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3161字

    施南晟和金烁媛是亲戚关系。

    上次我和他在阳台上的那次一面之缘印象颇深,今夜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尴尬地场面不逊当初。

    施南晟将金烁媛送走后,折回来,跟警官们谈多风声,即使是站在警官们中间,他温润斯文的样子仍可谓是卓尔不群,风度翩翩。

    我做梦也想不到他会保释我们。

    车子里,我做在副驾驶,施南晟开着车子,逐一送赫山雪和沈乐枫回家。

    最后,车子里只剩下我们俩,他将车子停在路边,拿出医药箱给我清洁手上的伤口,刚才打柏雅时用力过猛,以至于手指被琉璃渣子割破都没有注意。

    施南晟拿碘伏给我擦拭伤口,神情极为认真专注。

    他手上力道挺重,我疼得倒抽了几口凉气,想缩回手,却被他故意握住。

    “为什么打架?”

    “你为什么保我?”

    “因为你需要帮助。”施南晟的动作极轻似乎很怕将我弄疼。我甚至能从他的动作上看出他是个很体贴细致的家伙。

    我不屑地启唇,扭头打开了车窗,任外面的细密雨滴落在手臂上,“你不会以为自己是超人吧,哪里有需要就在哪里出现。”

    施南晟嘿嘿一笑,饱满的唇边露了整齐的牙齿,“我只对美女献殷勤。”

    “臭美!”我笑说一句,发现他眼里的笑容几乎是秒掉。再看我时严肃了许多。

    施南晟将几块创可贴粘好,漆黑的眸子扫一眼窗外,连商量都不肯就把车窗给我升起来,隔断了我想要呼吸新空气的意愿。

    我扭头看向他,他的侧脸刀削斧凿,也很养眼,只是他的英俊是一种温润如玉,被岁月沉淀后的沉稳成熟;不像陆明森总是高高在上,霸道傲然地俯视一切。

    两个男人两种不同的感觉。

    “更深雾重,你彻夜宿醉,很容易感冒的。”施南晟给我关窗理由,之后他大手落在我的额头上,在确实我没发烧之后才重新发动车子。

    “今天的事谢谢你,等我忙过一段时间,再感谢你的帮助。”

    施南晟微扬唇角,看我时目光炯炯有神,之后就看了眼车里的时间,“你这个时间回家,家里人应该都没醒,何况你还受了伤,肯定闹得合家不安。”

    “你知道柏雅在哪间医院吧。”

    “去医院?”

    “谢谢你。”

    施南晟没有出声地猛打方向盘调转了方向。

    一路上,我沉默,他也没有再出声。

    车子到达医大二院。

    “今天真的谢谢你。”我动手解开安全带,轻轻地看他一眼后才推开车门。

    “等一下。”施南晟突然拉了我一下,然后他率先下了车,我向车子后望去,看到他挺拔帅气的身影沿车子转了圈,之后站到车门外的时候,手里撑着把蓝色的格子伞。

    清风卷雨吹拂耳边长发,我抬起头望向他,发丝飞舞着掩住唇,我伸手抚过长发别到耳后,刚要说话,肩膀上就多了一件温柔的外套。

    “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你要是真想感谢我,就改天有空尝尝我做的新菜。”施南晟嘴唇荡着笑意,这笑意太过温柔迷人眼。

    我笑笑,拉了下衣襟,“改天还再给你。”

    施南晟将手里的雨伞交到我手上,快步往车子另一侧跑,“快进去吧。”

    我撑着雨伞站在雨里,一直到施南晟的车子开离视线,才转过身,就看到医院门口停着那辆黑色慕尚,我脚步微怔,紧接着,谢司机跑下来,打开车门的刹那,我看到了陆明森那阴霾遍布的冷峻面孔。

    看来他也是来看柏雅的。

    陆明森从车子里走下来,没有直接走入医院,而是站在原地等着我。

    我最不想见到的人莫过他,这刻他不会以为我跟柏雅打架还是因他而争风吃醋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撑着雨伞走到他面前,然我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在经过他面前时,继续步入医院的正门。

    “莫暖心,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

    我脚步仍旧未停,陆明森的脚步却是快速地跟了上来。然我懒得跟他说话,只是快步向里面走,结果被他大手扯住,迫不得已地要面对他。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倔强地眼神看向他,面对他的强势豪不退缩。

    “那个男人是谁?”

    “朋友。”

    “哼!”陆明森冷哼一声,不屑地目光凛冽地落在我肩膀上的男式外套上,眸光快速收窄,“这么快就找下家了?你可别忘了咱们还没离婚,你还是我的女人。”

    “很快就不是了。你和我最好互不干涉。”

    “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莫暖心。”

    “陆明森,原来你还有底限的吗?在我眼里你比混蛋还没下线,不过,我还是祝福你们的,因为你跟柏雅两个人完全臭味相投,真的是绝配!”我用力的甩开他的手,陆明森却恼怒着不肯放开,挣扎中肩膀上的外套滑下,落在地上。

    陆明森扫一眼我地上的外套,故意地在将皮鞋踏到外套上,他的举动真的是太无耻。我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攥紧拳头对着他的小腹就是一拳。

    他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我会使用暴力,结实的吃了我一拳后,脸色微微一白,嘴里同时发出闷哼,

    “陆明森你真的太幼稚了。”

    陆明森腰脊微微弯起,手按在小腹上,冷目灼灼地地看向我,嘴角绽开抹讽刺地笑,“我没记错的话,打拳还是我教你的,今天居然用回到我身上。”

    “你该真后悔为什么教会我这些,连你的情妇都让我打了个半死,”我冷冷将他推开,弯腰拾起地上的外套,可怜这件质感不错的外套,印上了陆明森的泥脚印。

    向护士小姐查到了柏雅的房间号,我便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将陆明森远远的甩在后面。

    透过玻璃窗,柏雅额头缠着雪白纱布,她独自躺在床上眨巴着眼睛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敲了敲门。

    柏雅透过玻璃窗看向我时,有一瞬的紧张。

    我推开房门走进去,柏雅半撑起身,“你来干什么?”

    我在她床前站住,“我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交易?你是怕我告你和你的朋友吧,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特别是那个沈乐枫,听说她是个律师,身为律师知法犯法,我要让她连律师都做不成。还有你那个朋友,听说她男朋友是D市市长,这件事要是曝光出去……”

    “柏雅,你所做的一切不就是想嫁进陆家么,我成全你,但前提是得到小星星的抚养权。”

    “这就是你说的交易?”

    “我想这一点你是可以做到的,另外,如果我的朋友受到一丁点伤害,陆明森就永远不会属于你。”

    从病房中出来。我和婆婆伊之睛以及陆明森走了个正着。

    伊之睛看到是我,眉眼之中泛起波澜,蕴涵着明显怒意。

    她走到我面前,手指向我鼻尖,态度变得十分恶劣。

    “莫暖心,你居然害柏雅流产,害我没了孙子,你心真狠哪,我当初怎么没看出你是这样可怕的女人。”

    “我今天所做的,比起她自残诬陷我精神分裂,将我关进疯人院,还潜到我房间割破我的动脉,害得我从楼梯上摔下导致全身多处骨折,在床上躺了半年之久相比,我自卫打破她的头来说,根本是小巫见大巫了。”

    “明森,你看,几天不见她就变得牙尖嘴厉了,到底是谁给她的底气这样对我?”

    陆明森看了看我,又看了眼病房里的柏雅,深眸掠动睿光,沉吟片刻,“你与其跟她谈,倒不如求我?”

    我淡薄地目光落在他脸上,“我不会再求你。”

    “你可别忘了,你们还没离婚,小星星是陆家的孩子。”不等陆明森开口,伊之睛就提醒我。

    “你们什么意思?”这一刻我觉得他们母子真的是太像了。

    “意思就是说,我之前跟你做过的约定,你没有做到,这么多天过去,你还是没跟我儿子离婚,所以,小星星的抚养权还归陆家。”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尖一抖,“那是你儿子故意拖延。”

    “陆家失去了一个子孙,这笔账我当然要算在你头上。”

    “随你们的便吧。”我再也不想跟他们母子多说一句话,我甚至再也不想看到陆明森。

    回去的时候,我看到了钟逸琛,起初我没有认出他,他戴着帽子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后来,他拉住我,摘下口罩,我才认出他。

    我说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他却告诉我,说他心里清楚我心里只有他。他说他和我,我们俩个人都有过去。而他心里我永远是最重要。他要我忘记过去,放眼未来。好好考虑和他这间的事情。我们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

    出了医院,我感到精疲力竭。

    在路边打车的时候,远远看到施南晟的白色越野车转个弯,径直停在我身边。

    我意外地看向车窗里,他笑着欠过身打开车门。

    “你怎么还没走?”

    “雨越下越大,我担心你不好打车。所以,就回来看看,没想到你果然还没走。你说这是不是缘份?”

    “既然这样不如找个地方吃早餐吧,我请客。”

    施南晟对我递了个上车的眼神,“上车。”

    车子行驶了大约半小时,停在了一处公寓楼下。

    “这是?”

    “是我家,外面早餐哪有我做的好吃。”施南晟笑笑,已经给车子熄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