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1340字

    说好的心平气和呢?情绪这个东西一旦被挑起,分分钟就失去控制。

    我眨巴着眼睛面对陆明森这个邪念满身的男人,开始佩服自已当初鬼上身才有胆子嫁给他,过心惊肉跳的日子。

    “那你说,你为什么有情人?”其实不用说,趁妻子孕期出轨的男人不在少数,不就是寂寞难忍,找刺激。

    “你做为我的老婆三年了,睡梦哭醒的次数有增无减。且每一次都唤着别的男人的名字!你明知道我是怎么样的男人,旧情不收拾好了,也敢带到我的床上来?特别是才作爱不到一小时,你就喊别人!!!”

    我,“……”何况钟逸是在那种情况下跟我生离死别的,午夜梦回我想起他是种本能。但那种深刻的感情,不代表对钟逸的所有作为都会包容。爱之深,责之切。感情这东西真的很微妙。

    “所以,你睡别的女人,连下一代也有了,只有出轨才能令你心里平衡?陆明森别给你的丑陋行径找理由了好吗?你这样只能让我越来越看不起你。”

    陆明森双手交叉,撑在下颌上,黑眸变得越来越暗,“心里的背叛比身体出轨更可恶。”

    “我没有,不过,我想你永远也不会明白,在一个女子心里,初恋是难忘的,但这与对丈夫的忠诚没有关系。不过……我现在说什么都是白费唇舌,也没必要再说下去,你与柏雅,生米煮成熟饭摆在我面前,陆明森,我们不要吵了,也不要再深挖过去的事,还是尽快找一天办离婚手续吧。”

    “无论你哪天有空,我会等,”我迈动步子饶开他,陆明森伸出一手挡在胸前。

    我扭头,注意到他胸脯正快速起伏,节奏令人感到不安。

    “既然是这样,你现在还是我老婆!”他亦是侧脸看向我,目光中搅动的欲望火苗从我脸上不断向下掠动。

    “陆明森!你知道你现在在我眼里是什么?!”

    陆明森全身都正过来,向我面前抵近一步,薄若蝉翼地轻唇邪气地上扬,似笑非笑地低语,“是嘛!我令你感到恶心了?那我不在乎更彻底点。”

    “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已经决定离婚就干脆点!别让我看不起你。”

    陆明森手上的动作却不停。

    我的话,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动容,他仍旧是步步将我逼到死角,冷冽地语气一如既往,“只要我们一天没签字离婚,我依旧还是你男人,你就必须乖乖的尽责任。”

    他的反应太过迅速,火热的双唇贴合在肌肤上,我感觉脑中一片空白,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没有喘息的机会。

    随着他进一步动作,我终于醒过神来。

    “陆明森,我们已经分居这么久了,马上就要离婚了,我不愿意,你必须停下来。”

    他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大手解开了我的衣扣。

    “你这是婚内强奸,是暴力,是违背我的意志,是犯法。”我慌乱的抵抗他的强势,对于他会如此完全没有心里准备,既然已不爱了,为什么还要在身体上藕断丝连纠缠不清。

    这样做,不仅是对我,甚至柏雅,对他自己都是不可饶恕的罪恶。

    陆明森伸手摁下开关,随着他的动作,卧室里的灯亮骤然灭掉,只除下床头灯绽放着柔和暖红色。

    在过往的三年里,我们曾在柔和的红色光线的映照下热烈的翻云覆雨,如此的气氛几乎成了一种自然而然。

    只是现在,我们的婚姻里出现了第三者,一切都变了。

    柏雅就是插在我心头的一根刺,一把刀,无时无刻不感觉到隐痛。

    “你要是不想让吴妈和孩子都知道,就给我闭上嘴。”

    我死死揪住他衣领,眼中滚出泪珠子,“陆明森,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这算什么,低级透顶。”

    ‘嘶啦’一声,我身上的丝质睡裙被他扯开一道口子,雪白的肌肤随之袒露出来,他眼底欲火更盛,“随你怎么想,今晚我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