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1991字

    刚进入包房,我就被人迎面抱住。

    第一反应我以为是酒品不好的醉鬼走错房间认错人,我奋力推开面前的男人。

    男人急忙扯下帽子和口罩,将英俊的帅气的脸露出来。

    我这才认清面前的人,“是你?你怎么会在这?”

    一旁的赫山雪拍了拍我的肩膀,“暖心,对不起了,他一连七天都守在我公寓外要我帮他见见你,我实在被他磨得不行,所以就通知他来了。”

    “你该告诉我。”

    “反正你都是要离的,我想也许你们俩真是前缘未断……再说,我要是告诉你,你一万个不会来的。亲爱的,给自己一个机会。”赫山雪伏在我耳边说着,然后就自顾自地去点了首伤心虐肺地情歌,很配合我们似的唱起来。

     伤感地情歌徘徊在空气里,我和钟逸相对而立,据上一次在家里看到他,已经过去几个月的时间,第一次见面,我震惊,意外,伤心。这一次再见面,我反而可以冷静下来,再次面对他,我居然心生怨愤。

    钟逸伸手握我的脸,我看着他手指伸过来,极冷静的歪头避开了。

    他目光从我脸上移到自己落空的手,迟疑了好一会。

    就在我以为他会收回时,肩膀被他用力握住,滚烫的气息喷在我的耳鬓发间,他连呼吸也变得极促,如同下了很大的决定,“暖心,我要娶你。”

    “你说要我娶你?”我仰头看他,嘴角荡漾出寒心地冷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学时你就对我许下过承诺吧,而且,我已经嫁做他人妇了。”时间向来不等人,现在还说这些,真的很无用。

    “暖心,我有我的苦衷,但这些年来,在我心里只有你。”

    “苦衷?什么苦衷能捆绑住你四年的时间?你以为一个女人的青春里有几个四年等着你?钟逸,不要再说过了气的承诺。在这四年里,你最爱的人是你自己。”

    钟逸紧紧抱住我,仿佛是他一松开我就会消失般的不顾一切,“暖心,当初确实是我的错,害你吃了不少苦,现在你跟他已经过不下去了,我支持你尽快离开他。”

    “如果时间能倒流,回到大学时代,我一定会豪不犹豫的嫁给你,可是现在……”我轻轻摇头,轻轻的语气,我很清楚自己有多清醒。

    “暖心,我不在乎你嫁给过什么人,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我只在乎我们的未来。过去,我只是一个穷学生,我什么都不能给你,可是现在,我可以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原谅我,暖心求你原谅我,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结束过去跟陆明森的错误,好不好?”

    “钟逸,你可能误会了,三年前,我嫁给陆明森真的不是因为你……”

    钟逸清俊的眉眼骤然变色,“你是说你因为爱上他才会……”

    我沉默,之后我点点头,“假戏真做的例子也不少吧。”

    “暖心,你不要骗我,我听山雪说过,陆明森为了娶你跟家里闹翻了,他甚至把家里订婚的未婚妻都踢了,只为娶你。即使这样,你还是拒绝他,离开了。”

    “钟逸,我的婚姻是我的事,与你没有关系,好好的做你的明星吧,那样才不枉你欺骗家人和爱人,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我双手用力的推开他的手,然后转过身,再次被他拉住。

    “暖心,别骗自己,更不要欺骗我。”

    我木然被他抱在怀里,心渐渐平静下来,“钟逸,时过境迁,我们都不是过去的我们了。”

    “暖心,你看着我。”

    我迫使我抬头看他。

    钟逸眼神灼热,燃着熊熊烈焰。

    “告诉我,你不爱我,只要你说你对我已经没有一点感情,我就放你走。”

    我透过他的眼看到了火焰中的自己,一时竟是无言。

    我眼中的这个男人,是我爱着,守着锁在心里的初恋爱人,我的青春年华中唯有他,只有他,若说没有一点感情是不可能的。

    “暖心,我就知道。”在我迟疑的时候,钟逸满意地笑了,他深情地俯身双唇温柔似水地印在我的前额,低低轻语:“暖心,只要你离开他,我们就在一起,我现在虽不能给你一个名份,也不能你盛大的婚礼,但是我能给你安稳的家,给你我全部的爱,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先同居隐婚,好不好?”

    “对不起。”我用力的摇摇头,想说话,嘴唇被他用手指点住,把我想说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钟逸说,“暖心你不必急着回答,我会等。”之后,他因有事离开了。临走前还对山雪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好好照顾我。

    赫山雪一首歌唱罢,拿着酒瓶走过来,她一手勾住我的手,“你刚才想对他说什么?” 

    我接过她手里的酒瓶,猛喝了几口,浓烈的滋味将我的喉咙烧灼得火辣辣的,“我们没有办法兑现当年的承诺了。”

    “真的是很可惜。不过,你们俩恩恩怨怨的已经太久了,今晚,我们俩只论酒量,不谈过往,来来来,谁不喝醉就不能走……”

    之后的几个小时,我和山雪在KTV做了回麦霸,我们俩把嗓子都喊哑了,连日来的郁闷 终于得到了些释放,其间我们俩居然还喝两瓶洋酒,回到家的时候,我脚步虚浮,如同走在云端。

    陆明森一身黑色,慵懒地端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里,看到我,才放下手里的资料,黑琉璃似的眼底迸射出凛冽地寒光,眉宇微微拧起,“你跟谁一起喝了这么多酒?”

    我同样地看向他,醉醺醺蹬掉高跟鞋,打着赤着脚走近他,双腿却拌在他的长腿上,一阵头晕目眩,扑倒在他胸前,我顺势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拉到我面前,细细打量他完美的侧脸,手指头放肆地一下一下弹他的嘴唇,“陆明森,你不是派人跟踪我的吗,你该知道我见了谁,何必还装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