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2本章字数:1210字

    浴室门前,我瞪视着他,恨不能用眼神就千刀万剐了他。

    “陆明森,你还是人吗。”

    “是人,还是你男人。”陆明森用他幽深、深不见底的视线瞥着我。

    “你想让我在这个家里,与那个女人一起,二女伺一夫?”不耻的想法,为人不耻的念头,我即使是说出来,都咬破了嘴唇渗出血。

    陆明森寻思了半秒,然后就厚颜无耻地耸了下肩膀。

    忍无可忍的我,抬手狠狠的甩向他的脸。

    预期的响声没有到来,陆明森只微偏头,二次躲开了。

    我的手沦陷在半空中,眼泪大颗大颗的滚下来。

    有人说,女人的眼泪是男人的软肋;也有人说女人的泪是为得到男人的宠爱而流。

    可有没有人说过,一个妻子的泪水,更多的是换来的丈夫的熟视无睹和漠然。

    陆明森看也不看我,他我行我速地迈步向衣柜前走过,自顾自从里面拿出一套男士睡衣,然后开始脱掉身上的湿衣服,不咸不淡地缓缓道:“原本我想你洗干净之后,让吴妈把孩子抱过来的,可是……你好像不愿意,那么……就等你愿意的时候再说孩子的事吧。”

    我用力的闭起眼,极力地压抑想要爆发的情绪,从齿间挤出两个字,“我洗。”

    陆明森出去,关门声传来,我呆滞地环视了这间写满我婚姻生活的卧房,每个角落都有幸福时刻留下的点点滴滴,现在看来却是充满了欺骗的牢笼,就连婚纱照里的笑容也是极尽讽刺。

    脚踝处的疼痛令我整个人都无力的倒下去,强烈的窒息感令我已经无法呼吸了。

    陆明森泰然自若地样子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但就是这份平静,更令我感觉恐怖。

    半小时后,等我从浴室出来,我看到陆明森已经躺在了床上。

    他头发微湿,身上穿着干净的丝质睡衣,双手撑在颈后半敛着双眼看着我。

    我一步一步走近大床,脚步停在床前,跟他保持着一米距离。

    “这个是给你的。”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看到地板上摆放着一只精致的大盒子。

    “那是什么?”

    “是礼服。”

    “为什么给我?”

    “明天家里开party,会来一些客人。”

    我一动不动地冷冷地看着他,“陆先生,你是想要我这个‘疯子’去招待客人吗?你为什么不让你的新欢去迎接你的客人哪。”

    淡雅如雾的灯影下,他的发丝微微泛着湿,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我一天没放你走,你就还是我太太,就算你疯了也一样。”

    “你的女人?……”我屏息看着面前的男人,胸口沉闷,人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可是,漫长的三年夫妻生活,枕边人却越来越陌生。

    我缓缓将手指上的婚戒取下来,轻轻地举到面前,然后当着他的面,手指一松,戒指跌扔在地。“陆明森,我们俩完了。”

    陆明森双手环在胸前,冰冷的视线随着我的动作缓缓掠动,瞟着我的眼神寒气袭人,“如果你还想看到孩子,就换上睡衣躺过来,继续做我的女人。如果你能下定决心不管孩子的话,现在就可以收拾行李离开这。”

    “我是孩子的亲生母亲,能不能见到孩子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我几乎是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然后我转过身向外就走,身后传来陆明森冷冽的语气。

    “从你踏出这个房门开始,孩子就会被送到国外,而且我也有能力让你永远看不到她。”

    我迈开的脚步骤然僵住,“你,你……真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