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3205字

    亚伦的车子开到我面前停下,之后他飞快地跑向我,亲自为我和冷岚打开车门,冷岚满意地钻进车子,我刚要上车,看到大批记者跑出来。

    拦住一对男女的路。

    “请问琛哥,你和金小姐是不是真的开始拍拖了。”

    “之前报出包养门事件,请问这条消息是否是真实的?”

    “听说您还因此事被公司雪藏,这件事情您怎么看?”

    钟逸琛搂着新女友金氏集团千金金烁媛脚步匆匆,并没有停下来回答问题的意思。

    可他身边的金小姐却不大乐意了,她微放慢了步子,对一旁的媒体说道,“我们今天是来参加 寿宴的,本来不该回应你们的问题,可是你们这么辛苦我和琛哥也不能让你们写不出稿子,关于包养门的事情纯属诽谤,而且我们俩确实已经交往很久了,琛哥的演唱事业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谢谢你们媒体的关心。”

    人群里,我看着搂着金小姐的钟逸,他的目光也似乎看到了我。

    四目相对,钟逸由起初的震惊之后,很快淡定下来,他对着我微微点头,之后搂着金小姐坐进了车子里,在我的注视下扬长而去。

    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还是我太单纯,明明几天前他还对我说想要跟我开花结果的,转眼他身边就有小女朋友出面维护。不管是利用还是真情流露,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戴上不同的面具,令人无法直视。

    亚伦把车子开得很稳,似乎很在意‘乘客’感受,就连转弯都是倍加谨慎,车速相当体贴。

    车子停在莫家门外,我和冷岚下车。

    冷岚不停地邀请他改天来家里玩,亚伦也是欣然同意,同时,还要去我和冷岚的电话号码。

    回到家里。

    小星星已经睡了。

    我脱掉礼服,僵板的肌肉终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放松,在浴室里放水的时候,我坐在浴缸旁,居然想到了那个施姓的男人和他的体贴之举。

    房间里,手机突兀地响起来,我扫了眼时钟,发现时间已经到了午夜。

    接听后,里面传来了吴妈紧张的声音:“少奶奶吗?”

    “吴妈,我是暖心,这么晚有什么急事吗?”

    “少奶奶是这样的,少爷回来后,看到你和孩子都不在家,他很生气,十分钟的功夫,他喝了一瓶烈性酒,现在躺在沙发里,醉得厉害,状态很不好。”

    我握着手机,眼前浮现出晚宴时他与柏雅相亲相爱的样子,心头阵阵恶心,“他爱喝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睡一觉,明天又会恢复如初的,吴妈你不用担心。”

    “不是的少奶奶,这次不一样,少爷吐了,醉得特别厉害。”

    “柏小姐没来伺候他吗?”

    “来了,可是让少爷骂走了。”

    “哦!”这倒是新鲜,“估计是怕柏小姐太累,伤了胎气。”

    “少奶奶,据我看,少爷心里还是爱你和小星星多的,你不该想太多,自动放弃,中间环节付出点代价算什么呀,保住婚姻要紧。”

    “谢谢吴妈你这么关心我,但是,我已经决定不再回去了。”

    “诶,你这个孩子太倔强。”

    挂了吴妈的电话,我直接按下山雪的手机号。

    山雪在手机里告诉我,亲子鉴定已经出结果了,但是她明天出差,我们约好三天后傍晚见。

    翌日清晨,晨报报出两条震撼消息,消息其一,说陆.柏两家即将联姻,这条好消息无疑是陆氏集团的股价暴涨的巨大利好……

    其二是,韩国天团偶像主唱用订婚澄清‘包养门’绯闻,与金家宝贝名媛的真恋情浮出水面……

    如此以上两条消息,确实带来了非常完美的效应,陆氏股价接连三天封住涨停板,陆氏股份翻倍,赚得盆满钵满;歌星钟逸琛重回团里排练新歌,宣传造势如火如荼进行…… 

    我坐在餐桌前,听着冷岚分析报纸头条,缄默不置一词。我生命里最亲近在乎的两个人,转眼间均成为了陌生人,我需要时间消化。

    “暖心啊,姑爷之所以会爆出这样的消息,据我看来只是男人逢场作戏,你看姑爷就昨晚跟那个柏家的小姐照了几张相,就爆出这么好的消息,一会股票开市肯定大涨啊。”

    “是吗,”我心中了然,“以陆明森的心性,当然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就是啊,姑爷太会赚钱了。”

    “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我放下筷了正要起身,被冷岚按住。

    “暖心,你怎么吃这么少,来,把参汤喝了,看看你的脸连点红韵都没有。”冷岚将一碗汤送到我面前。

     “你岚姨都给你盛了,你就喝了吧。”一直没有说话的莫桓斌终于开了口。

    父亲大人开口,我只得接过。“谢谢岚姨。”

    “不客气,趁热快喝。”冷岚坐在我身旁希冀的眼神看着我。

    我将碗放到唇边,面对她的眼神停下来,“岚姨,有事?” 

    “啊,”冷岚听到我问,就迫不及待地拉动椅子向我身边靠了靠,笑眯眯地轻轻开口道,“暖心哪,岚姨也想买点你们陆家的股票,给家里小小的赚上一笔……”

    “岚姨,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看陆氏怎么说也是你夫家的公司,你就向陆姑爷问一点内幕消息,几时涨几时跌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这是要让我去找陆明森!

    我脸色因为她的话悄然变色,在这世上我最不愿意求的人,最不想见到的人非他莫属。何况就是真的去找他以陆明森的性格,他定会对我提出一系列奇葩要求,拖延离婚进程,得到折磨我的机会。

    我怎能让他得逞。

    “暖心,你不乐意帮家里赚点生活费?”冷岚的脸色也是急转直下,当场黑下脸来。

    “我们吵架了,我不想去求他。”这是我的心里话,然后我看到冷岚的眼珠子精明的转了两圈,“嗨,原来这样啊,我就说你不会不顾家里人死活的,小夫妻哪有不吵架的,这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我看你还是带着孩子回家去,有什么说不开的呢,老住在娘家只会让夫妻感觉生分,老莫你说是不是?”

    “暖心,你还是回家吧。”我默然抬头,突然想起有人说,当你有个后妈的时候,自然也会有个后爹。

    “爸,岚姨,我吃完了,你们继续。”我放下汤碗,就要回房。

    冷岚不死心追上来,“暖心你要住几天也好,要不你把姑爷找来,一家人在家里吃吃饭。”

    我脚步没停,“那我一会打电话问问他,有没有时间来吃饭。”

    “好好,我等你消息,也好提前准备。”

    冷岚回桌吃饭,满满的雀跃。

    回到房里,小星星居然还在睡着,恬静的模样很是惹人疼。

    我撑着脸蛋看着女儿,一颗心都融化了。

    只是我不知道等她长大了,会不会怪我没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呢?

    手机在这个宁静的早晨嗡嗡响个不停,我拿过手机看了眼,来至者是老公。

    我手指一滑,拒接他的来电。

    亲子鉴定结果已出,事实证明那个孩子百分之百是他的亲生子。我和他之间,除了分手再也无话可说。

    然而,陆明森似乎很不甘心,在我拒接之后,又接二连三的打过来,我都是一一拒接。

    一条短信发送过来。

    这条消息是:他给我十分钟时间回到家,否则后果自负。

    我直接按下删除键,将自负十足的短信删除掉。

    心头深深的鄙视他。

    随后我拨通了沈乐枫的电话,乐枫是我大学闺蜜,现在已是知名律师。

    “乐枫……”我只是叫了她的名字,就听到乐枫由刻板变温柔的声音转变。

    “是暖心吗?”

    “乐枫,是我,你今天有没有时间,我想见你一面。”

    “暖心你不是要找我打官司吧。”

    “……乐枫,我想求你帮我找一个善打离婚官司的律师。”

    “暖心,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给人可趁之机啊。”

    “山穷水尽了。”

    手机里静默数秒之后,我又听到乐枫的坚定的告诉我,“暖心,我帮你打这场离婚官司。”

    沈乐枫现任陆氏的法律顾问,如果她帮我接我这个离婚案子,那意味着她将要损失一年上百万的薪酬,担着跟陆氏闹翻的境地,我真的不想让她冒这个风险。

    “乐枫,我需要你帮我找个男律师来接手我的离婚诉求。”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乐枫虽然埋怨,但也最终同意帮我另找律师,她办事效率极快,当天就约我和律师见面,洽谈事宜。

    三天时间匆匆而过,山雪从外地出差归来。

    当晚约我在一家休闲会所见面。

    我走进山雪预定好的包房时,意外地发现,气氛非同寻常,包间里不仅有赫山雪的男友 张信然,还有陆明森。

    当我目光触及到陆明森的身影时,我转身就要离开。

    赫山雪可怜巴巴地拉住我。

    “他为什么在这里?”我今晚过来是拿亲子鉴定的结果的。可是陆明森却在,这令我不得不用质疑的眼神来看赫山雪。

    “暖心,非常对不起,我不是出卖你。我真的觉得你们俩有误会,那有误会就一定要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毕竟之前你们俩过得很幸福的。”

    “幸福都是假象,我已经决定,除了上法庭,再也不想见到他。”我去意已决,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山雪却在我身后喊了一句。

    “暖心,你这么不想见他,敢说自己一点也不爱他了?真的没有感情了吗?

    暖心,柏雅的孩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