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3019字

    阴郁的天色,灰暗的心情。

    面对施南晟的邀请我没能赴约。

    此时的我没有心情到这个两面之缘,关系陌生的男人家里吃早餐。

    我以为他会生气,但他温和的性格表示可以理解,并且送我回了莫家。

    莫家的客厅里。

    爸爸、冷岚以及两个妹妹和管家吴伯开会一样地坐在沙发里,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我心头不由拧紧,离婚的事情要隐瞒是瞒不住了。

    “爸爸!”我在玄关换了拖鞋。

    管家吴伯率先迎了出来,“大小姐,你怎么才回来啊,老爷坐在这里等了你一夜,”吴伯对着我不停的挤眼睛,还压低了声音:“大小姐你要离婚吗?”

    果不其然,“吴叔,这里没事,你去休息吧。”说话间,我脚步已经踏入了客厅。

    莫桓斌看到我,怒不可遏地冷喝道:“莫暖心,当初你嫁进陆家我就不同意,现在你居然闹出离婚来,咱们莫家是书香门第,不允许闹出离婚这样的丑事来。”

    “爸,陆明森有情人。”

    “暖心哪,陆明森是什么样的男人,有家世有背景,精明能干,富可敌国,这样的男人他有情人也不新鲜,无管怎么说你是陆太太,受点委屈也得忍着点啊。”继母冷岚也同时开口,眼中闪烁着坐等看戏的兴奋。

    我微闭双眼,眉间笼罩了层层乌云,各种情绪溢满心房,我最亲的人,爸爸知道我要离婚,首先想到的是有损家里的声誉,而非我的幸福。

    “爸,我会离婚的。”我提着包包和脏外套往楼上走。

    “莫暖心!”父亲莫桓斌站了起来,怒目瞪向女儿,“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不允许离婚。”

    “暖心,阿姨开的装潢公司跟陆氏可是头一号的大客户,你这一离婚,装潢公司可怎么开下去啊。”冷岚带着悲音哀嚎。

    “离婚后,我会把所有的赡养费都给家里,然后带着小星星离开。”

    “混账!”莫桓斌将茶杯用力地蹲在桌案上,杯子里的茶水湿了一片,因激动全身都摇晃着,吴伯急忙上前扶住,“小姐,你少说几句吧。”

    “爸爸,有些事不像你们想的那样,陆明森已经有了私生子,他……”

    莫桓斌更加生气,“莫暖心,你现在是学会顶嘴了吗?你觉得爸爸老了就管不了你了?我告诉你,咱们莫家家规森严,身为莫家的女儿绝不允许出现离婚再婚之类的事情。”

    “是啊,暖心,你带着孩子被夫家赶出家门,咱们莫家的名声和你爸爸的脸可往哪放啊。”冷岚站在莫桓斌身边,满脸忧虑。

    “爸爸,我说了,事情不是那样的,您该相信您的女儿。”

    “莫暖心,你要是执意离婚,你今天,今天就给我从家里滚出去,我没有你这样不孝的女儿。”莫桓斌冷哼着由吴伯抚着上楼,冷岚也紧随其后。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我和两个异姓妹妹。

    初雨和初雪眨巴着大眼看了看我,“姐夫那么有钱的男人,离了婚你想再找可不容易了。”

    初雪也嘟着嘴,“你年纪也不小了,离婚再嫁你的好下家了吗?”

    初雨小声嘀咕,“八成是有人了,不然她底气怎么这么足。”姐妹俩嘀嘀咕咕地走开了。

    我站在客厅里,感觉偌大的莫家,竟然没我的容身之处,若是母亲还健在,她一定会护我并且站在我这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

    之后的几天里,我和沈乐枫以及我的律师一起,给官司做了充分的准备,亲子鉴定书、我的精神方面的鉴定,以及上次我去医院,与柏雅之间的谈话内容,婆婆伊之睛的谈话内容,全都录在了手机里。我相信以上这些证据足以让我离婚并且得到小星星的抚养权。

    开庭这一天,天气很恶劣。

    风雨雷电交加,上午十点我到达法庭的时候,天色宛若傍晚的光景。

    陆明森没有出庭,他是委托他的律师全权代理我们的离婚案。

    整个庭审过程很紧张,因为陆家避重就轻,大肆渲染我有重度抑郁症,孩子的抚养权应该归陆家,他们还拿出之前被关进疯人院时医生做出的诊断书。

    我当庭抗议,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受到法官的质疑,休庭的时候,我站在窗前,看着不断砸在玻璃窗上的瓢泼大雨,心也仿佛在这场肆虐的风雨中倍受欺凌。

    乐枫将一杯咖啡递给我,我接过时看着咖啡里四溢的热气发呆。

    “亲爱的,无论怎样,我一定会帮你争取小星星的抚养权,你这个妈妈一定要坚强。”乐枫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这样的举动令我心头沉甸甸的。

    “我是不是会输?”我抬头看向乐枫,她的第一反应是垂眸沉默了。

    “法庭会支持离婚,赡养费也不会少。至于……小星星……”

    “乐枫你一定要帮我。”

    “心宝贝,我一定会帮你的,就算这次夺不回抚养权,我们也要上诉。”

    我靠在乐枫的肩膀上,庆幸自己还有这么个好朋友可以依赖。

    下午庭审继续,陆明森的代理律师拿出了我自杀的相关住院证明,这又像一记重锤般印证我是个有精神分裂的患者。

    最后,法庭宣判我和陆明森解除婚姻关系,从今日起正式离婚。

    赡养费一次付清,高达五千万之多,但我却痛失了小星星的抚养权。

    离开法院的时候,暴雨将我的雨伞刮得摇摇欲坠,像是随时都可能被掀翻。

    乐枫的助理去车库取车,我们一行人站在路边,不远处一辆黑色的慕尚呼啸驶来,嘎然停在我的面前。

    这辆车子我是认得的,车主是陆明森。我原以为他不来参加审判,但没想到他在法院外等着我。

    车子里不时传出刺耳的喇叭声。

    我站在原地一直未动,时至今日,我和这个车子里的男人已经没有半点关系。

    乐枫推了下我的手肘,“他该是有话要说吧。”

    我望着雨中的车子,仍旧未动,只是对乐枫说,“我坐你的车子回家。”

    “好。”

    助理将乐枫的白色商务车开了过来,我们一行人陆续上车。

    可能是看我没理他的茬,陆明森居然开门下车了。

    他全程没有打伞,顶着雨走到我面前,脸色黑得就像今天的天气,乌云密布,看着我也是满眼的阴霾。

    “莫暖心,你过来。”他冲过来抓我的手,被我先知先觉地躲开了。

    我退开一步,目光冷淡地看着他,“你有任何话,请对我的律师说。”

    “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顶嘴的,关于莫家的事,你不想听我说的话,你爸爸也会亲自告诉你。”陆明森用冰冷的语调告诉我,肆虐的风雨已经将他的衣服和头发全都淋透了。

    即使是英俊如他,可现在却也变成了一只不折不扣的落汤鸡。

    “暖心,你去吧,听听他还有什么话说,我在这里等你。”沈乐枫目光坚毅地看着我,我不知道陆明森又要耍什么花招了,但他似乎还没明白,今时今日的我已经不怕他的任何威胁了。恩断义绝四个字足矣表达我的心情。

    我对着她点点头,“我很快就回来。”

    陆明森坐入了驾驶室,而我撑着雨伞站在车外。

    他烦躁地降下车窗,“连我的车都不敢上,你是怕我再干你?”

    我心头一揪,感觉自己还听他的话,本身就很可笑,我转头就走。

    陆明森眉峰耸起,一步下车挡在我面前。

    我甩开他的手,后退半步,冷漠地眼神落在他脸上,我直觉得此刻面前的男人完全就是个陌生人,我启唇,直切主题:“你有什么话要说?”

    陆明森歪着头,专注地眸光落在我的脸上许久,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只信封放到我手里,“你继母用莫家的所有现金买陆氏的股票,现在她已经赔得血本无归。你们莫家彻底破产了。”

    我望着他,眼中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从刚才决定要听听他说什么的时候起,我就快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呢?”

    陆明森扬唇,嘴角化开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所以,我给你的赡养费全都加上,也不够你还欠我的债。”

    “我几时欠了你的债?”

    “冷岚是以莫家的名义向我借了一个亿,难道这笔钱不该由你来还?或者是你想看着你爸爸来还?”陆明森居高临下的笑看我,仿佛我只是他股掌中翻不出天出的小小蝼蚁。

    “所以呢,你打算我怎样做?”我此刻头脑异常清醒,面前的男人要把自己的丑态淋漓尽致的表演出来,那么我给他机会发挥完全。

    “所以,我是你的债主。”

    “然后呢?”

    陆明森拉过握着信封的手,令我举起来手,“这里面有去加拿大的机票,吴妈带着小星星已经在机场等你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看向信封的时候,气息严重不稳,我恨透了眼前这个臭男人。

    “由妻子做回到情人,也不过是换个称呼而已……”陆明森说得轻松至极,我恶心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