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3197字

    “小姐,你受伤了,是因为我吗?”

    我用手摁住手背,抬头看向说话的小伙子。

    小伙子穿着偏休闲的黑色薄款外套,别致和另类的设计令他看上去帅气十足。

    高高瘦瘦,肤色古胴,浓眉大眼,看人的时候双目含笑自带人缘。

    只是他这幅五官……我的心莫名的揪紧。

    “没……没什么事,擦点药就好了。”

    小伙子挠了挠头,神情有些懊恼,“都怪我,急着参加外公的生日宴,才会害你受伤。”

    “你外公的生日宴吗?”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冷岚立时来了兴致,殷勤地转过身笑问道。

    小伙子为之一愣,微迟疑地回应冷岚,“是的,你们难道也是?”

    “我们也是来参加王老先生寿宴的,原来你是王老的外孙啊,真是太巧了!”冷岚笑得有牙没眼,整个人都活跃起来。

    “那真是太巧了,我七岁就在国外念书,对家里的亲戚都不太认识了。”他笑了,不仅英俊还给人以难得的亲和力,“我叫亚伦,很高兴认识你们。”

    “亚伦,我们也很荣幸,不知道亚伦你有没有女朋友呢?”冷岚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对向亚伦这样有背景的青年相当有兴趣。

    亚伦脸色陡地红了红,之后就带着羞涩地表情看向我,若有所思后,他说了声,“我还没有女朋友。”

    这眼神对我来说挺尴尬,于是我自然地别开脸,调整了视线。

    “我还不知道阿姨怎么称呼?”

    冷岚急忙拿出请柬,“我是莫太太,这位是我的女儿暖心。”

    亚伦接过请柬看了看,随后嘴角边溢出抹温柔微笑。

    冷岚跟亚伦有说有笑,我默默跟在身后,几个人一起走进电梯,亚伦转身看向我,“我带你去医务室处理一下伤口吧。”

    “这点小伤不碍事,我一会……”

    “暖心,你就去吧,出这么多血,要是感染了可不得了,”冷岚冲着我使了个眼色。我心里明白,过来之前,父亲有过交待,冷岚要开家装潢公司,需要大量人脉,要是跟王家走得近,利大于弊。想到爸爸眼看着就要从教育行业退休了,一大家子人光靠祖业留下的那几处地租,也难维持,要是冷岚开家公司贴补家用,也未偿不是好事。

    “那好吧。”

    “我今年23岁,你呢?”

    “我25岁,你可以叫我姐姐。”

    “我还是叫你暖心吧。”亚伦抿了抿唇,不太赞同我的提议。

    我注意到他豁达的笑脸,居然没有反驳。

    令我没想到的是,另外的突发事件,令我措手不及。

    咔嚓咔嚓的声响传来,电梯停住半空中,我们仨人看向外面的风影。

    都吓得愣住!

    电梯在经过九层的时候,突然卡住,不上不下的停在了十层上。

    冷岚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拍着电梯大喊大叫,“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电梯出现故障,反应过来我急忙按下应急按钮,里面很快有人回应,说是他们已经发现电梯故障,已经联系维修人员,让我们稍等。

    等我再转过身时,发现亚伦直挺挺的靠在电梯的壁板上,双手紧紧摁在胸口,脸色煞白,呼吸也变得艰难。

    “你怎么了?”我诧异,走上前握了他的手。

    “我,我……我……”刚才还好好的亚伦,突然就说不出话来。

    我疑惑地看着他,突然觉得生命真的好脆弱。

    “别急,你先躺下来,”我握着他的手,让他试着坐下来,然后慢慢的躺下去。

    “药……”他大口呼吸着,手指向自己的口袋。

    我急忙将手伸向他的口袋里找药……四个口袋,被我摸个遍,也没发现有什么药。

    伏在他胸口听了听,发现他呼吸的气息越来越弱,到最后,他人已经翻白眼。

    “他不行了,暖心,这可怎么办?”冷岚惊讶地叫起来。

    “别着急,他可能是心脏有问题,我学过急救。”

    我将他放平躺下,然后解开他的衣领让他呼吸顺畅些,之后我要给他做心脏按压,可很快被冷岚拦住。

    “暖心哪,你行不行,要是不行可别冒险,救不活的话咱们有责任的……”

    “行不行要试过才知道,”我双手交叠,开始摁下去……30次……加上两次人工呼吸……

    如此反复。

    电梯恢复运行,我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来。

    等到电梯到达顶层,叮地一声,电梯门开启。

    外面的救援人员已经等在外面,更有王家的人拿着药。

    只是,电梯开启时,我正伏在亚伦脸上做人工呼吸倒是被外面的人看到了。

    救人一命无可厚非。

    但我还是第一时间就被人扇了一巴掌。

    知道电梯里有客人困在里面,王家的许多人都等在了电梯外。

    电梯打开时,我看到了一对‘卑鄙’的壁人。

    陆明森与柏雅站在一起,两人手臂亲热地挽在一起。

    男人邪魅不羁,女人长发飘飘小鸟依人,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我。

    两个人的脸色骤然发生了变化,陆明森阴鸷的眼神落在我和亚伦身上打转,皱紧了眉头;而柏雅更加直白看我的眼神宛若淬了毒的针,刺得人发疼。

    面对两道利剑一样的眼神,冷眼漠视。

    冷岚迅速地推了推我手肘,“姑父怎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莫心,现在的女人都爱多金男,暖心你得多注意。”

    我沉默,拉着冷岚退开,让救援人员进来查看亚伦的情况。

    救护人员训练有速的将亚伦抬出电梯……冷岚跟着追上去,不停的向王家人和媒体说明,自己救了他的过程……

    围在电梯口的人群也随之散开。

    我眼看着柏雅向我冲过来,她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对着我的脸扬手就打,我冷笑抓住她手腕,“今天媒体全都到了哦。”

    柏雅忌惮地向四下里看了眼,极力地压低了声音,“莫暖心,我真的低估了你,居然把主意打到我弟弟身上。”

    “亚伦是你弟弟?”微微迟疑,我才反应过来,“那今天的寿星也是你的外公了?”

    柏雅的脸色变了变,“你要是敢闹事,我杀了你。”

    “柏小姐未婚先孕,不知道记者们对这个消息感不感兴趣呢!”我冷冷说着,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莫暖心你果然是来搅局的。”

    “我可是接到请柬过来的。”我扬了扬手里的请柬,猛地看到陆明森被几个客人拦在一边聊着什么,可是他的眼神却始终落在我这方。

    “笑话,我外公怎么会请你。”

    “我想你外公,是想知道你和我老公的事,才特意请我过来了解真相的。”我微微扬起脸,不吝啬地给了她一个笑容。

    “啪。”柏雅抡起另只手打向我的脸,可是这一次我没有躲,因为我看到亚伦正兴冲冲地向我这边跑过来。

    他很全面地看到了我被扇了耳光,因为他跑过来的时候,就率先用身体挡住我,然后怒目看向他姐姐,“老姐,你怎么随便打人哪?”

    柏雅气结,“你知道她是谁吗?”

    亚伦突然转身抓住我的手,举到了柏雅面前,大声道:“我当然知道,暖心小姐是我救命恩人,刚才要不是她给我做人工呼吸,你弟弟这会说不定一命呜呼了。”

    “亚伦……你……”

    “你不说感谢人家,还对她无礼,你这样还是我姐吗?”

    亚伦这一喊,自然引起了周边一些媒体的注意,柏雅被迫谨慎地闭上了嘴,只干着急地瞪着她弟弟。

    亚伦也注意到这一幕,很紧张地转过身,“你没事吧,我替姐姐向你道歉。”

    “没事,你姐打我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什么!”亚伦瞬间惊呆。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处理一下伤口吗?”我对着他扬下手。

    亚伦急忙点头,“我差点忘记了,真该死,我现在就带你去。”说着就拉着我向医务室急走。

    我突然发现,这个亚伦完全不同于他姐姐,是个不错的少年,于是我挽了他的手臂,他微愣后,很自然地咧嘴笑起来。

    “刚才你是怎么回事?”

    亚伦挠了挠头,“我有幽闭恐惧症,要不是你给我人工呼吸……我真不敢想自己会现在会怎样。”

    “原来是这样。”

    亚伦深看了我一眼,“嗯,不过,现在看来我是因祸得福了……”我们俩人有说有笑在陆明森晦暗地眼神下双双离开。

    处理好伤口,回到宴会大厅时,发现寿宴已经开始了。

    冷岚因为我救了亚伦,现在俨然已经成为王家主桌的上宾,正跟王老寿星以及王家亲戚们聊得热火朝天。

    亚伦非得让我坐在他身边,这令我很不习惯,但是当我看到陆明森和柏雅双双接受媒体的采访时,便也没有拒绝。

    我听到有媒体问陆明森,什么时候跟柏小姐求婚,陆氏和柏氏集团什么时候联姻之类的问题。

    陆明森每每都是轻松应对,巧妙的回答不伤媒体,更令柏雅一脸幸福小女人模样。

    酒席中途,我就借上卫生间的机会,独自出来找了一个偏厅透气。

    我拿着酒杯直奔阳台,快速的地推开窗子,然后我扒着阳台窗子,蹬掉了高根鞋,惦起脚尖用力的大口呼吸外面的冷空气,我只有这样扩充心肺能量才能继续观看他们的无耻。

    “小姐,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脚踝部位的线条很性感……”

    突然传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我急忙回头时,入眼是一位一身白色的英俊男人。

    男人手中托着金色香槟,带着炙热暧昧的目光正沿着我的双脚缓慢地向上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