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2本章字数:1163字

    我猛然怔住,慌乱地抹掉泪,用力的摇头,“我心里他早就死了。”

    “是吗?”陆明森冽然浅笑,之后,他横抱我走到床边,并且大力的将我甩到床上,很直接地脱掉西装,拉松了领结,解开了袖扣,并且,解开腰间皮带……

    他说,“你和我之间,既然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那以我们也好久没有亲近过了,你专注点,证明给我看,我可以考虑让柏雅消失……”

    “不,陆明森……”我不断的向后退却,“今晚不行,我……不想,今晚我不想做。”

    “你是不想,还是不愿意?”

    “我……我不愿意。”后背抵到了床头上,我已经无处可退,可是陆明森却扑过来,他撑着双臂压在我面前。

    “莫暖心,你会为今天的绝定而后悔的,我陆明森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

    “明森。”门外传来柏雅的敲门声。

    陆明森开门的瞬间,我透过门缝,看到柏雅对着他,笑意盎然,而她看我时嘲讽得轻笑。一幅看好戏的架势。我想,她得逞了。

    我和陆明森再次闹崩了。

    而他在离开我之前,笑着告诉我,下一次,她会让我服帖主动的伺候他。

    那之后,我病了,一连好几天烧得很厉害,我开始不思饮食,即使吃了,也会吐掉,每天昏昏沉沉的睡着,感觉自己真的病入膏肓了。

    直到这天深夜。

    房门被人推开,一道纤细的身影渡时来。她悄脆靠近我……

    再一次,我是被从疼痛中惊醒的。

    我睁开眼时,只在房门关闭前看到了一抹女人的身影。

    之后,手腕上传来巨疼。我挣扎着坐起来,点亮了床头灯后,发现自己的手腕被割出一道口子,腕间已鲜血淋漓。

    惊慌间,我扯过被子摁住手腕,然后摇晃着下床,往外面走。

    “来人哪,”我虚弱地唤着,可是二层的长廊里没有出来一个人。

    “陆明森!”我推开每个房间门,里面都是空荡无人。

    鲜血透过被子,染红大片,我只觉得头重脚轻,感觉自己再也撑不下去,随时都会离开这个世界。

    二层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就连小客厅的电话也被人卸掉了。

    我握着手腕往楼下跑,最终因为脚步难以支撑,整个人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自此我的世界陷入到黑暗中。

    我想,这样也好。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间,我梦到了陆明森,他就站在我床边,他喊我的名字,质问我为什么自杀?可我的眼皮沉沉,不能够也不愿意做任何回应。

    我不知道是陆明森良心发现还是不想我病死在他家里,他把孩子送到了我面前。是女儿清脆的哭声迫使我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我从楼梯上摔下来,身上多处骨折,加上被人割破手腕,导致流血过多,身体变得很差。那之后,我床上度过了整个冬季。

    从被当成是精神分裂患者,我几乎被他们折腾得遍体鳞伤,对于陆明森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我对他的情份全都在肉体的痛苦中消磨破灭了。

    吴妈告诉我,在我昏迷的时候,我父亲和继母曾经过来看望我,从婆婆那里得知我得了抑郁症,伤人未遂,割腕自杀未遂。

    我的父亲本意是想接我回家休养一段时间,但是继母以家里装修为由,拒绝了。而且陆明森也以不想我放弃治疗为由,拒绝我离开陆家。他们并没有上楼来看我,就沉默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