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被附赠的苏灿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5本章字数:2981字

    楚木闲了下来,alin就得忙起来。电影才开拍几天,主演就出了这样的事,导演也忙得焦头烂额。等楚木两三个月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事,临时换角又找不到合适的艺人,剧组又耗不起时间,再说这部电影主要围绕男主角展开,缺了他还真不行。

    顾正愁的头上那片海更宽阔了。

    Alina气势汹汹地找过去商谈楚木的事,虽已有影帝奖项傍身,但alin是指着这部片子让楚木再获殊荣的。影帝头衔,怎么也不嫌少不是?

    顾正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也是奔着导演奖去的。何况楚木已经为这个角色做了一个多月的生活体验,眼神里全是戏,让他放弃他还真舍不得。

    双方也算一拍即合,顾正以他那条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几个投资方,最后决定剧组暂停拍摄,等楚木伤好之后重新开机。

    消息落地,Alin才松了一口气。楚木反而一点反应都没有,自从住院之后这个而立之年的男神身上多了股老气沉沉的感觉,像一口枯井,波澜不惊。

    但那天摔门而去后,Alin却没有立场再去教楚木怎么当一个明星了,因为她自己就是一个不称职的经纪人。

    在楚木这里受挫丝毫不影响alin风风火火的行事作风,反正他有高级看护守着,alin就拿出了时间去敦促唐景和慕安。

    唐景下个月要开演唱会,这个月全心全意在练习演唱曲目、舞蹈。他走的是全能艺人这条路线,唱歌、演戏、主持,样样都会,还都拿得出手。所以他的粉丝大多都很死忠,不会轻易爬墙头。嘉宾是早就邀请了的,但他在舞蹈室见到同门师妹时,又萌生了新的想法。

    “慕安,你下个月16号有档期吗?那天有我的演唱会。”唐景穿着一件特宽松的卫衣,配上紧身裤,鸭舌帽,好一派街头少年风,他笑起来有连个大大的酒窝,太拉低年龄了,他问:“你有空吗?”

    慕安许久没见唐景,还是觉得对方亲切感十足,这大概就是天生的优势,练了一会儿舞有点气喘吁吁,说:“唔,16号应该已经回来了,如果alin姐没给我接其他工作的话,应该有空的。”难道是要请她去听演唱会吗?活了二十多年,还没听过呢,想必会有趣的很。

    “太好了!那我去跟alin姐说,让她别给你排工作了,你来演唱会当嘉宾吧!”

    嘉宾?不是请她看演唱会吗?

    慕安有点懵,傻傻地说:“可我不会唱歌啊。”

    “不会也不要紧,你不是会跳舞吗?到时候帮我去串个场就好了。不过,其实唱歌很简单的啦,让alin姐找个老师给你,简单一点的旋律,很快就能出师了。”唐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技多不压身,趁着现在有时间,多学点技能绝对不吃亏。以后拍电视拍电影,要会的东西可多了,能学就多学一点嘛。”

    唐景叽叽呱呱地给慕安洗脑,慕安认为,如果他不是当红艺人,传销组织里可能会有他一份。这嘴皮子也太溜了一点。

    “这件事包我身上!我去跟alin姐讲,至于曲目嘛,我选一首调子平和一点的不用飙高音的,你跟我合就行了。”

    慕安眨眨眼,还是有点懵,“万一车祸了怎么办?我怕给师兄丢人啊。”

    卷毛少年唐景背着手摇头晃脑:“千万不能去想这种万一,只要保证自己尽力去做就行了。”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教育道:“在粉丝眼里,你什么样儿他们都喜欢,只要用心只要真诚就可以了。有些事情不是完全可控的,没有必要去设想万一,不然你永远只会停留在一个地方。”

    这下,慕安不懵了,赞同、点头,师兄说的有道理!

    “这就对了嘛,等我的好消息吧。”

    唐景打了个响指,摩拳擦掌准备练舞了,慕安清醒过来,拉住宽大的卫衣一角:“师兄,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唐景两眼来回转,对慕安孩子气的举动有些好笑:“问吧。”

    “咳咳,”慕安松开手问道:“师兄那里有演唱会位子最好的票吗?”没听过演唱会,问的问题当然也不专业。

    唐景回想了一下,他手头上有的好像也已经所剩无几了:“VIP的票可能得找找了,你要的话,等会儿我让阿白去找一下。”也不用慕安用来做什么,他不是喜欢探听隐私的人,“几张?”

    “一张就够了,那先谢过师兄了。”

    “客气。”

    隔天果然受到了alin的召见,唐景的办事效率很高,alin已经同意唐景的想法,还真的给她找了个声乐老师授课,曲子也是现成的,学会唱现场就能糊弄过去。Alin还把两张楚木“繁星演唱会”的VIP门票送到了慕安手里。

    经纪人就不同于一般朋友了,alin对这两张门票的用处比较好奇,问她做什么用,慕安老老实实回答:“本来想送一张给林舒年的,但师兄既然送了两张,那另外一张就送给苏灿好了。”可怜的苏灿,还是被附赠的。

    “那你再拿一张去,”alin不知道又从哪里变出一张,“这一张还是给苏灿。”

    “啊?”慕安诧异,苏灿不是已经有一张了吗?但她很明智地没有问出来。

    “给他就行。”

    “哦。”

    事后想想,怎么那么笨啊!摆明了让苏灿去请唐娴的吗?

    所以说,脑子这个东西,每个人的反应速度都是不一样的。

    --

    曾在楚木病房偶遇的钟子期导演终于得空,亲自前来韩氏娱乐跟慕安碰面。这位大导演只带了一个助理,背了一个军包一样的东西,走进了会议室。

    “钟导喝茶还是咖啡?”

    “茶吧,人老了喝咖啡睡不着觉。”

    小圆领命,勤恳地跑腿去了。

    “咱们闲话就不多说了,我这儿有个本子,上次见到…”

    “慕安。”慕安好心提醒。

    钟子期哈哈地接道:“对,慕安,上次在医院看到你,感觉还挺不错的,很适合里面的一个女配角。”配角两个字特意讲重了些,问alin:“慕安暂时还没有作品面世,我不知道你们的包装想法,不过我觉得她合适,今天就跟你们聊聊这个角色,本子我也带了。”扬了扬手让助理递上,“你们可以先看看,想跟我老头子合作,我就定她。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这个人从来不怕没有演技,没有演技导演来教,只是千万别怕吃苦。”

    “钟导说得哪里话?”alin接道:“能让您看中是慕安的福气,您的本子,不看也知道是好的。但您肯定也知道,这种事确实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这样您看是否妥当,我最迟明天这个时间给您答复,您也给我一点时间去跟boss报备一下。”

    “行啊,”钟子期也非常爽快,“不差这一天,我主角都还没选好呢,哈哈。”

    慕安也笑,愚钝如她也看出来了,这是个爽快人。

    但alin还在纠结一件事:“这个片子您打算什么时候开拍?我们慕安签的综艺要录制到九月。”

    “还早呢,演员都没定,最快也要十月,正好可以接上慕安的档期。”

    “好,那我就放心了。”

    送走了钟子期,alin就去跟总监报备了,鉴于慕安的特殊性,还得跟韩世打个招呼。你看,管着有后台的人吧,有时候还就是麻烦。

    结果很乐观,钟子期的名声毕竟摆在那里,上赶着约戏的多如牛毛,能让他主动上门,就偷着乐吧。如今国内的文艺片,他拿第二,也没人敢信誓旦旦地说第一。出道作品是他的片子,只能说起点相当不错。

    与此同时,唐娴支的招也在进行中。慕安的微博账号已经有将近一千万的关注量,比起圈内知名艺人都毫不逊色。账号也是她自己在打理——前提是慕安是个很安分的人,偶尔更一些日常琐事,训练趣事,也不抱怨也不发鸡汤没有奇葩的用词问题,实在太像个普通人的微博了,反而拉近了自己跟粉丝的距离。

    在这样良好的基础之上,更新舞蹈练习视频日常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再说,舞姿曼妙身段优美,没有僵硬可笑的硬凹,对于被影视桥段荼毒了双目的观众来说,实属一股巨大的泥石流。

    钟子期这次的剧本依旧是文艺片,故事背景是新中国时期,一个偏远的乡村,一个老人的回忆为线索,讲述了一个画家的坎坷的一生。钟子期给慕安的角色是这个画家在流浪时偶遇的名叫素雅的知识女性。画家给美貌的素雅画了一幅画像,素雅爱上了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但画家年少轻狂怎肯为一个人停留,便毅然决然地拒接了素雅,踏上了寻访祖国山河的路。

    素雅这个角色戏份并不多,但在这个故事里却是点睛之笔,为整部昏沉的片子提亮了色彩。曾经少年,情窦初开,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