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2本章字数:2522字

    一整天,我躺在床上睁着眼,水米不思,就连神思也是恍惚的。

    家里挺热闹的,人来人往的脚步声不断,我能听到柏雅那女人楼上楼下的喝斥佣人,她的声音特别尖细,特别清晰。

    我想,她是特别放大了嗓音给我听的。

    直到天色暗起来,我依旧窝在床上没有动。

    后来,门外传来敲门声。我缩在被子时,感觉自己连开门的力气也失去了。

    敲门声响了一阵,后来就没了声音。

    可是,没有多久,房门被人用钥匙打开了。

    陆明森怒气森森地脚步声传进来。

    我依旧窝在被子里,直到手臂传来巨痛,被人硬生生提拉起来,被迫的,我抬眸,暗淡无神的目光落到面前的男人身上。

    陆明森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精致的蓝色领结令他看上去格外的帅气。

    可是我能感觉到的是他周身散发着凌厉凛然和生人勿近,他天生自带距人千里的特质。

    “为什么不换衣服?”他质问我,语气冷得瘆人,仿佛是我违抗他,他要将我生吞活噬。

    我看着他,只说了四个字,“我没力气。”然后我看到陆明森眉宇紧紧蹙起,看我的目光中阴森异常。紧接着他伸手到西裤口袋里,摸出手机,拨号,放以耳边,开口:“把孩子送到机场,最近一班飞机,到美国……”

    我眼里一下子涌出泪,紧紧握住他的手腕,“我换衣服。”

    陆明森深眸注视了我好一会,在挂断之前,说了一句,“行程取消。”

    他走后,我冲进浴室,任由冷水将全身打湿……

    半个小时后。

    我提着逶地的裙摆一步步走下楼梯,发现客厅中间,摆着一排餐桌,桌上整齐的摆放着各色美食,而客厅正中间,柏雅正以女主人之姿,热情的招待着客人。

    粗略地望过去,发现是一些英俊帅气的大男孩,我猜这些人该是陆氏娱乐公司的签约艺人,今晚在家里开的应该是庆功或是新人宴。

    我向来不喜欢应酬,而且,有柏雅在这里满场飞也足够了。

    陆明森看着我走过来,邪气地扬起唇角,同时,他的大手轻拍了下臂弯里柏雅的小手。

    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不要脸。

    曳着黑色蕾丝礼服走向餐桌,我自顾自地拿了杯香槟和一块蛋糕,然后独自向着窗边角落走过去。

    陆明森让我下楼来,为了孩子,我已经强迫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给足他面子了,只是,婚姻已经破裂,我只想与他和平分手,至于这场Party,我实在没心情露笑脸取悦任何人。

    我想息事宁人,有人却是不答应,非要把我推上风口浪尖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柄才罢休。

    “莫暖心,还没开席,你怎么一个人先吃上了,你这女人连这点礼貌都不懂吗?”柏雅一点不留情面的训斥我。

    我端着盘子和酒杯停下脚步,转过身时,发现客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因为柏雅这一嗓子投向我,我冷眼看着他们俩,只将杯子里的香槟送到嘴边轻轻押了一口,我看到陆明森幽深视线火辣辣的环顾在我身上,跟这男人生活三年,哪怕是任何一个眼神我都可以瞬间读懂。

    我坐到沙发上,手指头慵懒地指了下地面,挑衅地扫向她,大声地宣示主权:“柏雅小姐,做为这个家的女主人,我想我很有必要提醒你,这里的一切包括你身边的男人都是我莫暖心的,你只是我请来的客人,对女主人指手划脚的你,礼貌何在?”

    柏雅脸色瞬间由红转白,埋怨的眼神看向身边的陆明森,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听遍全场:“明森,你怎么让她出来了,神经一点都不正常,再伤人可怎么好。”

    有时候,很多事不需要太多的说明,大家都有判断力,奸夫淫妇的事,大家都难懂。

    众人的目光刀锋般齐刷刷地投向柏雅和陆明森,各人表情各异,我微微弯唇对自己这一嗓子造成的效果表示满意。

    我将香槟一饮而尽,立落地站起身,冷笑着走向他二人。

    柏雅面色惊恐地看向我,后退一小步半躲到了陆明森身后,倒是真会演。

    她穿着烫钻的金色的连衣裙,后背的水滴型镂空直接开到了股沟处,皮肉露得确实很多,只是布料过于炫目紧身的包裹非但不觉性感,倒显几分低俗。

    我饶有兴致地打量她,从上到下,由下至上,忍不住嗤笑出声,“我好像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柏小姐穿着暴露,该是想在客人里找一个男朋友的吧?”

    “我知道你是个病人,看在明森的份上,不跟你计较!”柏雅脸色难堪,紧挽陆明森不放。

    我将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惊呼:“哎呀,我听说柏小姐未婚先孕身怀六甲了!太可惜了,今天这里再好的男人你也用不上了呀,真是可惜!”我抬眼看向陆明森,“老公,我们要不要破费点,送柏小姐一些情趣用具,也免得她寂寞难耐,见个男人就眼馋发骚!”

    “莫暖心,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对别的男人眼馋发骚了。”柏雅说着,居然松开了陆明森。

    “哦哦!那看来我是误会柏小姐了,柏小姐根本就不是破坏别人家庭,抢人老公,令人妻离子散的女人啊。那真是对不起了,我跟柏小姐道歉。”

    “你要是饿了,那边吃的很多。”陆明森轻笑,终于发话了,然并卵。

    “该说的都说了,柏小姐的事,我确实也是够了。”我微笑,寡淡的目光从他俩身上移开。

    自从我们的婚姻出现了第三者,我这个当妻子的做什么都成了错,这一点,我看开了。

    周围的几位大帅哥,从起初的好奇相看,到现在对着他们俩已经是斜眼相看。

    我转过身,再次从盘子里拿一块小块蛋糕,然后还不忘对着几位帅哥们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现在是哺乳期,一人吃两人补,所以……你们懂的吧。”

    “大嫂您自便。”几个人小伙子很友善地笑说着。

    “莫暖心你……明森……”柏雅咬牙切齿地向陆明森撒娇。

    倒是提醒了我,所以,我继续补刀,“陆明森,柏小姐公主病太严重了,你晚上记得送送她。要是我哪里说错了,你一定要帮我道个歉,用行动来证明,她不是个小三哦。”

    我拿着蛋糕旁若无人地塞进嘴巴,随手又拿起香槟一饮而尽……可是,我没想到,待我转过身时,眼前突然出现的身影,令我整个人都傻掉了。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男人,阳光般的存在。他穿着蓝色西装,粉色的衣领微微敞开,合体服贴地包裹着他高大挺拔地身材,俊逸的面孔是我最魂牵梦绕和永生难忘的。

    这个英朗的男人,跟我初恋简直是一个模子。而我真正的恋人,几年前死于一场海难。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家里看到与钟逸有着相同面孔的男人,几乎是第一反应,我回过头看向陆明森,对上他深谙幽深的目光,一阵恍惚,陆明森之所以一定要我参加今晚的Party ,还找一个跟我初恋相同模样的男人,实在是煞费苦心。

    蛋糕堵在口腔,吞咽困难,鼓鼓的腮帮将脸撑得难受,我怔忡地样子该是他想要的吧。

    陆明森,让我痛苦你就那么痛快吗?

    我咳了两声,快步向外走。

    可是刚迈出几步,一只大手强有力的拉住我,“暖心,别动……”

    我回头一看时,发现身后火苗乱窜,正以凶猛之势烧灼着逶地裙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