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1105字

    其间陆明森一次都没有过来看过我,只是命吴妈给我炖些补品。有好几次,我站在窗前,看到,陆明森与柏雅两个人相亲相爱的牵手上班,俩人在院子里散步,俨然真正的恩爱夫妻,他们甚至嚣张地在家里又开过几次宴会。

    他们已经彻底把我视我为空气忽视掉了。只是,我被柏雅割破手腕的事,被陆明森误读成了我是为了初恋而轻生自杀,也罢,我懒得解释,就随他怎么想。

    过年前后,我每天都跟女儿在一起,我亲自给她换尿布,亲自哄她睡觉,亲手给她沏奶粉,女儿小星星快会笑会坐。日子真是过得好快,我真的时间可以永远如此安静美好。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觉得很奇怪。

    每天吴妈过来,她从来不跟我说话。每次都是我问她,然后她沉默。

    表面上她是冷漠的对待我,可实际上,吴妈每次都会把我问她的事,用小纸条回答我。

    我在浴室里打开纸条,看到上面写着:你不要一味的跟先生怄气,那样的话,你跟孩子都会受苦。

    我将纸卷握在掌心里,心中升起了别样滋味,一方面我感谢吴妈,若是没有她的细心呵护,我的宝贝怎么会被照顾得那么好;另一方面,我感到诧异,屋子里明明没有别人,吴妈为什么还要写纸条多此一举?难道在我的卧室里有监控?

    后来,在夜晚最漆黑的时候,我用手机对着漆黑的屋子照了一遍,还真的在屋顶的角落里发现有一柱红色的光点。

    我的卧室里居然被人安了微型的摄像头。如果此摄像头是陆明森安的,那么我白天的一切活动都在他的眼皮之下。

    我越来越认清了他们的真面目,因为我的沉默,脚下的路是越走越窄,而陆明森包养小三这条道,却是越走越宽了。

    可我之所以隐忍,是因为我还想多点时间与女儿相处,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这天上午,我正在给女儿做抚触按摩,小宝贝小胳膊小腿乱蹬地样子实在太可爱,我怎么看也看不够。

    婆婆就那么推门闯了进来,将一包东西狠狠甩在我床上,我向那东西看过去,发现是超大盒的避孕药,我的脸色立刻沉下去,好心情也被破坏得一点不剩。

    “陆太太,您这是干什么?”决定离婚的那刻起,我已经不愿意叫她妈或是婆婆,一个可以容许小三进门的婆婆,本身不值得我尊重。

    婆婆本名尹之睛,手里经营着二十多家大型健身房,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她对人对事都要处于掌控权,拥有主动权,这强势倒是完完全全的遗传给了陆明森。

    “明森说还不想那么快跟你离婚,所以,我把这些避孕药给你送来,你的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吧。”

    我看也不看那药,冷笑一声,“您拿回去吧,我不需要这个。”

    婆婆立刻瞪圆了眼睛,“你不需要这药,那你想用什么?用套子吗?”

    我挑了下眉毛,懒得跟她说我死也不会让他碰到我,说了她也不明白,因为我们活在不同的频道里。

    我继续给女儿按摩,尹之睛却眨了眨眼,坐到床边,很有经验地开口告诉我:“我告诉你,你不能让我儿子用套,那样他会快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