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4114字

    赫山雪问我还爱不爱陆明森。

    婚姻于我是全部,爱人于我是生命,我爱我的丈夫,更爱我的孩子。但当丈夫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丈夫,这份执着的爱再难坚持。

    这样的问题我也问过我自己,付出的感情岂是说变就能变?所谓覆水难收,就是养条狗,还有感情,何况人是感情动物。我不是陆明森他对我狼心如铁,而我有着颗执着念旧的琉璃心。

    钟逸死时,我以为,拥有是不容易的,所以拥有时更会倍感珍惜,现在才知道,舍弃更难。离婚的感觉是将自己惯有的爱和爱人全部割断,亲身感受什么是切肤之痛。

    可若要保留这段情,继续忍受,那又会是一种怎样原生不如死。

    已经割肉的我,正将苦涩的滋味仔细地品尝着。

    “赫山雪!”我怒然看向她。“上一次你被钟逸说动,安排我们见面,这一次,你又被说动了,你特么的是玻璃心吗?还把我的事情告诉张信然,你知道你这是什么举动吗,你再这样小心我们朋友都没得做。”

    赫山雪苦着小脸,拉住我。“暖心,我也是为你着想,钟逸他苦苦求我,我以为他是真心,谁知他还闹过包养门事件,那件事算我不好,我跟你赔罪,但是今天,陆明森你们再好好谈谈。”

    “山雪,你知道陆明森把柏雅弄到家里来,还把我关进疯人院,她还潜到我房间切我的动脉……而这一切,都在他的默认下进行的……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说?”我扬起手腕给她看,因为气愤感到自己再次被恶心到,有种想吐的感觉。

    “什么!!!”赫山雪顿时把眼睛瞪得老大,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山雪,陆明森报复心极重,我现在只希望下半辈子可以安静的过。”

    山雪因为我的话,眼里涌出泪花,她伸手抱住我,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暖心,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陆明森这个王八蛋娶到你又狠心折磨,我咒他不得好死。”

    “我跟他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

    赫山雪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我是真的错了,暖心这是亲子鉴定,你收好。”

    我接过文件袋正要放进包里,这时包间的房门被人推开了。陆明森从里面走出来。一手提着西装外套,一手抓着车钥匙,迈动的长腿两步就到了我面前,他深眸扫过我手里的文件,脸上神情没有任何的波动。

    他伸臂试图挽我的肩膀,被我很有准备的闪身避开。

    仍旧是波澜不惊的,他似乎早想到我不会乖乖的被他搂,很平静地告诉我,“我送你回去。”

    我站在原地未动,然后陆明森走了几步,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修长的腿停下来,转过身时开口道:“我已经收到律师函,关于离婚的事,我有话要说。”

    “好。”我这才迈动脚步,能和平分手是最好。

    赫山雪看着我们俩一前一后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

    张信然走出来,将她搂入了怀里,赫山雪眼睛已经全湿了,她咬住红唇,“张信然,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一生不会原谅你。”

    他轻吻住她额头,“放心,我不是陆明森。”

    我们俩一前一后出了会所。

    其间我问他,柏雅的孩子为什么会流掉?陆明森说这不管我的事,还说孩子没了可以再有。

    我心里就呵呵了,觉得自己白活这三年,连一丁点都不了解这个男人。

    会所门外,我等着陆明森去取车的时候,亚伦正巧跟一帮朋友过来玩。

    我原本想要躲到一边,避免跟他见面,没想到这小子的眼神很精。一眼就认出了我。还屁颠颠地跑过来。

    他看着我满脸的兴奋,屁颠地跑过来,很熟络地叫我的小名,“心心!”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左右看了看,然后确定他叫的是自己没错,苦笑着问他,“你刚才是叫我?”我发誓,除了我妈在我儿时叫我心心外,陆明森和钟逸都不曾这么酸!

    在这个灰暗的夜晚,亚伦面对着我笑得阳光明媚,“对不起,我是在心里这么叫你的,一时间就成习惯了。”

    “在心里?”我心头有些愕然,被他在心里叫成是心心,我何德何能啊。

    “你还是叫我姐吧。”这样我会习惯接受的。

    “暖心,你怎么来这了?”

    “我来见朋友。”

    “哦,原来你也喜欢这里,那下场我们俩一块。”亚伦高高大大地站在面前,我没注意到他身后还有些朋友,见我跟他聊起来,就也走过来,将我俩围在中间,嘻笑着开始起哄。

    “亚伦,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吧,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呢。”

    “去,你们先进去,”亚伦见我脸色有些尴尬,便回头轰他们走。

    “不打扰你表白,我们走……”几个人语调找得长长的。

    “暖心,我这就要回家吗?我送你吧。”

    “不用了,你的朋友还等你进去呢。”我看到陆明森的黑色慕尚缓缓驶了过来,他的车速极慢,我看到车窗降下来,陆明森的脸陷在阴影里,认不清情绪。

    “我没关系的,而且我还有话想跟你说。”亚伦一点也没意识到有人正在紧盯着我们,完全停留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喜欢我,这一点我是明白的。但我觉得这是因为他还一点也不了解我,甚至以为我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吧。

    “莫暖心!”

    陆明森的冷冽地语气传过来,通过我对他的了解,完全能分辨得出他此刻等得不耐烦了。

    我和亚伦都向路边的车子里望去,陆明森则很配合地探出头来,对着亚伦似笑非笑地点了下头。

    “你跟陆明森认识?”亚伦回过头来,用一种忧心忡忡的表情看向我。

    我垂眸,寻思了一会,觉得自己没必要隐瞒,“他是我老公……不过,很快就是前夫了。”

    “你说什么?”亚伦惊讶的表情不亚于刚刚的赫山雪,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好半天他才说,“你,就是当年抢了我姐未婚夫的女人?”

    我看着亚伦受到伤害一样的神情,心情复杂到想去死。

    “所以,现在你姐又把陆明森抢回去,这是因果轮回吗?”

    亚伦用力的摇摇头,我完全不了解你们之间的事。原本我……他说着又顿住。

    因为陆明森又开始催促地按喇叭。

    我看着亚伦,介于他和柏雅的血源关系,我和他是没办法成为朋友的,不成为仇敌就已经是上天眷顾了。

    我转身要走,手腕被他拉住,我微愣下之后抬起头看向亚伦。

    “我喜欢你,这一点跟我姐没有关系,我不相信你会是个坏女人。”

    ……

    我打开车门,坐到了后排的位置。

    陆明森透过倒车境瞥了我一眼,一脚油门车子猎豹般疾速的飞驰出去。

    他一言不发狂轰油门,还快速的左右打方向,我坐在后排来不及系好安全带,只能紧握着把守。

    “陆明森,你慢一点。你车速这么快会违章的。”

    “你以为我交不起罚款?”

    “你再不放慢速度,我就要跳车了。”我做势就要开车门,陆明森则是直接将车子上了锁。

    我胃中翻腾,几度作恶,自从生完小星星,我变得贫血,晕眩也成了家长便饭,根本受不了他这么快的车速。

    陆明森起初以为我是装的吧,对我的叫嚷不予理会,但等到后来,我真的脸色发白蹲到车子里,他才慢慢的放下车速,最后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他打开车门,将纸巾递过来,我抽出纸巾捂住嘴,脸色白得失去血色。

    紧接着陆明森坐了进来,他身上只穿了衬衫长裤,挺直的身躯气度不凡。他笔挺的坐着,看着脊背微颤的女人,戏谑地开口,“看来就算是离了婚,你也是个热门,应该很快就会二婚。”

    “我会找个好男人再婚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捂住嘴,慢慢的直起身,但因为晕眩紧张,声音变得柔弱无力,连自己都快听不清。听到他耳朵里更是不堪一击。

    “亚伦可是柏家的独子,以后要继承家业的,你以为柏家会要一个二手货?”

    “等我们离婚之后,你我就是陌生人,对于陌生人不必这么关心。”他的话再次激怒了我,我气血上冲,猛回头,又是了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发黑,我急忙闭起眼睛,身子也无力的跌下去。

    在我头顶上传来了男人急促地呼吸声,这声音粗重,仿佛极尽压抑。

    “你这是要挽回我们的关系?故计重施,故意勾引我?”

    我趴着身子,用力的按着太阳,用很久的时间,才睁开眼。

    然后我也被自己的姿势吓到了,我的脸落在他的双腿间……

    我急忙起身,小心翼翼地坐到最外侧的位置,如此姿势确实令人尴尬,“对不起,我……”

    还没等我说完,陆明森身子一动整个人向我南前扑过来,然后他握住我的手臂用力一提,我身子向后面对他探过来的脸,用力的推搡。

    可是,就在我以为他又会对我无礼的时候,陆明森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发现他幽深的眼底燃烧着欲望的火苗,他如此近距离的看着我,眼中的欲望是如此明显。

    “陆明森,柏雅的孩子没了,你们又可以翻云覆雨了。”我失控地对着他大叫。

    落在手臂上的手紧了又紧,酸麻地被他掐在手掌里,可最终他一次克制住自己,还是没动我。

    最终,他松开我,坐回了刚才的位置,但是因为过猛的动作,他的头发微微凌乱,表情透着烦躁。

    我揉动着手臂,只觉得走到尽头的婚姻,缘份尽了的两个人,说什么都是说余。

    “我收到法庭的起诉书了,但是我希望你能撤回诉讼。”

    “我可以撤回,但是你同意离婚了吗?”

    我盯着陆明森陷在黑暗中的侧脸,许久,许久,我听到他说,“我同意。”

    他在身上摸出只银色烟盒,然后自顾自的点燃。

    我收回目光,点点头,“好聚好散也是我想要的。”

    陆明森将烟吸了一口,说话的同时喷出细白烟雾,“我有三个条件,你答应的话,我们明天就去办手续。”

    “是什么?”

    “第一、你放弃巨额赡养费。”

    我没有出声,示意他继续说。

    他看也不看我,吸烟后喷出一缕烟雾,“第二、离婚手续办好后,就马上出国,一年内不许回到国内。”

    “第三呢?”我带着女儿在哪里都可以,而且我也没打算回到莫家。

    “第三、你主动放弃女儿的抚养权,我同意你每个月过来看望女儿,直到你再婚为止。”

    “你这是什么意思?”陆明森真的很毒,总在我最脆弱的环节下刀子。

    “我的意思就是,你若是再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就不要再来看望小星星。我的女儿跟你没有关系了。”

    我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握紧,再收紧,最后连骨指也犯白失去血色。

    “陆明森,你是不是太过份了。”

    “很抱歉,你的要求我都做不到,我不仅会要小星星的抚养权,而且还会再嫁的,这些你都管不着。”

    陆明森将烟蒂用力的甩出车外,然后冷冷地看向我,语气不一丝的感情,“既然谈不拢,那就只好法庭见了,你可以下车了。”

    我推开车门下了车,然后我看到陆明森没下车,而是从车子里坐回了驾驶座上,他豪不犹豫地升起车窗,发动车子。

    我忍不住对着他大骂,“陆明森你有什么资格要我的小星星,在这场婚姻里,你才是过错方,你是过错方……”

    陆明森没有听完我的话,就飞车消失在夜幕里。

    当晚,我陡步走了好久,好久,我觉得,法律不是他们陆家的,不会同意他的无理要求。我已经掌握了他出轨的证据,我们的离婚官司,我会赢,会得到女儿的抚养权。

    回到莫家大宅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脚后眼已经被打了几个泡,血肉模糊有些疼。

    当我踏入到客厅里,早就等在家里的警察走起来,“请问你是莫暖心吗?”

    “我是。”我木然地愣看着面前的制服警官们。

    “有人告你蓄意伤害,请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