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3本章字数:3144字

    莫家破产了,欠下陆明森一大笔钱。他强制性地把国外新家的钥匙交到我手上,霸道变态的让我由妻子变成他的情人?

    他还说我没得选,想要跟女儿生活在一起,我就一定要听从他的安排,然后在他的掌控下活完下半辈子。

    本以为离婚就可以摆脱陆明森这个孙子了,没想到我还是天真了。

    他又成了我的债主,我突然发觉,我在婚姻里遭遇的所有一切,都是他事先谋划好的圈套,我的人生被他捏在股掌中随意玩弄。

    报复心如此重的男人,只要我活着就一定要逃离他的阴影。让他的一切阴谋都成为虚无的白日梦。

    我当着陆明森的面前把钥匙扔在雨里,把机票撕得粉碎。

    我告诉他,从今以后我不会听从他的任何要求,我跟他也没有任何关系。

    冷岚欠他的钱,那去找冷岚好了。

    我微笑着在他面前转过身,独自走向狂暴的风雨里。

    陆明森应该清楚,他的报复心令他永远的失去了我。我不会祝福他和柏雅幸福,因为他根本不爱柏雅,他们即使在一起,也不可能得到幸福。

    雨细密地砸在头发以及全身,我的衣服早已在风雨里湿透,蚀骨的凉意包围着我,脑海里面有许多个画面,像极电影里的长镜头,从最初时知道有陆明森这个男人,到见到他时的画面,从初夜到三年来的每个清晨醒来时他的脸……

    我仍旧倔强地往前走着,鞋子里已经灌满了雨水。我明白,在离婚后的前路上,我必须勇往直前,我无路可退,也无法逃避,只能让肃杀的风雨凌冽地扑面而来,不屈前行。人生这部大戏,一旦拉开序幕,不管我如何怯场,都得演到戏的结尾。戏中我会犯一个错误,因为一场孽缘,爱上了不该爱上的男人,在这场错误的婚姻中遍体鳞伤;但今后,过去的伤害,不会重来,未来虽然无法预知,我唯一可做的,就是不让今天的选择成为明天的遗憾。

    我义无反顾地拒绝了陆明森的变态命令,不让他有任何机会左右我未来的生活。陆明森说我一定会后悔,到时他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但我只是笑笑,天知道,离开他我永远不后悔。

    爱也好,怨也罢,过去的都该放下。

    隔着层层雨帘,模糊的视线里我看到有一个人影站在大雨里。

    吴伯独自撑着伞站在风雨里张望。他孤单的身影看在眼里,心头酸涩难耐。

    “吴伯。”

    吴伯眼睛不好,等我走得很近时,他才看清是我。

    “小姐,小姐你回来了。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也不撑个伞。”急忙将手里的伞打到我的头上,自己则任由雨水淋湿衣服。

    “吴伯,你怎么会站在外面。爸爸呢?”

    吴伯微微迟疑一会,复才长叹一声,“莫家破产了,冷岚那个女人把老爷的钱全卷走,自己跑了。老爷情况很不好,之前心脏病还犯了,不过,这会吃了药睡着了。”

    我推开了雨伞,疯了般往家里跑。

    爸爸的房门外,透过虚掩的房门,莫桓斌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可哪怕是这会睡着了,他的眉宇间依旧是紧紧锁着,似乎在睡梦中也正经历着痛苦的折磨。

    “姐姐。”怯怯的声音响起来。

    我回过头,看到初雨和初雪两姐妹,正惶恐不安地眼神望着我。

    “过来。”我对着她们俩招招手,两姐妹互视一眼,无声地向我走过来。

    “姐,妈妈走了……”初雪哽咽着扑到我怀里。

    我抱住她,眼睛终于止不住地涌出来。

    “姐,我们该怎么办?”

    “别怕,妈妈会回来的。”我抱着两个她们俩,一遍遍说说。“只要我们齐心协力,莫家就不会倒下去。”

    不知何时,莫桓斌站到了门口。

    他轻唤了我的名字,“暖心……”

    我抬起头,发现爸爸的状态大不如昨,仿佛一瞬间就衰老很多。

    “你进来。”

    我放开初雨和初雪,走进了爸爸的房间。

    “刚才法院打过电话,七天后,他们就会来收房子。冷岚这个女人,背着我把这个家抵押给银行了,这个坏女人把莫家给毁了……咳咳……”他说着就是一阵咳嗽。

    “爸,你别担心,总有办法解决的。”我上前抚住他,爸爸第一次伸手拉住我的手。

    “暖心哪,你跟你丈夫说一说,让他帮帮莫家,咱们莫家书香世家,不能毁在我手里,否则爸爸有什么脸去见祖宗哪。”

    我黯然地看着他,轻叹着,“爸爸,我跟陆明森已经离婚了。”

    莫桓斌惊骇地看着我,半晌没能说出话,“你说什么?”

    “家里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但离婚后我不打算再见他了。”

    “你混蛋!”莫桓斌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出于本能,我几乎是本能的闪身,动作敏捷地躲开了他的巴掌。就在他更加愣愣地看着我的时候,我说,“对不起爸爸,我不想再被打。”

    我站起身,“我会想办法的欠债的,至于这个家是不能再住下去了,下午我出去租个房子,先搬过去,之后的事再一一处理吧。”

    我转身走出去,身旁的吴伯惊叫起来,“老爷!”

    等我再回头,发现爸爸双眼翻白,手摁住心脏处昏厥过去……

    莫家破产了,冷岚逃走了,爸爸病倒了,离婚后的我没了孩子,然而我又并非孓然一身。我还有两个异姓妹妹和吴伯得照管。

    医院走廊里,山雪和乐枫将两张信封递给我。

    “这是什么?”

    山雪未语先红了眼眶,“心宝贝,这是我和乐枫凑的一点钱,虽然帮不上你什么大忙,但总是我们俩的一点心意。”

    “你们俩……”

    “心宝,客气的话不必对我们俩个说,否则小心我们翻脸。”她将信封塞到我手里。

    “以为翻书呢,说翻就翻。”赫山雪噗嗤一声,破涕为笑,嗔怪地看一眼乐枫。

    “你们俩的这份心意对我来说是雪中送碳,我收下了……”面对两个人诚恳的眼神,还钱的话始终没能说出来。

    知心好友,能有一两个已经很好了,实在不必太多。朋友之乐,贵在这份踏实的信赖,有这样支持,我又有什么理由倒下去。

    医院里,我守在爸爸的床边一整天。

    医生说爸爸是突发的心梗,万幸的是送医及时,目前没有生命危险,日后绝对不能再受刺激,否则后果很是严重。

    天色渐渐灰暗,吴伯提着只保温饭盒走进来,他轻推了推我,压低了声音,“大小姐,你一整天没吃饭了,我让厨房做了点虾仁粥,趁热吃点吧。”

    “谢谢吴伯,”我接过保暖饭盒,揭开盖子,虾仁的香味立刻散发出来,闻起来香喷喷的,只是,我眼看着四散的热气,却没有半点食欲。

    “大小姐,你吃点吧,一家子人都要你照顾你要是生病可怎么好,你母亲要是还活着,知道你受了这么多的苦……她……”吴伯说着竟然老泪纵横。

    我拿了纸巾擦他的泪,“吴伯,别担心,我没事。”

    “嗯,嗯。”吴伯连连点头,“小姐,今晚我守夜,你先回家休息吧。”

    “医院有规定,家属晚上不能陪护。吴伯你还是跟我一起回去吧。”

    “不,我得陪着老爷,我从小就在莫家,从小就陪着老爷,现在也不能变,一会护士来了,我就到外头守头,倒是小姐你快些回去,换身衣服,睡一觉。”

    我动了动,这才发现,身上还穿着上午被淋湿的衣服,衣服黏在身上早已被体温烘干了。

    “好。”我连连点头,勉强吃了几口粥,就再也吃不下。

    走出医院的路上,我想了很多,莫家要下周才会被法院收房,在这一周,不是六天里,还有些时间就我找到新房子。

    我坐着公车回到莫家,一路上都是盘算着如何还债,以后如何挣钱养活一家老小,至于适应回到单身生活,治愈受伤的心什么的,根本没有时间。

    回到莫家门前,我从包里掏出钥匙。

    “暖心!”

    一道好听的,绵言细语的声音传入耳里。

    我回过头,才现在家门前不远处停着一辆银灰色保姆车。

    钟逸高大的身影正缓步走近我,而我对于他这么颗耀眼的冉冉新星,居然毫无察觉。

    钟逸一如既往的一身休闲装,厚重的帽子、口罩和眼镜,将他遮盖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这熟悉的声音,我几乎认不出来他。

    “有什么事?”我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是转了几个钥匙,将院门打开了,我跟他早已没话可说,并不想多做停留。

    钟逸走近我,他四下里看了眼后,摘掉了墨镜我口罩。看着我的眼中有些急切。

    “暖心,我听说你离婚了。”钟逸伸出手拉住我的手。

    我的目光自然落在他握我的手上,之后挑睫看着他的脸,他的脸干净如莲,清俊非常。

    “你想说什么?”

    “暖心,你跟陆明森之间的纠葛都是因我而起,现在你落得今天的地步,我该负责。”

    我冷笑着甩开他的手,“钟逸你太高估自己了,你真觉得现在是国民大明星,天下的女人就都会无条件的给你开绿灯?我告诉你,人生没有回头路,你这辈子欠我的感情债,就让它永远留在你的人生里头吧。”

    “莫暖心,你现在心里头恨着我,那么爱呢,你对我爱又会有多深?”