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小心思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5本章字数:3102字

    事情发生地太过突然了,连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小圆更是脸色都白了,见慕安往后倒去,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干脆就楞住了。

    就在慕安踩空的瞬间,林舒年的手比脑子反应更快,条件反射般伸了过去将人一把揽住。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就的眼力和手速,扶人的同时还牢牢抓住了单反的挂绳,以一人之力成功挡下两场近在眼前的事故。

    慕安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顶着向前,但阶梯的高度差让她一时间难以站稳,整个人摇摇晃晃宛如置身波浪之上,等她发觉自己似乎踩平站稳的时候,才发现整个人是半悬空的状况,而自己的上半身则被林舒年紧紧地搂在怀里!

    现场鸦雀无声,他们还未从这场小意外中回过神来,更重要的原因则大概是被两人此刻的造型给弄懵了。

    “慕安姐,你没事吧!”还是小圆第一个反应过来,直冲着慕安所在狂奔过去。这可是她的第一份工作,怎么能眼睁睁看着boss置身危地呢!

    一道圆乎乎的身影冲了过来,冲散了慕安的惊愕不安,原本软了的腿这会儿顺利着陆,踩到了平地。

    飞快地抬头看了林舒年一眼,见他神色不虞地紧绷着脸,慕安又愧疚地低下头来。

    “对不起。”蚊子一样嗡了一声,就被飞奔而来的小圆拽了过去。

    小圆神经兮兮地围着慕安转了一圈,紧张地询问:“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崴到了?”看着慕安那张惨白的脸,心疼极了,“慕安姐,我们找地方坐一会儿休息一下吧,我去跟导演商量一下。”

    现场导演也赶了过来,正好听到小圆的话,便接道:“先休息一会儿吧,让慕安缓缓。”又仔细询问慕安有没有受伤。

    反观大功臣林舒年,则完全被忽视了。

    怀里分量一轻,反而像少了点什么,莫名的情绪一闪而过,脑海里某种念头呼之欲出,却又说不清道不明,卡在了喉咙里,林舒年自是非常反感这种讨人厌的感觉,又不能像做任务那样干脆利落地找到源头除之而后快,只能归罪于这个麻烦精程慕安。

    细细想来,还真是如此,自从认识这个女人之后,他的世界里又多了“麻烦”这个词!这么想着,嘴上也诚实地吐出“麻烦”两个字。

    不远处,看似东张西望不知所措的慕安其实一直用余光瞥着林舒年,见他把手往口袋里一插,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过了一会儿吐出两个自己并不想听到的字,吊着的心骤然下沉,心情跌倒了谷底。

    果然,像她这样畏手畏脚还总是给别人添麻烦的人,到最后总是会被嫌弃的吧。说什么朋友,大概只是随声附和而已。

    因为这个意外,全组人员都原地调整了一下才重新投入拍摄。但原本已经“非常和谐”地颜值组却又回到了尴尬死人不偿命的状态。主要表现在慕安不主动跟林舒年搭话以及林舒年全程黑脸上。

    两个导演一对眼,心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偶像剧发生这种意外之后男女主角肯定要看对眼儿了,为嘛这一组嘉宾骨骼如此清奇,非但没有拉近距离,反而更尴尬了!

    说实话,林舒年也很郁闷,明明自己好心救了对方一次,为什么现在好像是自己欺负了她一样?麻烦精也不笑了,瘪着嘴像个小老太太一样,搞毛线啊!

    深谙“冷战”之道的林舒年干脆也黑起脸来,不就是比谁先按捺不住谁先低头嘛,那就来比啊!

    就是苦了随行的工作人员,一天天地跟着这两位嘉宾心情七上八下,好起来,额,好起来起码赏心悦目,杠起来简直没眼看啊!知道的以为你们是一言不合就吵架,不知道的还以为小情侣冷战啊喂!

    两个导演也没办法了,把慕安拎出来“教育”了一番,场面才稍显好看一些。

    几个目睹了全过程的吃瓜群众看得津津有味,又是有一定年纪的中年大叔大妈,用当地话交流着最新八卦。

    古镇自然有美味小吃等着游客品尝。路过一家水煎包店的时候,一个年迈的阿婆盛情邀请两人进来品尝他们的特色美食。

    那阿婆精神头很足,满脸皱纹但笑容非常灿烂,拉着慕安的手大声地说话,可惜慕安听不懂。于是求教周围看热闹的中年妇女,问:“大姐,这个婆婆说的是什么意思?能不能帮忙翻译一下。”

    那大姐咧嘴一笑,指了指她身边的林舒年,笑着说:“阿婆啊,看你们两个像吵架了,让你们赶快和好呢!”

    这就尴尬了,慕安假笑着应付了一句,想到节目任务的事,就问那大姐:“大姐,你知不知道哪里有我们要找的东西?”

    那人一听,捂着嘴巴嘿嘿一笑,摆摆手说:“不知道不知道。”

    明显是知道一些信息的,大姐,您这演技确实有点捉急啊。一看有戏,慕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撒娇卖萌求答案,各种方式都用上了,奈何人家就是不开口。

    无法,慕安败下阵来,做了个沮丧的表情还被摄像机如实记录在案。一心围观的林舒年却看出了门道,率先走进了小店,自顾自勘察起来。

    可能是当军人久了,身上自带人工感应器,也没见他多走一圈,就径直走到某个柜子面前,一蹲,手往地下那么一伸,几秒钟的工夫,就顺利找到了第一个线索。

    当事人不以为然地拆开小布袋看了起来,围观群众则纷纷张大嘴巴,对他的特意功能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慕安也不吃水煎包了,哒哒哒几步蹭上来,踮着脚尖也想看。

    林舒年也不好意思再跟女人计较,僵硬地把那张纸条往慕安手上递,谁知她并没有做好准备,傻傻地不知道接,被林舒年瞪了一眼才伸出手掌,接旨般接过了那张纸。期间,两人一句话都不曾说起,全凭火光四射眼神交流。

    “人有他大,天无他大。”慕安念着纸上的几个字,思忖了一会儿,想到,“这是个字谜吧!”

    林舒年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人,天,有无,大……”边念边比划,慕安到底也是学文出身的,答案就在嘴边了,“是个一字,这个线索是一!”

    导演组适时提醒慕安让她解答一下谜底的奥秘。

    慕安领会过来,对着纸上两句话解释道:“这个字谜应该说的就是,人加了某个字就变成了大,天去掉某个字也变成大,这样一推断,这个字就是一了。”

    但慕安并没有那么确定,“不过这只是我看到这两句话的想法,线索不止一个,等凑齐了所有的,再来验证正确性。”

    继林舒年的感应神功之后,节目组再次拜倒在慕安的机智之下,要知道做了那么多节目,见过那么多艺人,讲道理,情商高的不算少见,智商还不错的真的不算多。

    唯有林舒年心里想着:假!对镜头都能说出那么多话,跟我就没话讲?还救过你一次呢,真不懂感恩!

    顺利拿到第一条线索,增强了两人的信心,之后的古镇探索中,林舒年就瞄准了那些不敢直视他眼神的人,顺着人民群众找到大致范围,在这个大范围里再跟慕安通力合作找到目标所在。

    第二个线索是一副拼图,第三个线索是一本书,最后一个线索则是一张白纸上画着一个圆。集齐所有的线索之后,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开始拼图。

    节目组也是坑货,拼图嘛,做做样子也就差不多了,但他们偏不,整了整整百来块小小的拼图,摆明了整嘉宾。

    林舒年有轻微强迫症,他非要把拼图的四条边先找出来拼好,再顺着拼好的图块去拼全。慕安则随性一些,找到合适的先拼上,最后总能完成的。

    这样两个人凑在一起玩拼图,不打架已是极好的。

    最后,干脆各拼各的,组装得差不多了再接上。

    花了十来分钟,这幅图才拼凑完成,一看,是一座山峰的图案。

    把几条线索放在一起看,当地人肯定已经领会最后的谜底了,但慕安她们还云里雾里。

    “这是一,这个应该是山或者峰,这个应该就是书,”慕安指着前三个略略肯定,但第四个就不知所云了,“这个圆圈是什么意思呢?既然是地名的话,肯定也是指代一个字才对。”

    “拿手机查一下地名总不是犯规吧。”慕安拿出节目组给的手机,准备问一下度娘。

    “一峰书院!”

    “一峰书院。”

    几乎是同时,慕安跟林舒年说出了答案,齐齐对望,又转过头去。

    按照节目的规则,猜出了答案之后,慕安她们就应该赶往下一个目的地与另一组嘉宾汇合了。但导演接到电话,祸不单行,另一组嘉宾也出了点小意外,还去医院了,因而见面的时间要推到明天。

    这会儿已经不早了,一行人住宿也是件麻烦事,因而两导演先行去安排住宿事宜,让嘉宾先解决晚饭问题。

    等到摄像组结束拍摄,终于迎来自由的时光,慕安思来想去,决定先把演唱会的票送了再说,因为她实在吃不准再拍下去,她跟林舒年又会发生怎样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