当然敢!你说比什么吧,我可不想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你。”

    慕安原以为林舒年听了这话肯定得发作,没想到他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用他天生的低沉嗓音说道:“说到做到,你选吧。”

    那大汉也不谦让了,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胸前的两摊肌肉,那画面实在叫慕安觉得难以直视。

    考虑了没多久,那人就确定了比赛项目:“俯卧撑,一口气比谁做得多。”又道:“还没说你输了怎么办呢?”

    林舒年轻笑:“我不会输。”

    对方也横了起来:“那可不一定!”大概是考虑到有摄影机在,没吐出什么难听的话:“你输了就把我住酒店的钱付清。”心里想着怎么也得宰他一顿。

    “行。”林舒年也要求先看对方能拿出什么东西。那人指了指手上的表:“输了我把表换给你。”

    “计时开始。”

    PD一声令下,两人开始做俯卧撑。

    都是俯卧的姿势,越发能对比出两人的身材状况。林舒年穿着一件迷彩T恤,一件黑色半长裤,露出的小腿在男人堆里略显白皙。整个人修长匀称,肌肉都潜藏在合适的地方,毫不突兀。反观那个硬汉型男,一身的肌肉,看上去非常健壮,但跟林舒年一对比,原本就不高的人显得愈发矮小粗壮。

    两人并排,慕安脑海中浮现一个非常不恰当的比喻:清新淡雅如沐春风的纤长莴笋和满目横肉油腻不堪的粗壮鸡腿…

    “70,71,72……”

    大汉的肌肉也不是白练的,一口气做到75个俯卧撑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已经到达他的体力极限,之后实在撑不住,气喘吁吁地趴了下去。

    “80,81…”林舒年还在继续,确认自己已经赢了之后淡定地站了起来,拍了拍手,除了大汗淋漓面色微红,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手一伸:“手表。”

    那人也是心服口服,送上手表,换回一个充电宝。

    事后想一想,这不坑爹吗?又丢人都丢财的。但你让时间倒流,他肯定还是会应战。这叫性格使然。

    慕安也沉浸在“林舒年体力竟然这么好”的信息中难以回神。就连林舒年瞪了她两眼都没有察觉,甚至觉得真人不可貌相,对他都有所改观了!哪里知道这才是林舒年参加节目的“最初目的”呢。

    成功秀了“男子力”的林舒年像个吵架胜利的小孩儿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寻找下一个目标。在成功干掉三个“弱鸡”之后,手里的物品已经从最原始的水杯变成了价值上万的单反。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一技傍身,是多么重要的事!

    任务完成,慕安组率先回到度假村,在集合点等候另一组到来。这半天下来,都是又累又渴,慕安跟林舒年还好,跟拍的工作人员还要凄惨,扛着重量级的摄影机,一天流的汗都够洗澡的了。

    等候的时间,也是休息的时间。

    但慕安却没有闲着。

    她在研究换回来的单反。

    很早以前,慕安就有一个摄影梦。光影、渲染,透过摄影捕捉到的画面是我们每天都在经历的每天都在见证的,却又不同于肉眼看到的。它把时间定格,它用一种画面艺术诠释我们熟知的事物,它可以让语言黯然失色。

    在阴差阳错地进入娱乐圈之前,慕安的梦想其实是当一名摄影师。

    这会儿有现成的器械,慕安又怎能按捺得住激动的心。

    快门、曝光、对焦……然而对第一次使用单反的慕安来说,那么多功能键让人心生畏惧,生怕哪一个按错就毁了这部来之不易的相机。

    林舒年表面上悠然地喝着白开水,眼神却控制不住地往慕安手上瞥。心道真是愚蠢的人类,这玩意儿都不会玩。

    实在看不过妖精脸对相机的折磨,林舒年纡尊降贵地往旁边挪了挪,这次吸取了上回的教训,假意咳嗽了一声,接着说:“单反都不会玩。”一副“我很懂哦还不快来请教我”的表情。

    慕安却没有顺着他的话接下去,淡定地拿出手机,打开微博,开始搜教程。

    “我现在是不会玩,但学了不就会了。”虽然上个任务中林舒年的举动拉回了一些好感,但慕安还记着他之前做过的事呢,哪有那么容易就和好的。

    林舒年就这么看着她一点点比照着教程上写的去调整光圈、快门时间…嗤之以鼻!

    好端端一个大师就坐在身边,不请教他反而去看那些模棱两可的东西,这女人是不是傻?

    摄影机如实地把两人闹别扭的画面记录了下来。两个PD躲在后面窃窃地笑,对视一眼,脑电波交流:总算是又内容能做了!

    不多时,秦思远一组也赶到了集合点。易苏阳大老远就亮着他们的战利品跟慕安打招呼。他们最后换到的是一个价值上万的翡翠镯子。

    跟林舒年靠实力说话靠比赛赢物品不同,这一组真的是纯刷脸。毕竟一个是小鲜肉,一个是超模,往那里一站就有小姑娘主动来换东西的。不过易苏阳考虑到自己“纯良”的人设,也没狮子大开口,一点一点地增加,最后换回来一个很不错的镯子。

    这让节目组有些难办了,两样东西看上去价值差不了太多,权衡之下,决定今天的最后一项任务中两组嘉宾条件相同。

    短暂的休息过后,最后一项任务发出了。

    做菜。

    操作台已经准备就绪,食材也已经到位。条件相同,嘉宾可以任意选择所需材料,每组做两种菜品,完成后会邀请一些路人品尝投票,加起来票数多的一组今晚可以睡豪华总统房,票数少的只能在这个草坪上睡帐篷。

    一听睡帐篷,林舒年顿时没了斗志。以前出任务的时候,什么艰苦条件没经历过,睡帐篷都是奢侈好吗?

    慕安也安心了,又不是风餐露宿,她还没睡过帐篷呢,感受一下野营的乐趣比睡豪华房还要让人难忘。

    林舒年不会做菜,所以他就光选那种可以生吃的素菜。慕安只会基本菜,所以她也只选方便煮熟的品种。秦思远跟易苏阳热火朝天乒铃乓啷地开始试验,这厢还对着菜品大眼瞪小眼。慕安对林舒年选的生菜之类嫌弃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自己搞定两个菜,让林舒年在一边打下手。一道西红柿炒鸡蛋,一个鸡汤,简单方便,坐等鸡肉煮熟就可以了。

    不得不说,慕安戴着围裙娴熟地洗手做汤羹,一张天仙一样的脸怎么看怎么违和。可以想象节目播出之后观众也会跟现场工作人员一样大跌眼镜。

    林舒年闲来无事,拿起单反拍起了慕安做菜的样子。低眉垂眼,安安静静的样子果然比凶起来美多了。皱眉、欣喜、手忙脚乱、专心致志,摄像机里面,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生动起来,明明是热火朝天的现场,透过相机却成了一个人的完整的世界。林舒年觉得自己的心率好像有些不齐,这种状况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上一次出现是在紧急任务途中。林舒年深吸一气,放下相机,很好,心率又正常了。

    四道菜上齐,秦思远跟易苏阳竟然捣腾出了一盆宫保鸡丁,一盆红烧肉,而且看上去像模像样,色香味已经占据了前两项。

    被邀请来的路人在品尝之后纷纷陷入了选择恐惧症,艰难的投票结束,秦思远一组以一票的微弱优势胜出,赢得了豪华总统房的奖励。

    这个时候就是男生表现的时候了,易苏阳热情地跟慕安换房间。没等慕安拒绝,林舒年已经替她开了口。

    易苏阳当下就有些不爽,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说:“男生当然没什么关系,慕安是女生,换一下没事的。”仍然扮演着好男人的角色。

    慕安觉得林舒年的拒绝莫名其妙,但自己也是这么想的,豪爽地谢绝了易苏阳的好意:“不用了,谢谢!我还没睡过帐篷呢,今天正好感受一下。”

    话已至此,易苏阳也就不再多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