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求和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5本章字数:3065字

    唐娴翻了个白眼,对苏灿的死缠烂打已经到了绝望的地步。天知道这个花花公子是不是天生欠虐,越不理他他反而越起劲,像块牛皮糖一样黏着你。在S市娱乐圈这个一亩三分地,最近的娱乐话题除了小花小生们又撕比了又整容了,最大的热点就是花花公子苏少追求美女编剧唐娴这桩趣事了。

    苏灿出身名门望族,人又长得不赖,人虽然花心,但对每一任女朋友都还不错。圈子里多少新人前仆后继地想攀上他这根高枝。谁想到,他一转身就装深情,一心一意追起人来。得不得说,很多女人是等着看唐娴笑话的。

    “小娴娴,今天有空出来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我还没有机会好好请你吃顿饭呢。”苏灿一脸谄媚,他的追求方式一点不像公子哥儿做派,反倒像上个世纪的街头小混混,逮着女主角就来油腔滑调那一套。

    慕安眼看着大气若斯的唐大编剧顷刻之间变了脸,整张脸都拉了下来,看起来不爽极了。

    “拜托,苏大公子,我都说了咱们不合适,能不能不要总还抓着我不放?”唐娴叹气,“喜欢你的大有人在,何必在我身上耗时间。”

    慕安近距离心情复杂地看着两个认识的人现场演绎爱恨情仇,心里漫出一股说不出来的尴尬滋味,她甚至悄悄地往后退了几步。

    苏灿神色黯然,显然是被唐娴的话打击到了。唐娴也抿着嘴唇,表情苦大仇深。

    “我们又没有在一起过,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又一次被拒绝,苏灿还是坚持,说:“追求你是我的自由,万一哪天你就接受了呢?”

    唐娴心想,我当然知道我不会接受,但已经说了那样的话,周围又有人在场,就忍住了没说。

    就在慕安努力要当一个合格的隐身者的时候,苏灿恍然大悟似的发现慕安的存在,“这不是慕安吗?”苏灿点头示意,“你在节目上表现很棒。还有,你跟阿年的组合很有特色,加油,看好你哟!”

    慕安却在想,原来上流阶层的人也会看电视啊!又想,他大概是为了看林舒年才看的吧。

    “谢谢。”

    苏灿回之一笑。

    有苏灿的场合,往往也有林舒年的身影。这次也不例外,只不过苏灿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林舒年则插着口袋慢悠悠地一路走来。

    他的气质实在有些过于打眼,让人想忽视都难。走到离三人还有几步距离时,停下了脚步。几人都是外貌优异的佼佼者,堵在这条很宽敞的走廊里,每一秒都像电影里的精致画面。就连训练有素的侍应生都忍不住都看几眼。

    “话说回来,慕安跟小娴是怎么认识的?”

    “公事。”唐娴答。

    “哦,原来如此,那今天是私人聚会还是公事?结束之后,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两位共聚一下?”苏灿开始筹划等会儿结束之后要带唐娴去哪里浪漫一下了,还拖林舒年下水,“阿年,你不是也说很久没见慕安了吗?”

    林舒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尴尬的情景,苏灿这是在搞什么鬼!他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苏灿在没话找话讨好唐娴顺便拉他下水。

    果然出门不看黄历是件悲伤的事。

    但现在关键是怎么让妖精脸明白他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搞不好她真的会相信,然后误以为自己喜欢她,再接着就变成像苏灿这样死缠烂打的人。天,想想都觉得可怕。

    饶是见多识广如唐娴,也从没遇到过一个人表情可以这样丰富,一会儿红一会儿黑,一会儿眉头紧锁,一会儿心事重重。更可怕的是,以上表情还是出自一个男人的面孔……

    尴尬的何止是林舒年一个人,慕安此时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没有什么比现场打脸这种事更加尴尬了!

    她跟林舒年本来就关系告急,经过苏灿这么一下,她严重怀疑,第三期录制时,他们俩会处于毫无交流的状态。

    “原来你们都在这儿呢!”alin见慕安和唐娴久久未归,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就找了出来,结果就看到几个人僵持的画面。

    “这不是苏大公子吗?”alin认出了苏灿,又想到此前关于苏灿跟唐娴的传闻,顿时豁然开朗,“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好久不见啊。”

    “是啊,alin姐你还是这么美丽大方。”

    alin跟林舒年不熟,再说他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外人也实在难以热情,于是只友好地表示了。

    “二位有事的话,我们就先不打扰了。”alin说。

    可苏灿一心想着怎么也要勾搭到唐娴一次,好容易不是在片场“偶遇”,天时地利只差人和,于是腆着脸道:“我跟阿年只是过来吃个饭,既然遇上了,不介意的话,我请客?”

    alin乐见其成,道:“苏少请客,哪有介意的道理。”

    嗯,介意的反正只有慕安、唐娴,或许加上一个林舒年。

    留在原地的小圆只能对这个消息表示:反正有帅哥看,我无所谓。

    人数一下子从四个壮大到六个,多的两个还是赏心悦目的正宗帅哥,怎么看怎么合算。小圆已经无心工作,只想静静欣赏帅哥了。

    alin自然是知道林舒年的,于是贴心地安排了慕安跟林舒年坐在一起。但她现在有些搞不懂,两人那种超级无敌的强大疏离感是什么情况。

    难道林舒年不是慕安的后台?难道Bosss说的小舅子还另有他人?不对啊,整个韩氏娱乐都知道韩世有多么爱他老婆,绝对不会有外遇。而且alin记得当时韩世说让她签慕安的时候还隐约提到了一句“小年”,那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当了经纪人那么多年,alin第一次觉得自己脑细胞不够用了。

    于是她索性不管,跟苏灿谈起事来。苏灿家在南方金融界相当有地位,什么产业都有所涉及,其中自然不乏娱乐业。

    从苏灿那里听到的一些消息,足够alin用心经营了。

    林舒年依旧冷酷得很,仿佛一个机器人缺少正常的情感。慕安觉得自己跟他闹别扭实在是一件很傻的事,再说她都想不起来到底为什么冷战了。于是趁大家的心思都在alin姐那边的时候,借着餐桌的掩饰,拿手指轻轻戳了戳林舒年的手臂。

    林舒年是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对自身周围的环境极其敏感,就在慕安捏着小指头戳上来的时候,他需要多大的耐力才克制住了想要反手亲擒拿的冲动。甚至心脏都为此哆嗦了一下。

    神色不明地顺着那根纤细的手指看向她的主人,主人正眨着无辜的杏眼,唇瓣微张,欲说还休。

    “林舒年,上次那件事我们都不要再计较了,现在这样很尴尬啊,回到正常的相处模式好不好?”慕安想起来了,这次的冷战主要是由那场电梯事故引起了。

    林舒年不明所以,高冷地问:“上次哪件事?”

    慕安抽空看了看其他人,嗯,很好,都在忙各自的话题,于是她凑近了说:“电梯那次啊!明明是你先吓我,我说了几句,你就又把我丢下了!”

    林舒年细细想了一下,终于想了起来却不以为然,道:“你被吓到是因为你胆子小,但你说我幼稚就是你的主观伤害。我丢下你是回报你的伤害。”

    慕安被说得一愣一愣的,连反驳都忘了。

    林舒年镇定自若地咬下一个枣,嗯,美味。

    果然跟着大姐能学到很多歪理,这更加坚定了以后大姐跟韩世吵架,他一定要在家围观的决心。吵赢的下一步是什么来着?哦,对了,得了便宜还得卖乖。

    林舒年侧过身去,看向那个可怜的吵架输了的小女孩,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有一定责任,那就都让它过去吧。”

    慕安满目感激之意。

    林舒年点点头,又在心里比了个YSE!这招果然好用。

    Alin已经跟苏灿聊到了慕安的角色问题,甚至连看苏灿不爽的唐娴也加了进来,聊得不可开交。

    苏灿以为以慕安的资本,起点怎么也得是电影才行。哪怕打酱油,也得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电影配角。唐娴则不以为然,电影起点是高,但短时间不容易巩固粉丝群体。电视剧就不同了,播出周期长,宣传得好的话,可以凭借第一部作品就达到小红,几部作品之后就会有固定的粉丝群体,这时候再转向大荧幕,演技基础会更好,粉丝也不会跳票。

    苏灿这回倒很坚定立场:“我不这么认为,现在电视圈的导演,哪一个能培养视帝?别说星空影视,团队虽然好,但慕安不可能一直跟一个团队合作。电影不一样,至少还有几个名导撑着,起码可以磨练演技。”

    这话不假。

    一时间,唐娴跟alin都静了下来思考。

    “你们说的都太片面了。”谁都没想到,这时候林舒年说话了,“不管是电视还是电影,最重要的事角色好不好,能不能尽快露脸。”

    林舒年一语中的,道明了真谛。

    几道目光齐刷刷膜拜之。

    有时候身处其中考虑得太多,倒不如外行人看得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