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3122字

    警察守在家里要带我去协助调查。

    爸爸、冷姨以及管家吴伯都瞪大了眼睛看向我。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情绪被再次点燃,我站在原地没有动,“请问,是什么事情要带我去调查?”

    “有一起伤害案,受害人怀疑你与本案有关。”警察不徐不缓地告诉我。

    “我去可以,但是我要请我的律师,如果我是被诬告,那么我要追究诬告者的法律责任。”

    几位警察面面相视,“当然,你也有权利维护自己人法律尊严。”

    我当即打给沈乐枫,在电话里简单地说明了情况。

    “暖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冷岚和吴伯异口同声的问我。

    我望着冷岚和忧心的吴伯笑了笑,“我没有伤害任何人,会跟他们说清楚的,你们不用担心。”

    之后我坐着警车来到警局,一路上,我回想了一路走来发生的所有事,发现自己处理风格太懦弱,因此才会今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极限。

    只是以后我不会再受他们的欺负,无论是陆明森还是柏雅,谁也不能把我和女儿分开,更不能给她机会无端诬陷诋毁。

    我到警局的时候,沈乐枫已经等在这里。

    沈乐枫有着一张鹅蛋粉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顾盼有神,肤白唇红,身量虽娇小,但是一身质感十分的黑色小西装也被她诠释得恰到好处。

    见到我,她迎上前,冲着我扬起一个温暖的微笑,同时伸手抱住我,伏低声音在我耳边,“有我在,不用怕。”

    “嗯。”我微笑着点头,在国外留学时,我们俩是同校不同系,但因同寝室的关系,令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到了只一个眼神就能洞察对方的心思的默契。

    警官:“莫暖心女士,请问你本月5号到8号在哪里?”

    我:“我是4号带着女儿回娘家居住的,到今晚我一直没有离开过。”

    警官:“有谁可以证明?”

    我:“我家人都可以证明,如果你们觉得还不够的话,我家的监控也能给我证明。”

    警官:“在这其间你有没有回过自己的家呢?”

    我:“没有回去,你们不信也可以查家里的监控摄像。”

    警官:“5号到8号,你有没有见过柏雅小姐?”

    我:“我参加过她外公的寿宴,我想,整个过程你们也可以查看盛世酒店的监控。”

    沈乐枫,“我的当事人,并没有与受害人有过直接接触,而且,据我所知,受害人之前就有过流产迹象,这一点在医大二院可以查到病历。如果你们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我当事人有罪,我申请我当事人马上离开。”

    十分钟后。

    我和乐枫一起走出警局,我回过头,目光紧紧地投向公安局的几个大字上,冷冷开口,“乐枫,我要告陆明森重婚罪,我要做精神类疾病的鉴定,我要让他们为自己所做的一切罪恶付出代价。”

    “有一点我想不通,柏雅一直在医院保胎,她对这个孩子应该很看重,可是在她体内检查出的打胎药又是怎么回事,她不至于自己给自己吃药吧,没了孩子对她没有好处。”

    “除了陆明森还能有谁。”

    “你是说陆明森自己打掉自己的孩子?”沈乐枫惊讶地看向我。

    “陆明森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觉得这太可怕了么。”

    我轻声冷笑,“几个小时前,陆明森对我提了三个接受离婚的要求。”

    “哦,他提出什么要求?”

    “放弃赡养费,放弃孩子的抚养权,放弃再婚,让我出国生活一年,再婚后不得看孩子,并且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沈乐枫注意到我眼中不断升腾起的层层水气,重重的点点头,她伸手抱住我,“暖心,我请了对离婚官司很有能力的律师,我也会在旁协助,一定会帮你打赢这场官司,把你失去的统统夺回来。”

    时间已近凌晨,那夜,我和乐枫并没有回家,而是驾车来到一家高级会所,叫来山雪喝酒唱K到天明。

    然,没想到的事,冤家路窄。

    酒醉微醺的时候,我们三人遇到了结伴而来的金烁媛和柏雅。

    事情是后来山雪口述的,经过是。

    赫山雪和沈乐枫在洗手间蹲坑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两个女人聊天。

    “阿雅姐,你跟你男朋友进展得怎么样了?”

    “我们的感情很好,只是,那个女人缠着他不放。有点麻烦。”

    “什么女人这么贱。”

    “烁媛,你难道不认识她?”

    “是谁?”

    “就是那个莫暖心,我听说她是你男友的初恋呢。”

    “初恋?好还是我琛哥哥的初恋吗?”

    “可不是嘛,你最好小心点,不是说初恋最难忘吗,女人随便哭一哭,闹一闹,男人哪有不动心的,你当心他们俩死灰复燃,向她那样的女人,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的,钟逸琛现在是如日中天的大明星,你要警惕。”

    赫山雪推门出去,没想到沈乐枫抢先一步。

    “警惕你个屁,我告诉你,人后说人,你就不是好人!”

    柏雅和金烁媛各是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你谁啊?”金烁媛很嚣张地拿鼻子哼人。

    赫山雪搂住沈乐枫,“我告诉你,我们是莫暖心的同学闺蜜加姐妹,我们俩容不得你在这里对她诽谤加中伤。”

    柏雅双臂环胸,“那你们想怎么样呢?”

    “怎么样?”

    赫山雪和沈乐枫互相瞥了对方一眼,很默契地告诉她二人,“我们今天就要教训你,让你知道知道莫暖心不是好欺负的。”

    山雪抡了拳头打向柏雅,这边金烁和沈乐枫也推搡起来。

    四个人很快就扭打在一起。

    我知道她们打起来,已经是十分钟之后,服务生跑过来通知我时,我已经差不多醉了,听说她们俩跟人打架,我随手拿起酒瓶子就冲了过去。

    等我跑进洗手间的时候,我看到柏雅的衣服被扯烂掉,她掖着衣襟坐在地上抽泣着打电话,看她眉眼都淤青的样子就跟被人轮了似的。

    金烁媛跟沈乐枫粗喘着扭打在一起,赫山雪则坐在洗手台上清理着腿上的血迹,看到我来,还不忘对着我眯了眯眼,对着我喊了句,心宝贝,我们给你报复了。

    柏雅看到我来,立刻断挂了手机,悄然操起角落里的一只拖把想给我背后一击。

    赫山雪猛地对着我喊了声小心。

    我转过身的第一反应就是抡起了手里的酒瓶子,对着身后的人砸了下去。

    啊……

    柏雅尖叫一声,被我的瓶子砸得头破血流。翻着白眼昏厥过去。

    我愣看着她头上的血渗出来,脑海里全是她诬陷我是疯子,她潜到我房间断我动脉时候的情景。

    赫山雪拍了拍我的肩膀,“心宝,你好样的,这女人就是欠揍,看她下回还敢不敢抢有妇之夫,这就是下场。”

    金烁媛从地上爬起来,她先是看了看柏雅,之后就用手指指向我,语气中微微透着胆怯,“你们,你们打人,我,我要去告你们伤害罪,让你们坐牢!”

    “好啊,你告尽管告她勾引有妇之夫,未婚生子害人重婚,到时看看谁先作牢。”沈乐枫也走过来,单手揽上我的肩膀。

    “姐,姐!”随着几声呼喊,一袭蓝色身影闯进了视线。

    我定睛一看居然是亚伦,柏雅的弟弟。

    亚伦一眼看到地上的柏雅,之后就是看到站在面前的我们仨人。

    “暖心!”他低低的叫了一声,“是谁打了我姐?”

    “是我打了她。”我将半截碎了的瓶嘴扔到了地上。

    亚伦将柏雅从地上抱起来,他看着我眼神受伤了般数度变化,最后由哀伤转为冷淡,他说,“莫暖心,直到现在为止我都很喜欢你,但是,做为柏雅的弟弟,从今以后我会站在姐姐这一边。”

    “哟,你这个臭小子哪来的,是你姐想拿拖把搞背后袭击的。暖心不过是自卫好吗。”赫山雪忍不住吼向他。

    赫山雪的话说完,亚伦落在我脸上的目光也绝决的调转。他抱着柏雅大步走出了洗手间。

    对于亚伦对说放出的狠话,我真的能够理解,人家毕竟是姐弟情深,而我和他不过一面之缘。

    打架事件最终结果是,我们三人外加金烁媛全部被请进警局。

    一天之内被两次请进局子,我还是头一回。

    我叹息一声,身边的两个人倒是不以为然,沈乐枫抽了下鼻子,“什么都经历一下,那才叫人生。”随后,她回头看向我和山雪,“你们俩是找你们男人过来,还是我让同事过来办理保释。”

    “还是叫你同事过来吧。”

    “叫同事。”

    我和山雪异口同声。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金烁媛见到亲人般小跑着扑过去。

    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清明的目光投向我们这边,我一眼就认出这个男人就是上次在阳台上遇到的施某某。

    金烁媛叫来保她的人,居然是施南晟。

    他把金烁媛保出去之后,就折回来,把我们三个女人一起保了出去。

    凌晨四点,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

    他开着车子很周到的将沈乐枫和赫山雪逐一送回家,最后,我坐在副驾驶一直保持着沉默。

    车子停在了路边,他扭头看向我的同时,从车子里拿出一只医药箱,边拉过我的手边问,“为什么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